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4满心的欢喜
    给叶知秋那一晚道过晚安后,阿弥对手机有了新的认识。反正每天也没什么事情,她就一直在手机上练习输入号码,让唐果把阿弥的电话号码念给她听,然后她再一遍一遍输进手机里。

    这样即使丢了手机,她也可以通过其它方式联系上叶知秋。

    自打外婆离世,阿弥每天晚上都睡不好,早上醒来也感到害怕。日夜星辰交替里没有可以寄托的话语,每天醒来没有人记得她,每天睡去,也没有人记得她。想到世界上仿佛只有自己一个人,没有任何依靠,阿弥总不由自主地想到叶知秋。

    叶知秋是她失明以来头个和她睡过觉的人。叶知秋成阿弥长这么大以来遇到过的最温柔,最善良的人。叶知秋说话好听,身上软软的又香香的。最主要是外婆离开后,叶知秋是第一个人来到她身边陪伴她的人。

    阿弥这些天总在想,要是以后可以每天都和叶知秋在一起就好了。不过叶知秋和阿弥是不一样的。阿弥想到叶知秋有家人,有工作,还有男朋友,便总会在心里叹一口气。

    叶知秋又不是外婆,哪里有时间一直陪着她。

    可是如果用手机联系的话,就不会占用她很多时间吧。只说小会的话就好,能在早上和晚上同叶知秋说一下下话都好。这样就不会觉得这个世界上只有她一个人,本来面前就黑得可怕,她不想连个熟悉的声音都听不见。

    叶知秋一直都有早起的习惯,六点四十左右便准时和家人共用早餐,平时用餐时间很少摸手机的她,今天却是把手机放到了桌子边。

    阿弥通常都是七点左右醒,一醒来,她就给叶知秋打电话,她希望每天的开始,都可以和叶知秋说说话。

    手机在七点钟的时候响起。同桌的父亲叶定山被吓了跳,母亲林岚却一副娴然的样子,镇静地吃着面前的三文治配温牛奶。

    “知秋,早上好。”

    阿弥刚醒转过来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的迷糊感,加上她声音本就怯怯的,很细嫩,会让人感觉像个要抱抱的孩子。

    想到阿弥那副总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样,叶知秋嘴角得不由得轻抿:“早好啊,小阿弥。”

    听到叶知秋的声音阿弥便一下子振作了起来,眼前那种无边无际的黑暗里就好像照进了一抹小束的光,提醒着她这是新的一天。

    而且叶知秋今天在她的名字前加了个小字,突然就让她觉得自己有些特别了。因为只有叶知秋会这样叫她。

    “我在吃早餐,你呢,睡得好吗?”叶知秋发现她很喜欢听阿弥讲话,光是听一下阿弥的声音,身上便会感觉暖融融的。

    阿弥摇了摇头,好像叶知秋就在她跟前似的,对于看不到的人来说,声音已然代表了一切:“我刚起不久,做了个梦。”

    叶知秋听了一愣,眉宇间满是疑惑,不过仍是笑笑的:“是吗?你梦见了什么?”

    原来盲人也会做梦。叶知秋以为看不见的人,眼前全部都是黑漆漆的一片。

    “没,没什么。”阿弥却没有把她做的梦说出来。她不敢告诉叶知秋,她昨天听了叶知秋的声音入睡后,脑子里全是叶知秋的名字,连睡梦里也到处都是叶知秋身上的香味和软软的触觉。

    在梦里叶知秋压在她身上,软软的胸脯一起一伏,还用手摸着她的脸颊。

    会有种奇怪的感觉,身上热热的,本能告诉阿弥,这种事情不可以说出来,会很难为情。她会做这种梦的原因应该是三年前叶知秋帮她处理伤口的时候,一直压着她那种近距离接触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叶知秋并没有追问阿弥关于梦的细节,她还要赶着上班:“没有关系,以后你想说的时候再讲给我听好不好?现在呢,你应该要起床洗漱,然后吃早餐了。”

    阿弥立马很听话地抱着手机肯定地点点头:“嗯好。”

    虽然说话的时候不长,可是这样就很满足了啊。阿弥挂了电话就精神百倍地跑起来在她熟悉无比的房间里得意地走来走去,东收拾下,西收拾下,打算弄好后再做个简单的早餐奖励自己。

    奖励自己的勇气。

    毕竟想了很久,才鼓起勇气给叶知秋打了电话呢。幸好知秋没有不耐烦也没有不高兴,阿弥此刻开心得不得了,希望明天也可以这样,后天也可以这样,一直一直都可以这样。

    父亲叶定山已经吃好了早餐,对于女儿今天用餐期间接电话的行为表示很感兴趣:“这个小阿弥是谁啊?病人?”

    叶知秋是个医生,除了家就是医院,能接触到的人也并不多,身边的那些朋友家里人也都了解个大概。

    很显然,这个小阿弥并不属于叶知秋的朋友圈子。

    叶知秋放下手机摇了摇头:“不是病人,就是一个认识的女孩子”

    说到阿弥,叶知秋的话突然便多了起来:“是个盲人,不过很乐观,人长得也好看,特别乖。”

    “稀奇,除了客套话,我倒是很少听你夸人呢。还这么高兴的样子。”叶定山爽朗一笑:“有机会带来家里吃个饭,让爸爸见识见识。”

    叶定山向来很注重孩子们的生活圈子,经常鼓励叶知秋她们多交朋友,也会很乐意接待她们的朋友。见叶知秋似乎认识了个特别的人,自然也是像平常那样,顺口说了句。

    叶知秋笑着点了点头:“如果有机会的话当然好,不过她眼睛看不见,应该不大喜欢走动,来我们家吃饭可能会让她感到紧张。”

    “你倒是心细,替人家想得这么周全。”林岚这会也吃好了早餐,用纸巾轻擦着手,双眼却直直地盯着叶知秋看。

    叶知秋今天的表现很不一样。叶知秋是都在林岚眼皮子底下长大,叶知秋的性子,喜好,情绪波动她向来都能了然于心。可今天叶知秋接电话里脸上浮显出来的那种宠溺,是林岚从未见过的。就是对打小一起长大的林殊,叶知秋也不曾露出过这种关怀。

    “妈?有事吗?”叶知秋被盯得有些混身发凉,伸手摸了摸脸蛋:“我脸上有东西?”

    “噢,没事。”

    林岚收回审视的目光,柔声道:“你爸说的对,有空让人家来家里坐坐。你以前那些朋友不都这样吗?多来坐坐就都熟悉了,家里也热闹。”

    叶知秋倒没太把父母惯常的话语记在心里,只是阿弥每天晚上熬到十一点专门给她打个电话,使得她有些担忧。

    “你应该早一些睡。”叶知秋在电话里和阿弥这样说。十七岁的女孩子,正是发育的时候,要注意睡眠时间才对。

    阿弥却并不这样想。阿弥对于睡觉没有什么兴趣,因为她睁眼闭眼都是黑暗,睡觉只是很简单的让身心休息下。除了有时候能做个有趣的梦,睡觉于阿弥而言是再无聊不过的事情。

    阿弥躺在被窝里和叶知秋讲电话:“知秋什么时候睡,阿弥就什么时候睡。”

    知秋都不怕办,阿弥当然也不怕。

    叶知秋每天睡前都会看书,这会却被阿弥绕得看不进去,即使眼前没有人,她也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额角。

    对于阿弥来说,很平常自然的话,在叶知秋听来却像小孩子在撒娇。

    只能怪阿弥的声音太绵软了。叶知秋干脆放下书关了灯,也倚进了被窝里,在黑夜中和阿弥聊起了天。

    “不睡觉的话,阿弥想做什么?”

    “我已经在睡觉了,我想和你说话。”阿弥以往接触的人和事都不多,她不擅长掩饰更不擅长说谎,心里有什么,便说什么。

    她的直白反倒让叶知秋有些不好意思。

    “为什么想和我说话呢?”叶知秋其实挺意外。对于阿弥做这些小事情,她有些不理解。比如阿弥想让她开心,阿弥想和她说早安,和她说晚安。叶知秋不明白,为什么偏偏是她。

    被叶知秋这么一问,阿弥便有些扭捏,好像叶知秋就在枕边盯着她看似的。她也说不上来为什么会有种脸热的感觉。

    “因、因为知秋人很好,还有声音也好听。”阿弥有些结巴,不过还是努力地想要把对叶知秋的喜爱表达出来。

    “每天醒来头个想到的人就是知秋,所、所以想和你说话。”尽管很热,可阿弥还是用小毯子把脑袋都蒙了起来,她记得脸红这个词,也大概感觉得到两边的脸颊现在正腾腾地在变着颜色。

    叶知秋本身是侧躺着的,听到阿弥说每天醒来想到的就是知秋时,她下意识抚了下有些异样的心腔。

    好像有什么东西直直地扎了进去,却不会疼痛,有轻微窒息的感觉,接着脑袋便有些晕。

    叶知秋说不出这种感觉的来源,一时忍不住浅笑出声。她笑时的呼吸在阿弥的老人机播出来很是明显,阿弥整个人都被这个笑声激得团了起来:“你是不是觉得我这样很奇怪。”

    就像个不要脸的东西,黏上了叶知秋。阿弥这一瞬间有些难过,外婆就这样说过她,是个不要脸的狗皮膏药,就知道赖着外婆。

    叶知秋确实是笑了,甚至有些开心地翻了个身,仰面向着天花板,完全放空的躺在黑暗中。阿弥有些变了调的声音把她吓转了神:“不会,不会。”

    叶知秋连忙安抚阿弥:“我只是觉得你这样很可爱,一点都不奇怪,真的,你以后想什么时候给我打电话都可以,我也想每天都听到阿弥的声音呢。”

    挂完电话后,叶知秋捏着手机静静思索良久。她发现,这句话好像并不是为了安慰阿弥,而是她似乎真的很喜欢听阿弥说话。

    光是听到她的声音,便是满心的欢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