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2阿弥的喷泉
    唐果说的好消息就是卖花。

    唐果奶奶刚出院,她爸就忙着出门做事了,正巧这个时候长勺街头的花店把唐果叫去,让她和一群孩子去中心广场卖玫瑰花。

    一朵花卖十元可以得到两元的回扣,对于普通人来说,这两元一点都不多,可对长勺街的的孩子们来说却能抵上很多用处,尤其是小孩们本身就喜欢参与到不同的事件中。

    叫阿弥是花店老板的意思。老板说,阿弥眼睛看不见,大家见了她的样子都更愿意买她的花。唐果是个小孩子,对老板的话并不是很了解,只是觉得如果阿弥能和她一起的话最好了。

    阿弥和唐果再加上长勺街上另外几个孩子坐着花店老板的面包车到的广场。

    阿弥其实也很开心有这样的机会,她极少走到长勺街以外的地方,也从来没有自己赚过钱,所以刚开始的时候她很开心。

    实际上到了地方,阿弥就有些害怕了。她不知道这个广场长什么样子,唐果会和她走在一起,却说不清前边有什么,大概走到哪里就要注意有梯子或者障碍物。

    阿弥走得比往常慢了很多,每一步都需要依靠盲杖来确定。最糟糕的是,大家都没有现金。如果给她现金,她可以通过钱币的大小和上边细碎的花纹摸出面值,即使要让她找钱,也是没有问题的。大家都用手机付钱,阿弥没有见过,她小的时候没有这个东西,周边来买花的人只会对着她手里一个奇怪的牌子晃一下,然后就说付好了。

    唐果在旁边帮她确认数额。

    唐果是个爱玩的孩子,又总是不好好走路,走着走着就跑了起来,一会跑到左边一会跑到右边,一会说,小姐姐要买一支花吗?好好看的玫瑰花一会又说,小哥哥小哥哥,给漂亮的小姐姐买一束花吧。

    跑着跑着,阿弥就捕捉不到唐果的声音了。接着她就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周边四处响了起来,她听不太懂,只听到了最后边一句,说叶医生,我喜欢你。

    这个声音盖过了周边人的话语声,阿弥完全听不见唐果的声音了,她有些害怕地喊了几遍唐果的声音。

    接着就有人说,啊,小心喷泉。

    唐果找回来的时候阿弥全身都已经湿了。唐果本来就嘻嘻哈哈的性子,甚至还笑话了一回阿弥,然后才觉得很抱歉:“要是早知道喷泉会突然喷水,我就不会带你去那里了。”

    阿弥摇了摇头,她知道唐果也不是有意的,她拧了拧衣角,尽量把水气拧掉,鞋子也脱下来,把里边的水倒掉。

    “唐果,喷泉是什么?”阿弥有些费解,她只觉得那太可怕了,可是刚才大家都在说好看,说好美,还说颜色好看。

    这些水是有颜色的吗?

    唐果和阿弥使劲比划,使劲说,她说就是地下会往天上喷水,有各种形状,还有很多种颜色。

    阿弥想像不来,仍旧觉得那有点吓人,像黑暗中看不见的怪兽。

    她们坐在花坛边数了下剩下来的花,和卖掉的花,唐果有些丧气:“我还有一束花,要是卖掉这个,我就可以给爸爸买眼镜了。”

    唐果爸爸有点近视,修东西的时候才会戴着,有时候修着东西会摘下来休息会,之前那副就是休息的时候,一放在地上就被飞奔而过的唐果给踩坏了。

    现在唐果爸爸修东西只能靠着一个镜片。唐果想给爸爸买个新的,她存着有零花钱,可还是要差几十块,所以就想着多卖掉一些花就好了。

    阿弥摸了摸唐果手里的花束,说:“没关系,明天也可以卖。”

    阿弥没有卖出多少花,刚才还弄丢了一些,虽然好心人帮她捡了起来,可唐果说,花还是变了样子没有原来那么好看了,可能不好卖。

    阿弥知道玫瑰的样子,不过她不太明白大家为什么要在这一天买花,所以遇到旁边有人,她也不知道怎么样去劝她们买一支红色的玫瑰。

    坐了一会,阿弥突然说:“要不唐果,你把最后一束花卖给我吧。”

    唐果啊了声:“你干嘛要买我的花。”

    一束花比一朵可贵多了,有好几种颜色,要九十九块钱。

    阿弥虽然有钱了,可是她一直都没有乱花,她用会说话的计算器算过了,如果要活到外婆那么大的年纪,这些钱也似乎不太够。

    “你不是说这里离医院很近吗?我想送花给叶医生。”

    唐果说的,女生都喜欢花,上次叶知秋说了,女生都会喜欢坐秋千,所以叶知秋是女生,她也会喜欢花的。

    小小犹豫了一会,唐果还是把最后一束花给了阿弥,然后她把阿弥手里那些单枝的玫瑰接过来说:“那我去帮你把这些卖掉。”

    唐果一转身,就看见一束比她人还要大的花,吓得往后跳去。

    “叶医生?”

    叶知秋刚刚就过来了,正好听见阿弥和唐果在唉声叹气,就没有直接打断她们。

    “不好意思,没想到会吓到你。”叶知秋抱歉地冲唐果笑了笑。

    “没事,我不怕。”唐果收了叶知秋的巧克力,对她印象更好了,看到叶知秋手里的大束鲜花,羡慕得不得了:“好大束的花,是你男朋友送的吗?”

    叶知秋摇了摇头:“不是哦。”

    唐果吐了下舌头,然后直言不讳地同阿弥说:“叶医生手里的花比你的好看多了,你还要送给她吗?”

    阿弥有些不好意思,她把手里的花束藏到了身后,站起来面向着叶知秋,她哪里还敢主动把花拿给叶知秋。连唐果都说了叶知秋手里的花好看得不得了,那她手里这束小小的花肯定没有必要了吧。

    唐果急着去把阿弥的花卖掉,转身就跑远得远了。

    叶知秋把手里捧着的花放在旁边,然后才走近阿弥。此时阿弥的t恤衫紧紧贴着瘦小的身板,头发倒还好,只是湿了发梢。

    叶知秋看到阿弥这个样子,眼睛有些泛酸却仍是笑着柔声说:“刚刚不是说这个花要送给我吗?”

    阿弥头低下头像犯了个错的孩子似的,将手里的花束往前伸,花束的方向向着叶知秋,显得极为随意,很显然,她完全没有最初的那种喜悦,现在只剩下卑怯。

    叶知秋摇了摇头:“这样不对。”

    “这么好看的花,应该要这样,两只手捧着,让花朵保持着骄傲姿态从你的手中移交到收花人的手中。”叶知秋抓着阿弥的手,使得她好好地捧起了小小的花束。

    接着的叶知秋手指落在阿弥上巴上将她的脸蛋端着向自己:“然后要记得微笑,把想说的话说出来,正确的表示送花的原由。”

    阿弥握着花束,照叶知秋的意思咧嘴笑了笑,心情立马就改换了过来,从刚刚听到唐果叫叶医生开始她心里就满是雀跃,只是手里拿着不起眼的花有些不好意思,现在已经完全好了。

    “送给你。唐果说女生收到花就会开心。”阿弥说得坦诚而直率,声音带着少女的清脆和干净:“我想让知秋开心。”

    像个没有长大的孩子。尽管叶知秋已然认定阿弥对世界的认知阶段,很多都停留在九岁以前看得见的那种年龄,说出来的话难免有些过于儿童化。可听到阿弥这样说,她还是没来由的感动了下。

    成年人远比孩子懂得表达自己的情绪,却会因为总总原因而把简单的话反复包装,最后说出来的话只会让人增加心理负担。

    就比如林殊。叶知秋不是很理解,林殊费尽心思想表达的究竟是什么,不明白林殊一直对她表达的这种有点超越了亲情的爱意是为了什么。

    林殊买下投屏,包下音乐喷泉,送上精致的花都像走一个过场,好比人间有盛宴,谁见了也要大张旗鼓前往附庸般。

    这样的一个过场,对于林殊来说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对很多人来说都再平常不过。然而很正常的事情对于阿弥来都极难理解,她连送花的意义都不知道,她也不会知道正在舞动着的巨型音乐喷泉对于很多人来说,是璀璨,是无形的浪漫,是代表人间万千变幻的繁华。她从唐果那里要来一束花意图很简单,因为她以为这会让叶知秋感到开心。

    叶知秋小心接过阿弥手里的花束,很是正式的低头闻了下:“香香的,有七种颜色,我很喜欢,谢谢阿弥。”

    叶知秋坚决的要送阿弥回家,而唐果想再卖一会花,就没有跟着来。

    叶知秋领着阿弥从中心广场一直往医院的地下停车场走。阿弥走得很慢:“我想记住这个广场的样子。”

    叶知秋的描述很具体,也很到位,她会告诉阿弥,前方大概多少米的地方有马路,右手边靠着一排弧形的阶梯,她会告诉阿弥怎么样就可以一直直走,不会碰到垃圾桶。

    “这里有红绿灯。”叶知秋拉着阿弥的手示意她停下来:“红灯亮了才能过去,你以后还是不要来这些地方了。”

    “外边车很多,没人陪你的话很危险。”叶知秋的语气有些严肃:“知道吗?”

    叶知秋认为,阿弥在长勺街是安全的。街坊们都知道她的事情,多少会照顾下她,可出了长勺街,谁说得准阿弥会遇到什么事情呢。

    阿弥连忙点头,心里却还是记住了两个红绿灯路口的方位,她在想万一下次也来这里卖花呢。她原本也很害怕走出长勺街以外的位置,听到唐果说卖花的地方就在医院附近,她便动了心思,想要认得往医院的路。

    在车上,叶知秋问阿弥:“你还记得怎么拨我的电话吗?”

    “嗯呢,记得。”阿弥赶紧从背后的包包里拿出手机示范:“摁一下这个位置,再摁这个位置。”

    阿弥用的是外婆的那个旧手机,键很大,很方便记。刚才被弄湿衣服的时候,她第一件事情就是担心手机会坏,坏了,可能就再也联系不到叶知秋了。

    幸好手机装在包包里没有弄到水。

    “嗯,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打我的电话。”叶知秋这样和阿弥说,想了想,她继续补充到:“有时候我会比较忙,不过看到后我会回给你的。”

    阿弥有想过给叶知秋打电话,可是又害怕会打扰到她。现在叶知秋这样说,阿弥心里便燃起了一个小火花。她点点头:“好。”

    “叶医生为什么也会在广场上啊?”阿弥突然想起来,她以为叶知秋不是在家里,就是在医院里,没想到会在外边碰见叶知秋。

    叶知秋不知道怎么和阿弥解释林殊的行为,她只好说:“我就是随便走走就碰到你了。知道这叫什么吗?”

    “是什么?”阿弥想了下,没有关联到什么,又立马觉得自己有些笨。

    叶知秋逗她:“这个就是人们说的缘分啊。”

    “知秋,什么是缘分?”阿弥其实还是不太懂的。

    叶知秋没想到开个玩笑把自己绕进去了,公路两边的夜灯在她的眼内流连而过,就像星河轻转。

    叶知秋微皱了下眉头,有些苦恼的思索着。她好像没有专门去解读过缘分这个词,所以解释起来的时候全都靠自我领悟:“就好像三年前我遇到了阿弥,三年后,我又遇到了阿弥,在刚才,我又遇见了阿弥这样叫做缘分。”

    “就是不断见面吗?”阿弥大概有些懂了,她不喜欢被人当作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所以听得很认真,也会想办法去融合话题。

    “除了不断的遇见,应该还会发生一些让人不容易忘记的事情,这样就会记住对方,然后下次见面的时候又会再想起对方,以后可能就再也不容易忘记了,很多年以后想起来,就会有所感概,原来曾经认识过这样一个人。”

    叶知秋是个很爱思考的人,喜欢把事情想得清清楚楚,阿弥突然的提问题让她不由自主地陷入了解题状态,又由解题状态绕到了多年以后的场景。

    叶知秋突然就想到,多年以后,她还会在医院里日复一日地继续着她救死扶伤的梦想。而阿弥呢?仍旧在原地守着黑暗的世界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