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泡面的价值
    吵杂的人声里,阿弥听见叶知秋叫她的名字,她欢喜得一下子站起身,顺着声音往前走了两步,差点碰到路人。

    见到她这副样子,叶知秋到了嘴边的责备全都忘了个精光。

    “知秋。”

    阿弥站在叶知秋面前,丝毫没有久候的倦怠感:“你忙完了吗?”

    “嗯,刚准备去吃点东西。”叶知秋说,不过再对一眼时间,这个点还是叫外卖吧,她轻轻抓过阿弥的手,将她拉到旁边的人少的地方:“是有什么要紧的事吗?”

    不然何必在这里等上几个小时。和大多数精英人士一个样,叶知秋对时间很看重,阿弥在这里平白坐上好几个钟头,对于她来说,和浪费生命是差不多的意思。

    阿弥没有这样的概念,看不到日夜的交替,她对时间已然麻木。等到知秋就好了。

    “这个给你。”阿弥把小心拽了许久的袋子放落到叶知秋手里:“唐果说很好看,蓝色的,上面有闪闪的亮东西。”

    看着手里市值不过几十块的东西,叶知秋满心的情绪。她嘴巴张了好几下始终没能说出来话来,她伸手摸了摸阿弥的脑勺,顺带将人揽在了身前。傻不傻。什么时候送不好,浪费这么多时间为了这么个小东西。

    叶知秋轻轻地拥着阿弥,百感交集,大约能领会到阿弥的心意却无法用言语表述。亏以前拿过那么多演说类的大奖,这种时候,她却只憋出两个字:“谢谢。”

    叶知秋的突然拥抱让阿弥有些不知所措,一动也不敢动。叶知秋身上的香味和之前有些不一样,带着一些医院里的味道,身上的衣料也有些偏硬。阿弥伸手摸了摸,想起来,那应该是叶知秋的白大衣。

    她是个医生,是个好人。阿弥试着把脸颊贴在叶知秋的肩膀上,记忆着拥抱这个词。暖暖的,很安稳。

    已经十点多。阿弥错过了回家的最后一趟公车。

    叶知秋打算找个大夫帮她值下班,她开车送阿弥回去,左右也不过半小时。可是两人刚到科室门口,就有护士急急跑了来。

    “叶大夫,急诊那边有手术要上。”

    值班就是这么悬乎的事情,叶知秋没有办法,只好招手叫了个晚班的护士:“让这个女生在我办公室里休息会,我下了手术再过来安排她。”

    小护士刚开始还以为阿弥是病人。后来又想到叶知秋是外科医生,又不是眼科的,引着阿弥进了办公室后,不由得八卦了起来:“你是叶医生的什么人呀?”

    阿弥抿了抿唇,想了想,她说:“叶医生是我的好朋友。”

    除了这样说,她好像也想不到别的词了。可唐果和千欢都是阿弥的好朋友,为了把叶知秋和她们区分开来,阿弥补充说:“是我最喜欢的朋友。”

    小护士觉得纳罕:“你们怎么认识的?”

    阿弥这便有些警惕了。觉得这个小护士干嘛一直问,她不想告诉小护士,都是因为外婆干坏事,所以她才会认识叶医生的。

    见她不大愿意说话,小护士便跑开去忙了。

    护士们晚上没事儿便会在旁边的咨询台里边瞎扯,小护士忙了会便凑上去丢话题:“诶,奇怪,叶医生的朋友我可是见过好几个,个个不是开豪车就是拎名包,今天来的这个穿得廉价不说,还是个瞎子,她说是叶医生的朋友,我都有些不信。”

    “诶?会不会是街上骗钱的。”另一个声音小声嘀咕:“现在装瞎装残的那么多,说不定就是路上遇见的那种,叶医生人本来就挺好。”

    “我们在这些天天和叶医生打照面的人都不敢说是叶医生的朋友呢。”

    阿弥有些坐立不安,有时候她在想,要是听觉能分一半给眼睛就好了,这样就可以少听一些,多看一些好看的东西。

    阿弥早就发现说你坏话的人不一定是坏人,她们只是过于无聊,总得找点什么似有似无的事情拿出来说说罢了。尽管这些护士说的话阿弥不喜欢听,不过她还是走出去和她们说了话:“我想问一下,叶医生什么时候会回来?”

    护士们在阿弥面前还是很友好的:“急诊台那边分过来的,看样子不严重,估计个把小时就行了。”

    叶知秋完全沉浸在手术中,下了手术才想起来办公室里还有个人等着她。从医生涯里,阿弥大概是第一个在她上班的地方连续等了她两个手术的人。

    上了好几台手术,这个点没有吃饭的叶知秋肚子有些饿,她想着干脆点个外卖和阿弥一起吃,吃完没别的事情就把阿弥送回去。

    还没到办公室,咨询台的护士们就笑嘻嘻的和叶知秋打招呼:“叶医生,有夜宵吃了哦。”

    叶知秋没整明白,露出个满是疑问的表情笑了笑:“什么?”

    “有人请你吃大餐。”

    叶知秋懵着脸进了办公室,她的桌子上放着两桶泡面,还微微泡着热气。阿弥端坐在泡面前,像护宝似地时不时用手碰一碰泡面桶。

    大概是确认泡面还在吗?

    叶知秋被阿弥的一脸认真逗得想笑,她轻轻弯下腰凑在阿弥耳边,眼睛也像盯着个稀奇物似地盯着两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泡面:“你在干什么。”

    “知秋,你回来啦。”耳朵有些痒,阿弥缩了缩脖子,露出一口小白牙,笑笑的:“饿不饿,我给你泡了面。”

    阿弥轻轻摸过其中一桶面,往叶知秋站着的方向推了推:“泡得有些早,现在可能会有点软,没那么好吃了。”

    阿弥很少吃泡面,只吃过几次,可是觉得超好吃,主要是做法也很简单,只要把里边的料包撕开倒进开水就可以了。刚才有人推着车子在外边走动,问要不要泡面,零食,她听见了便下意识地想给叶知秋泡面吃。

    叶知秋平常基本不会去吃这种东西,可当下又不想辜负阿弥的心意,只好打消了叫外卖的念头。

    打开泡面的时候,叶知秋愣了下,泡面里还有一根火腿肠,这倒不是令她意外的点。只是在她的印象里,泡面的份量不应该有这么多啊。

    等阿弥摸过另外一桶泡面,将盖子掀起,露出有些见底的泡面时,叶知秋莫名有种想使劲捏她的冲动:“你一直在医院门口等,是不是也没有吃饭。”

    叶知秋将桶里的火腿肠用叉子拦断,放进阿弥的桶里。阿弥没有拒绝叶知秋的动作,她没那个本事将火腿叉回叶知秋的桶里。

    “嗯,所以我们一起吃吧。你救人是不是很辛苦。”

    阿弥抿了抿唇,小脸满是担忧:“外面那些护士光是坐在那里聊天都说腰酸腿疼,那知秋帮人打针治伤的话,是不是身上会更疼。”

    听见她这样形容那些护士,叶知秋嘴里刚吸溜进去一根泡面差点没窜出来。她现在只想用一个傻字来形容阿弥。

    叶知秋还是想为护士们辩解下:“医院是救死扶伤的地方,不管是护士还是医生都有各自的职责,忙碌起来也同样辛苦。能被大家遇到的时候正好是她们空闲的时候,所以会觉得她们好像什么也没做一样。”

    “你要相信,每个人都有其存在这世上的价值,而证明价值的过程难免会有辛苦,因而每个人的辛苦都值得去敬重。”

    虽然有些人确实滥竽充数,可因为少数人而去定义护士这个用语不公平的。阿弥眼前是虽然满是黑暗,叶知秋却希望她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是明亮而向上的。

    对于叶知秋的话,阿弥听得很认真,尽管不是很明白,也默默记在了心头

    她问叶知秋:“那我呢,知秋,我在这世上也有价值吗?”

    阿弥什么都不会,不能救人,也不能帮人,连垃圾都不会捡。她很从叶知秋这里得到答案,因为知秋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什么都知道。

    叶知秋没料到阿弥会突然问到这种问题。

    她以为的价值无非就是为这个世界做点什么,贡献个人力量和能力。

    而阿弥……

    非要理性些说的话,阿弥不给社会造成负担就很了不起了。叶知秋一时语塞,她为自己突然分析出来的结论感到羞愧,她低下头盯着眼前泡得有些发蔫的泡面沉默了好一会。

    “当然有啊,阿弥很善良,也很聪明。会给医生泡泡面,让叶大夫有力气继续做手术,也是一种价值对不对?”

    虽然像有点哄小孩子的话,可总比什么也不说都强吧。

    阿弥并没有那么傻,她发现知秋又是像在儿童公园那样,她当成什么也不懂的孩子,她其实有些失落。

    连知秋都说不上来她的价值。

    不过算了,还是原谅她吧,谁让她是阿弥最喜欢的人呢。

    即然知秋说泡面也是一种价值,那便是吧。阿弥点了点头,算是承认了叶知秋的说法。接着就说了句让叶知秋哭笑不得的话。

    叶知秋吃面对过程中好几次都停下来,摸着额角笑不停还总要半是隐忍着不想被阿弥听出来。她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反正每次一低头吃泡面就反复想到阿弥有些赌气又听着像那么回事的话。

    阿弥说:“如果这是也是价值,那阿弥给叶医生泡一辈子的面好了。”

    笑到肚子疼,心跳也跟着不规律地跑了好久。

    傻不傻啊,你。

    叶知秋就想对阿弥说这种以往在她看来很幼稚的话,好像和阿弥在一起心态都变得有些低龄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