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生命的长度
    叶知秋泡面没吃完便又被通知有手术要上,只能先把阿弥留在了办公室里。

    旁边护士台的护士们也都三三两两散了,留下通班的一两个,不怎么出声也不怎么说话,偶尔匆匆地在走廊里跑来跑去。

    深夜的医院显得格外的空荡,长廊上不时传来走路的回响。

    阿弥从来没有在家以外的地方过过夜,周边偶尔响起的脚步声,某个房间里突然的哀嚎声,还有突然响起的警迪声都让她感到陌生和不安。她不敢睡,也不敢动,生怕弄乱了这个房间里的东西。

    想到叶知秋这么晚还在忙着救人,阿弥又是敬佩,又是有些惭愧,她觉得自己光是坐在这里就瞌睡。

    哗啦一声,阿弥困得身子往旁边歪了下差点摔倒,她重新调整好坐姿让胳膊靠在桌沿,顺带揉了揉脸。

    叶知秋连忙了两台手术才得以抽出点时间过来看看阿弥。她想着,阿弥这个时候总该是睡着了,于是进门的时候动作极其轻柔。

    阿弥确实也睡得差不多了。她此时在椅保持着最初的坐姿,脑袋却不争气地往桌子上歪去,一点一点地往下垂。

    咚!

    叶知秋看见了阿弥脑袋磕在桌子上的情景,快速地伸过了手,却仍旧没来得及阻止。

    阿弥脑袋子有些发蒙醒过神来的第一反应就是去摸桌子。

    好像会疼的是桌子而不是她的脑袋。叶知秋被她这副样子弄得哭笑不得,心疼地伸手过去帮在阿弥脑门上揉了揉:“太晚了,你就在这里休息会吧。”

    两场手术下来,叶知秋打消了直接送阿弥回家的念头,她双手从阿弥耳边带过,将原本散落的发丝仔细掖好,动作轻盈而温柔,指尖因为反复消毒清洁而有带着点点凉意。

    阿弥听见叶知秋在她面前说话。

    她说:“明天我带你去眼科的齐博士那里看看,是个很厉害的前辈,说不定他可以让阿弥的眼睛复明。”

    省立眼科有个主任对阿弥的情况有所了解,三年前叶知秋开车不小心撞到阿弥外婆的时,那个主任就有提到阿弥的病情。

    阿弥九岁的时候生了场大病,脑血管瘤引起的术后综合病变引起的角|膜炎。治疗方法并不是很复杂,移植眼角|膜即可。

    阿弥不是一下子就瞎的,九岁时那场手术后就有些看不清东西,模模糊只能看到轮廓,十一岁的时候完全失去了感光功能。

    那是很漫长的两年,眼前的颜色,世界的物和事一样一样的在她眼前模糊,最后吞进黑暗中被定格在记忆里。

    外婆有想过把眼角膜植给阿弥,除开**不能移植的规定,她自身的眼部条件也不好。还有个关键因素也还是钱。前一场大病已经耗尽了外婆所有的积蓄,还负了债,她根本无力负担接下来的手术费用。

    阿弥完全失明后,外婆便放弃了治疗的想法。

    主任当时嘴角的无可奈何叶知秋如今仍有印象。眼科主任说:“那个老太婆觉得贫穷是比失明更可怕的病,她宁愿孙女瞎着吃好喝好穿好,也不想孙女像她一样和穷困博斗一生潦倒度日。”

    失明长达五年之久。作为医生叶知秋大概也能猜到阿弥或许已经失去了治愈的机会。不过凡事都有个例外,不碰碰运气怎么知道呢。

    很早以前,阿弥就认定了自己是个瞎子的事实。这个世界上有幸福的人,就总有不幸的人,阿弥一直以为,自己是生来就注定承担所有不好的那部份人。

    听到叶知秋说到复明这个词她整个身子都跟着有些飘的世界晃了晃:“可以吗?可以看见吗?”

    真的可以看见那些已然变得不大真实的颜色和所的物与人吗?

    叶知秋早就料到阿弥一定会开心,她伸手摸了摸阿弥的脸蛋:“总归可以试一试,对不对?说定就可以呢。”

    即是如此,叶知秋也仍旧补充道:“小阿弥这么厉害的,看不见也能像外婆说的那样好好生活,所以治不好也没有关系啊对不对?”

    叶知秋不敢给阿弥太大的希望。

    阿弥原本的兴奋果然被后边这句话浇下来许多,旋转的世界慢慢变得安静,她隔着白色的纱布轻轻地抚着眼部。

    希望被折去了一半,多少还是有些难过,处理情绪花了她好些时间。知秋和外婆说的好好生活,大概就是每天按时吃饭,按时睡觉吧。

    阿弥轻捂着眼睛静默着,然后,小小声,小小声的和叶知秋说:“我现在有很多很多钱,只是用来吃饭,可以吃五十年,加上每年买衣服的用度,大概就只能用三十七年。”

    “你说的那个博士会不会很厉害,即使只能让我看见一小会也好啊。”阿弥越想越难过,她不想每天都算着吃饭睡觉的钟点度日:“不是说钱很有用吗?要是钱可以让我看看见的话,我愿意用七年换一小会也好。”

    叶知秋愣了下。原来阿弥已经把往后的生活计算得这么精确,而且把金钱可用的时间直接和她存活于世的时间行成了对等换算。

    生命怎么可以直接用金钱换算呢,叶知秋忍着眼底的酸楚问:“如果可以换一小会的光明,阿弥想用来干什么呢?”

    “我想看看你的样子。”阿弥说:“还有外婆的样子,还有看看唐果和千欢的样子。”

    阿弥很想知道叶知秋这么温柔的人应该有着怎样的面孔,想知道她笑着的样子,想看看她的眼睛是什么样子。

    如果说只想看知秋的话,对唐果和千欢就有些不公平了,所以都要加上。阿弥就只想到这么多。叶知秋心口却仍是陌名地被揪了下,不过她尽量保持着语气的温柔与平和:“为什么是七年呢?”

    “虽然能看见是好事,可是阿弥也要留着钱好好生活。”阿弥说:“只要一眼我就能记得住你的样子。”

    要是把钱全部都换掉,那就吃不了饭,会饿死的。阿弥怕看不见,但也怕死。外婆那样不声不响地进医院,然后死了,突然就再也不会出现挺让人感到难过和害怕的。所以不能全部都用来换掉。

    “剩下的三十年,当然还是陪在你们身边才好,不然只是看一眼就像外婆那样不见就有些不太好。”

    看一眼,应该能记住三十年吗?阿弥在心里有些不确定,她想着,要是真能换的话,是否要多换几次。

    叶知秋轻轻拍了拍阿弥瘦小的背,轻轻按着她让她趴在桌子上:“不早了,你先在这里好好睡一觉,天亮了我们就去找齐博士。”

    被外婆带坏了的穷孩子。叶知秋取了纸巾,轻轻吸了口气,将眼睑上的湿意抹去。她没有刻意去打断阿弥不切实际的想法,按外婆的想的那样安逸的生活,对阿弥来说也没什么不好的。只是如果有可能复明的话。她必须要告诉阿弥,钱没了可以再赚,人生里应该铭记的风景和人,却并非记忆就可以取代。

    阿弥确实很困了,她挨着桌沿,闻着叶知秋身上的香味,很是安稳地进入了睡眠状态,瘦弱的身子随着呼吸一起一伏。

    叶知秋将身上的白大褂脱了下来,盖在阿弥的肩背上。她的手肘支在桌子上撑着脑袋,一双明亮的眼睛定定地看着阿弥。

    这孩子越看越好看,肤色白得有些透明,粉色的小嘴唇随着呼吸的起伏微微噘,隐隐露出的眉毛呈现出微小弧度,纱布后边的眼睛,也很好看的吧。

    叶知秋原本侧支在拳头上的脑袋慢慢地就贴到了桌子上,好像有些困乏又像是舒服的感觉,她并不想闭眼睛休息。她头次发现,原来有的人会比风景更让人移不开眼睛,除了觉得赏心悦目,她想不到别的词来形容此刻的行为和举动。

    早晨很快便来临,叶知秋后半夜没遇到手术,一直就静静地坐在阿弥旁边填写病例以及手术要记。

    处理好这一切后,叶知秋看了眼仍旧熟睡中的阿弥转而起身去到楼下买了早餐。上来看眼时间很快便到了七点多。

    阿弥还在睡,叶知秋看着她呼呼出气的样子,不由得失笑。

    以往时候,阿弥每天都会七点钟准时给她打电话让她以为阿弥已经成为了一个有着敏感生物钟的人呢。

    看样子并不是啊。

    叶知秋怕吓到阿弥,于是很小心地先握住阿弥的手,然后轻声叫她,语气柔软:“阿弥,起床了。”

    阿弥平常都是靠闹钟起床的,昨天晚上睡得也晚,这会仍旧很迷糊。

    好一会她才回过神来,想起她在医院,在叶知秋旁边,头句话就是:“我们是不是要去找齐博士?”

    原来她惦记得这么深。

    叶知秋点点头,将阿弥睡得有些蓬乱的头发摸顺:“是啊,不过我们先洗漱下,吃过早餐后再去好吗?”

    因为时常有大夜班的情况,叶知秋专门备了许多一次性的洗漱用具在医院里。她喜欢时刻都保持着清爽的姿态,即使是下了班就可以回家,她也坚持洗漱后才会回到家里。

    阿弥已经能一个人很好地完成洗漱的事情,从挤牙膏到用水杯装水都不愿意让叶知秋插手。她时刻都想表现出自己厉害能干的一面。

    可是在洗脸的时候,阿弥便有些踌躇了,原本的自信满满都化作了难堪:“知秋,你能不能不要看我。”

    叶知秋面带疑惑,不过稍一迟疑,她还是答应下来:“好,我不看,我去外边等你。”

    在洗手间外边,叶知秋才慢慢从零碎的记忆里想起上次去阿弥家的事情。那次她想帮阿弥把眼睛上湿了的纱布解下来的,可阿弥一下子就拂开了她的手。

    原来即使双目失明,心里也很在意别人的看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