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6总有爱迟到
    阿弥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斜阳晚照,她大概知道是下午,却不知道天色已暗。当然她也并不在意这个。

    在好心人的指点下,阿弥顺利走到了医院大门口才给叶知秋打了个电话。电话嘟了许久,最后有个女音提示无人接听。

    叶知秋这会正在手术室里。灯光下的她穿着深绿色的手术服,双眼专注地盯着病人被完全打开的胸腔。

    手术器械在灯光下发出银色的光,这些光微微闪烁片刻便会被红色的液体掩去。

    手术室里并像外人所想的那般沉闷,反倒时不时有人忽地便说上那么几句话,让大家相互放松下有些绷紧的神经。

    “中秋近了,科室里大家都抢着挑日子调休,准备出去玩,小叶呢,有没有计划。”和叶知秋同台的主刀医生刘主任算是叶知秋的导师,年近五十的人,说话很温和,比起爱说段子来提神的医生,刘主任更倾向于聊家长和个人私事。

    提到休息,在手术室里连着忙碌了两个多小时的医护人员都稍显出些许振作之色。叶知秋也跟着醒了醒神,手术刀却仍旧有条不紊:“还没想好,等大家先排吧,排完再算我的。”

    叶知秋家住本地,平常的活动范围不过就是跟好朋友们喝喝茶,逛逛街,偶尔去健身房锻炼身体不然就是和陆北南一个月见两次面,再大了去就是一年一度的出国游。因为医生不能像别人那样按时休,她便把大事件先规划了,寻常节假日比较随意。

    “未婚夫都不介意吗?”作为导师,刘主任被叶家宴请过,而且他和叶定山两人年纪差不多,很是聊得来,对叶知秋的事情自是知道一二。

    叶知秋面无表情,手术中的她面目总是很严肃:“两年都过来了,应该也没什么好介意。”

    “再说,现在都不能习惯,往后在一起生活岂不是更不习惯。”

    她执著的事业性质是如此,每天忙忙碌碌,休息时间不定,还要时常加手术,通班,大夜班,若是现在不能适应,婚后应该只会更加不习惯。所以叶知秋会觉得,陆北南能每天专心于他公司的事情也挺好的。

    刘导抬了抬眼皮瞄了眼叶知秋,转而又问边上负责器械的护士:“大美,你呢?”

    手术室里的话题通常都是由主刀医生起头,旁边的人若没得到主刀许可根本就不敢乱开口,生怕惊扰到手术进度,可有时候几个小时都不吱声,憋得实在是难受。

    大美就是最容易难受的那个,这会听到刘导终于问到她,眼镜片下的眼睛立即眯成了缝:“嘻嘻,我这个月一天都没休,连着中秋能休十天,我要和我男朋友去自由行,把川南的美食尝个遍,把西北的公路压一圈,还要去南边看山看海。”

    手术已经进行到末段了。刘导熟练的给对手术关键位置进行缝合,微是叹口气:“大美,你什么时候休假不是和你男朋友在一起啊。”

    “没办法啊,谁让他那么喜欢我,我又舍不得让他可怜巴巴的呢。”大美提到自家那个听话的乖男友,便是一脸痴样。

    刘导这时又是看了眼专注手术的叶知秋,问大美:“要是小叶的男朋友给你,你要不要?”

    大美啊了声:“叶大夫男朋友听起来就很厉害的样子,我怕配不上。”

    “那如果你是小叶的话,你觉得她男朋友怎么样?”

    大美嘿嘿地笑了:“我觉得叶大夫这么优秀的人谈恋爱肯定和我们这种普通人不一样,反正要是我和我男朋友一个月只能见两次面的话,我会受不了的。”

    同个科室的人对于叶知秋有未婚夫这件事情都大概有个了解,不过叶知秋虽然非单身了两年,医院里倒没谁见过她传说中的优秀男友。

    “手术顺利。”叶知秋利落地收了个尾,转身将器械都放下了,仍是礼节性地与同事们相互道了辛苦便出了手术室。

    洗手池边,刘导已经摘下了口罩准备下班,看到叶知秋也在,便继续刚才的话题:“小叶啊,人活着不要太清醒了,该放纵还是要放纵,谈个恋爱不容易。”

    “我知道。”叶知秋瞥了眼镜子里的刘导。

    刘导眼睛泛红,布着血丝,明显最近没怎么休息。他前些天休了个大长假,原因大家都知道,他妻子癌症去世了。

    作为医生,眼睁睁看着最亲近的人死于病魔,心里的无能为力比寻常人更甚。

    叶知秋拍了拍刘导:“你也是,该放下还是要放下。”

    外科医生值班这种事情很悬,忙的时候忙得不可开交,不忙的时候闲得发慌。趁着没有手术排进来了,叶知秋脱掉手术服穿着白大褂,顺带去办公室取了手机便往食堂走。

    刚出办公室,叶知秋低头就注意到了手机上的未接来电。

    阿弥是六点多时给叶知秋打的电话,现在已经快九点。叶知秋心里忽便升起一股奇怪的歉意,好像做了什么错事一样的感觉。

    明明就是在工作啊。

    这时大美匆匆从叶知秋旁边走过,一边和叶知秋点头打招呼,另一边又捂着手机满脸焦急:“对不起对不起,亲爱的你别生气,真的没办法,我在手术室里嘛。”

    叶知秋看着大美一边奔跑,一边脱白大褂的身影若有所思。

    她想起大美在手术室里说的话。喜欢一个人,就是想和他天天在一起,吃最好吃的东西,看最美的风景,走此生最长的路。

    有同事说大美,你的爱情观可真简单。

    大美反驳的话也让叶知秋印象颇深。谈个恋爱而已,干嘛要那么复杂,每天的工作和生活已经这么细节化了,我不想感情也是这样。

    叶知秋给阿弥回拨了电话,她已经完全习惯了早晚的问候。

    每次她们的对话都比较简单。

    阿弥虽然看不见,不过似乎还挺爱做梦。早起的时候会用她带点迷糊的声音告诉叶知秋,梦里有什么颜色,她在这些颜色里做了什么。睡前阿弥一本正经地告诉叶知秋今天做了什么,晚餐吃的什么的,还会问一下叶知秋当天的心情怎么样。

    要是感觉叶知秋有睡意了,阿弥会立马小小声的说,知秋明天还要上班,那我们现在就睡吧。她会说,晚安。很可爱又很懂事的样子。

    阿弥打了一个电话没有通后就不知道怎么办了。她猜想着叶知秋一定是在忙,因为叶知秋和她说过,医生会比较忙,有时候会在手术室里呆很久。

    没有打通叶知秋的电话,阿弥也不打算回去。

    知秋一定会回电话的。

    等到九点钟的时候,阿弥心里有些难过,不过她又想到,反正都要到十点了,干脆就十点的时候再打一次吧。

    反正这几天晚上十点钟知秋都有接电话。

    正在她胡思乱想之际,手心里的电话嗡嗡地响了起来。

    “我刚刚在忙。”叶知秋心里的抱歉这时又自然而然地涌了出来,她甚至感到前所未遥窘迫:“做了场大手术,出来后才看的手机。”

    按她的性子,若不是赶到饭点,或许她还要更久才会看手机。

    阿弥把手机捂在耳边连连摇头:“没关系的,反正我时间很多,不管你有多忙我都可以等你。”

    阿弥有些庆幸她是个没用的人。这样无论叶知秋有多忙,她都有时间来等待,而不显得打扰。反正,她现在除了等叶知秋,似乎也没有别的重要的事情。

    “我在医院门口这里,知秋,你要是忙完了的话,来找一下我好吗?”阿弥的声音变小了些,她有些心虚。

    要是能直接找到知秋就好了。可是偏偏只能站在这里傻傻的等着知秋来找她。

    叶知秋怔了下,刚消下去的歉意已经完全转化成了自责,她抬手有些懊恼地拍了下额头:“你在哪里?”

    一想到阿弥在人来人往的喧闹里等了她近三个小时,叶知秋心头便堵得厉害。

    除了懊恼也难得有些气急。

    不是说好了,让她不要随便乱跑的吗?叶知秋很快就调整好情绪,边走边打着腹稿,打算一会见了阿弥,一定要好好教育她,让她以后千万不要再做这种事情了。

    到了晚上的时候,很多病人家属正好下班便会过来探视,所以医院门口这会正常人比病人多得多,主要是往院部去。

    叶知秋急促促的往医院门口走着,一身白在夜色中极为扎眼,换了平常人应该一眼便能注意到她白得圣洁的制服,也不会忽略她此时放落下来的长发。

    只能是叶知秋先看见的阿弥。

    阿弥对几十步外那个焦急的身影毫无反应,她就坐医院门口的花坛边,竖着耳朵静听着周边各种来去匆匆的声音,小腰板挺得的直直的,眼睛上扎着引人侧目的白色纱带。

    看到阿弥后,叶知秋的有些凌乱的步伐才渐渐沉稳为着那一人向前而去。

    走向阿弥的这小段路,叶知秋有些恍惚。明明阿弥才等了她三个小时,她却莫名生出种迟来多年愧意。

    就好像阿弥在万千人海里已然等了她很久很久似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