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和你一起看
    齐博士人很好,阿弥无依无靠的情况,叶知秋悄悄和齐博士大概说明后填资料那些流程也都没有进行,权当作义诊了。

    阿弥向来对于陌生人都本能的感到害怕,何况这里是医院,可即使是这样,她也仍旧坚持要一个人做检查。

    叶知秋只好在检查室外边等着。她一会坐,一会站,一会又忍不住地凑近的门口想要听到些许动静。

    据说半个来小时左右就可以。叶知秋头次觉得半个小时原来可以这么漫长,

    对叶知秋来说,这只是半个小时,对阿弥来说,这半个小时却足以决定她余生将要面对的,是光明还是黑暗。

    感受到有人想要解开她的纱带,阿弥慌乱地捂住了眼睛,手顺着纱带往后捂住了打结的地方:“我自己来。”

    阿弥的手抖得厉害,解了好一会才将纱带解开。

    齐博士六十出头,头发泛白,话语很随和,为了让阿弥放松些,齐博士试着和阿弥说话来转移她的注意力:“你是叶大夫什么人?”

    大家似乎都会问类似的问题。阿弥手上的纱带已经拿下来了,光顾着想答案,她都已然忘记了眼前没了遮掩的事情。

    像许多眼睛失明的人那般,阿弥会有偏头侧耳的动作,此时她的眼睛是微微向着地面方向的,瞳孔暗淡无光,色泽也于常人不同。

    “我觉得叶大夫人很好,像朋友一样。”阿弥这次想得很认真。她在医院里已经从小护士那里听出来。知秋好像太好看了,所以不会轻易交朋友的。知秋也没说过要做阿弥的好朋友。

    阿弥想来想去,好像都是她一直想要和知秋玩。若非有什么事情,知秋大概根本不会想到要去找她的吧。

    阿弥也是有朋友的,像唐果和千欢那样,会时常来找她一起玩,或者她去找她们。然后会大笑大闹。

    唐果和千欢都是那种话很多的人,会不停地把外边的事情讲给阿弥听。知秋好像不是这样,她不会说在外边遇到的那些事情。

    检查一直都在进行,阿弥的紧张随着满脑子的胡思乱想慢慢消失了。齐博士笑笑:“那你可要好好珍惜像叶大夫这样的朋友。”

    周边的人慢慢多了起来,叶知秋把座位让给了候诊的病人,她倚在墙边双手环胸,眼睛一直盯着那扇门。

    仿佛过了半个世纪那么久。

    阿弥瘦瘦小小的身子完好的出现在了门口,满脸都是藏不住的笑意,她扶着门框,露着小白牙,叫了声:“知秋。”

    就只是感觉而已。知秋说过会在这里等她,阿弥便无疑有她全凭着信任,相信她一出来喊一声知秋的名字,便会得到回应。

    事实也是如此。

    叶知秋上前轻轻抱了下阿弥,眼睛却是看向了齐博士。

    齐博士一脸和蔼冲叶知秋点了点头:“运气还不错,虽然时间比较久,但视神经功能并没有被感染炎症。”

    也就是单纯地移植眼|角膜就可以。

    阿弥脚下轻飘飘的。从齐博士告诉她复明难度不大,手术费用也只需要几万的时候,她就开始晕乎乎的,像做梦似的。

    “博士说,只要治好了,就往后几十年都可以看得见。”不是一小会,也不是一天两天。

    阿弥笑起来真好看。

    叶知秋也跟着弯的起了好看的眉眼:“所以说啊,阿弥的运气也不算太差的。”

    见两人乐呵完了,齐博士便招手叫过了叶知秋:“我们单独聊聊。”

    阿弥被留在外边的长椅上等待,仍旧兴奋不已,巴不得这个时候跑回长勺街,和唐果和千欢她们说这个好消息。

    甚至还想大声地告诉长勺街上每个叫过她瞎子的人。阿弥就要可以看见了,阿弥就要不是瞎子了。

    “能动手术,是运气。”齐博士叹了口气:“不过情况并不是很乐观,眼球已经有白化现象,白化现象懂吗?就是整个眼球的情况会受影响。”

    齐博士试图解释清楚:“你没看过她眼睛是吧?看了你就大概明白了,瞳孔有些呈灰蓝,接着会渐渐变淡,如果完全变白,基本就是坏死。”

    叶知秋微是拧眉:“如果尽快手术呢?”

    “每年需要眼角|膜的病人远远大于捐赠数量,运气好等个半年一年,差一点平均等待时长都是两年。”

    从医院回家后,阿弥连着几天都抱着外婆以前用来算账的计算器摁个不停。

    她上过二年级,听得懂基本的乘除加减,眼睛不灵光后,家里出现得最多的声音就是这个会说话的计算器。

    外婆一没在家,阿弥就拿着计算器摁,久而久之,她对于数字格外敏感,也很喜欢计算。以前的时候就算一下还有多久过年,多久过节,有时候也会帮唐果算一下作业题目。

    外婆不在后,阿弥就经常用计算器算她有多少钱,可以用多少年,要怎么用才合理。

    从齐博士那里得知眼睛可以做手术后,阿弥便又有了新的算法,她得除掉手术费,然后想着,如果看得见了,她就不会只呆在长勺街了,她想去远处看看大海。

    千欢说过这个世界很大很大,在长勺街以外还有很多漂亮的地方。

    阿弥都想去看看。如果可以重新看见,她想把整个世界都装进眼里,想要弥补这几年,双眼受的苦难。

    这一日还是和昨天,和前天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唐果也是好几天没见身影。

    自从给爸爸买了眼镜后,唐果就没有多余的钱了,为了再赚点钱给自己买好看的头花,唐果好像每天都在帮花店的老板干活。

    阿弥仍旧坐在窗边,侧耳听着街上的响动。

    现在刚过了午时,街上的狗儿都在伸懒的腰,老人家们也都在热气腾腾的街上打起了盹。听到有小孩子摔跤大哭的时候,阿弥忍不住笑了下。

    她摔了跤就从来不哭的,站起来继续走就是了,反正以后绝对不会在同一个位置再摔倒。

    有风从窗子里吹进来,阿弥闻见了一股淡淡的香味。在她的窗沿上种着一盆花,是唐果前些天从花店里弄回来的。

    反正是老板不要的,唐果见着颜色鲜艳就捡过来给阿弥种上了。

    几天没理它,没想到已经活了过来,并顾自盛开。

    阿弥晚上在电话里把花的事情和叶知秋讲了:“你下次来我家的时候,可以看看它。”

    阿弥其实就是想让叶知秋来找她,她想拉着叶知秋的衣摆,能拉拉手的话最好了,或许知秋还会抱抱她也说不定呢。

    这样想了想,阿弥又有些自责。明明每天都可以听到叶知秋的声音,却还是不满足。

    叶知秋一边拿着手机,一边看着书。听到花的事情时,抬头看了眼对面的桌子上的花瓶。那里养着一束七色玫瑰,是情人节养到现在的。

    为了养活这束花,她可没少花精力。

    “好啊,我正打算这两天过来接你去医院。”叶知秋说。

    上次只是看诊。如果阿弥有心做角|膜移植手术,就还需要再填一些资料,确认移植事项。做好这些事情后,剩下的便是无期的等待。

    叶知秋没有把齐博士最后说的那番话告诉阿弥,她想着让阿弥多高兴几天。

    只是到了这个节骨眼上,她必须提醒阿弥:“齐博士说还有机会进行手术。但是医院的眼|角膜库存有限,要排号等,可能要一年,也可能要两年。”

    而阿弥的情况至多只能等一年。

    叶知秋有些头疼的合上了书,声音轻浅:“阿弥,也可能会等不到。”

    夜一如即往的黑暗。阿弥躺在床上,握着手机,她听见远处有狗吠声,大概是没有找到食物的小狗正在哀嚎。

    八月末晚风有些凉,阿弥缩起了身子觉得有些冷。也突然就有些难过。

    “没关系。”阿弥努力忍着鼻酸:“我现在这样也挺好的。”

    那些计算好的远方,听说的大好河山,如画美景顷刻变成了海市蜃楼,在阿弥的憧憬里一一模糊。

    没等叶知秋出声安慰,阿弥便带着哭腔说:“还是有点难过。”

    此时此刻,叶知秋恨不能就在阿弥身边,抱抱她。

    “你要是想哭就哭出来吧。”叶知秋说。

    “不,阿弥不能哭。对眼睛不好。”阿弥努力地深吸几口气,呼呼几下,把眼泪硬生生地咽回了肚子里。

    又不是说就一定治不好了。

    阿弥努力撇开不开心的事情,想着那些会让她觉得高兴的事情,为了止住难过的情绪,她难得一副热情洋溢的样子,滔滔不绝地起来。

    “知秋,等我眼睛好了,我就带你去看海,真正的大海,千欢说海里的水是蓝的很蓝蓝得透明,比天空还蓝。”阿弥把她计算好的风景一样一样说给叶知秋听。

    “还可以看到落日。千欢说太阳会沉到海里。”阿弥记忆里的太阳就是一个火球。所以听千欢说太阳会沉到海里的时候,她表示理解。

    阿弥把她的理解讲给叶知秋听:“要是太阳晚上不藏到水里泡一下再出来,大家一定会被热死的。”

    原本还有些难过的叶知秋被阿弥的这种说法逗得直乐,笑得有些回不过气。

    不过刚笑完,那边的阿弥还是没能掩住失落:“知秋,要是我一直都不能等到看见那天的话,你能帮我看看,讲给我听吗?”

    知秋总是可以把阿弥看不见的东西讲得很具体,声音又好看,如果是她的话,一定可以把碧海蓝天都描述得很美丽。

    叶知秋没法回答,好或不好。

    迟疑了一会,叶知秋说:“我还是希望可以和阿弥一起看着太阳藏进水里的样子。”

    暮色沉海的迷人,哪里是言语说得清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