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3想和你说晚安
    叶知秋再次走进阿弥的家。

    和之前相比,没有了那些装垃圾的大麻袋,屋里屋外都变得干净而简洁。阿弥甚至还像模像样地给叶知秋倒了一杯水。

    阿弥回到长勺街后就变得很自如,楼上闹钟响起来的时候,她转身就跑上了楼梯,动作迅速而敏捷。

    光是看背影一点也不觉得她是个眼睛看不见的女生。

    叶知秋坐在桌子边喝了口阿弥给她倒的热水,她注意到桌子上铺了块新桌布,蓝白格子底,上边印着各种颜色的小动物。

    叶知秋还注意到她手里的杯子似乎也是新的,彩色卡通陶瓷杯。

    阿弥关掉闹钟就又重新跑了下来:“原来现在已经十点了。”

    家里的闹钟整点会响一次报时,阿弥正是依靠这个来确认时间的进度,再配合长勺街外边的动静来分别白天和晚上。

    叶知秋注意到阿弥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裤子和拖鞋,整个人又重新变得清爽而干净。

    阿弥身上的衣服应该都是她外婆买的,款式有些呆板,没什么特色,是小碎花色的衬衫式睡衣,显得阿弥更像个大孩子。

    叶知秋笑了下:“是啊,所以才让你要早点回来,晚上可不能一直在外边。”

    “这个桌子和椅子是你买的吗?”叶知秋问阿弥。她记得之前来的时候,阿弥家里连一把椅子都没有,桌子应该比这要小。

    阿弥点了点头:“嗯啊,我买的。”

    阿弥谈到桌子的时候很开心,摸了摸桌子边边,有意将桌布抚得更加平整:“这样我就可以让我的好朋友们来家里坐了,有客人来了也可以坐,你看,我买了七个杯子呢,每个颜色一种。”

    阿弥对颜色的记忆停留在彩色笔上,除了这七个颜色对于其它失明前没有特别注意过的颜色,她无法理解。七个杯子都是深色,配合格子桌布,很温馨。

    叶知秋点了点头:“看样子,阿弥好像准备交很多新朋友。”

    “是千欢教我的,她说好的生活就是住漂亮的房子,交很多朋友,每天开开心心。”阿弥每天都希望自己在过着外婆想要她过的日子。只是她不确定是不是像现在这样。

    叶知秋也说不上来什么样的生活对于阿弥是好的。

    叶知秋的理想生活,就是成为一名出色的医生,做一个令父母感到骄傲的女儿,成为一个值得被信任的朋友,接着是成为一个好的妻子和母亲,被人尊敬和认可。

    并非每个人都可以像她这样。叶知秋很久以前就知道每个人的起点不一样,她比别人站得高,对生活品质的追求自然也与别人不同。

    就像阿弥连基本的起点都没有,所以连好的生活是什么都要询问别人。

    “做会让你觉得开心的事情就好。”她只能这样和阿弥说。

    叶知秋看下时间,现在这个点她应该回家了。她平时都不会太晚回去,毕竟工作已经占了大半的时间,用在平时日常生活上的时间本身就少得可怜。

    阿弥早就想到叶知秋还是会离开。尽管如此,她只要一想到今天叶知秋到家里来看到了她新买的桌子和椅子,还有七色的杯子,心里就很满足。

    “知秋是要去约会吗?”阿弥问叶知秋。

    今天是情人节,唐果说了,就是男女朋友们一起约会的日子。约会就是很要好的两个人手牵手,一起看夜景,一起逛街买喜欢的东西,一起吃好吃的东西。

    阿弥潜意识里已然习惯她和别人的不同,也习惯了这个世上什么都没有她的份这种事实。比如别人都有爸爸妈妈,爷爷奶奶,而阿弥没有。所以阿弥觉得自己没有男朋友是很正常的。可叶知秋不一样,叶知秋那么好,她肯定什么都有吧。当然也会有一个爱她和疼她的男朋友。

    叶知秋没料到阿弥会突然这么问,她微笑着摇了摇头:“我累了,要回家休息。”

    “诶,那知秋不过情人节吗?”阿弥有些着急,大家过节都会开心,知秋怎么可以不过节呢。

    叶知秋尴尬地抬手抚了下额角,将松落的卷发顺到耳后,露出秀雅的五官,仍是温柔的笑着:“不是非要今天过啊。只要心意在,什么时候都可以像过节一样。”

    叶知秋并非不重视节日,只是她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她不能和别人的生活节奏一致。出门的时候,叶知秋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把七夕安排告诉阿弥。

    “也不能说我不过情人节。我比较忙,所以男朋友把约会的时间往后安排了,我们这两年一直都是这样。”

    知秋的男朋友一定也是个好人,听起来很会照顾人。阿弥满心的羡慕又渐是有些担忧,这样想来,中秋节的时候,知秋会不会有空都不好说了。

    临走前,叶知秋仍旧感到不放心上前轻轻拍了下阿弥有脸颊:“说好的,不要跑到外边不熟悉的地方,太危险了。”

    阿弥有些心虚地点了点头:“好。”

    被叶知秋摸了下脸蛋,阿弥就没来的心里一冲劝,愣头愣脑就把话说了出来:“知秋,你对我真好。”

    阿弥说的话,叶知秋全都当成了阿弥内心的童言,她并没有放在心上:“那我以后一直这样对你好。”

    叶知秋并不觉得她为阿弥做了什么,不过是送她回了家而已。

    叶知秋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快十一点。

    别墅的一楼客厅里,母亲林岚手边泡着花茶,翻着资料,见她回来,言语里略为责备:“今天回来这么晚,也没打个招呼。”

    叶知秋把林殊送的那大束花放到母亲面前茶几桌上,人走上前半是撒娇地轻搂了下林岚:“这不是回来了嘛,诺,花是林殊买的,喜欢吧。”

    “喜欢。”林冉看眼桌子上的花,眉眼里满是欢喜:“不过她要是能抽空回来聚聚我就更喜欢了。”

    叶知秋每天下班后除了收拾自己,睡前总也会抽空看点书,今天回来得晚便有急匆匆的,走来走去,一这换着拖鞋,一边忙着解耳钉:“她不是忙嘛,有我陪着你,你还不知足啊。”

    林冉放下手里的资料,看着引以为豪的女儿在屋里走动的身影,亦跟着站了起来,跟进了叶知秋的房内:“陪我倒是不用了,有这闲功夫,你倒是多亲近下北南才是。”

    林知秋一听听到陆北南的名字,便是混身无奈。她转过身来看着她家老大,作出语重心长的样子:“林岚同志,我呢,和北南真挺好的,您老啊,有这时间,还不如多关心关心我爸,人家市长大人日理万机,比我可累多了。”

    “不是,妈就总觉得你和北南这会不会有点太生份了。”林岚其实也忙,名下好大一个上市公司需要她撑着,虽然这两年手头的事情都交给管理层去做了,可每天也少不得有好多需要她出面处理的事情。

    难得有空和叶知秋聊聊,首先关心的当然是女儿的终身大事。

    陆家和叶家算是两代世交,都是典型的大户人家,官商两道都占位的那种,两家人早年便有意向联姻,赶上叶知秋毕业期时,双方见了个面,相互交了个底,倒也没出什么意外,叶知秋和陆北南两人挺合拍的,当下就定下了关系。

    陆北南这人在叶知秋看来很优秀,没什么好挑剔的,简直就像她婚姻规划里的模板,出身好,学识好,能力好,接手家里的公司后,短期内扩大经营取得了显著的成绩,已然是个业界龙头。

    没什么拒绝的理由,叶知秋的计划,是在二十七岁前结婚,三十岁前要个孩子,然后像计划里的那样,平淡的走过这一生。

    陆北南很忙,叶知秋也很忙。不过两人都是讲究原则的人,通常一个月会想办法排出时间来见面吃个饭什么的。每年也会想着出去旅游一次。

    双方很满足这种恋爱状态和关系。

    然后作为母亲和一个女人,林岚表示不能理解:“你们这都处了两年男女朋友关系了,好像也没点进步。”

    “这不挺好好的吗?慢慢来,反正北南也觉得挺好的。”叶知秋不觉得她和陆北南这样的恋爱模式有什么不妥当。

    “这相处了这么久,也没接过吻,出去旅游也是分床睡。你们这哪里像谈恋爱。”

    林岚仍是忍不住叹了口气:“要我说,若是真喜欢,你们就早点结婚,不然搁在这里,我总觉得你们两像逢场作戏似的。”

    叶知秋和母亲解释不通,她觉得结婚是件很严肃的事情,也接吻和上床都是很神圣,一定要按形式来,不想像别人那样,说在一起就在一起了,说分开就又分开,所以她觉得这些比较越线的事情只能发生在婚后。

    陆北南尊重她,表示没意见。

    这时叶知秋的电话响了起来,叶知秋仿佛找了救星般,将母亲推到门外:“好啦,好啦,您的意见我会参考的,早点睡,晚安,爱你。”

    林岚一脸懵懂地被推到了门外,还不忘问句:“是北南吗?你说话温柔些,不要每次都和人家讨论工作或者哲学,也不要聊那些什么音乐家的故事,好好谈恋爱。听到吗?”

    门已经关上了,母亲的话,叶知秋一句也没有听到,她从桌上拿起手机有些意外。

    “阿弥?怎么了吗?”

    是阿弥给叶知秋打的电话。她平时很少用手机,听到从小小的条形小盒子里传来叶知秋的声音,她即兴奋又觉得神奇:“没、没事,我就是想问一下你到家了没有。”

    叶知秋自从到医院上班后,早晚班不定,加班加点也不一定,倒是很久没有人会专门打电话关系她深夜安全到家没有。

    叶知秋偎着手机笑了下,突然就很想捏一捏阿弥那充满认真和关切的脸蛋。

    “我到家了啊,你呢,在干什么?”

    “我把杯子洗好后就了澡,还把衣服也洗了,在床上准备睡觉。”阿弥小声的,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想和你说晚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