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7烟火气息
    好像叶知秋说什么都很对。

    阿弥止住了伤感,重新收拾好自己,将眼睛上的纱布换好,还特地换了身衣服。她柜子里的衣服,大多数都是短袖长裤,款式很普通,幸好她身段高挑,穿起来倒是显得很休闲范。

    和学校的女孩子差不多。

    叶知秋打量着阿弥的模样,不禁有些替她可惜,明明该是在校园里度过的青春年华,却陷在黑暗中无法自拨。

    叶知秋本来想请阿弥去外边吃饭的。

    “一直想请你吃个饭呢,感谢你三年前收留我过了夜。”叶知秋找不到什么好的理由来请阿弥,便只好这样说。其实她本意上想要表达的,是感谢阿弥给过她那样的记忆。

    头一次在特别的环境里过夜,遇到特别的人,总觉得莫名感激,再遇的时候更觉得奇妙的,心里开心便想着借个机会相处,表示下感谢。

    阿弥连连摇头:“应该是我请你吃饭才对,你帮了我很多。要是没有你,我还不知道要怎么办才好呢。”

    没等两个人把理由编清楚,屋外边就冲进来个小人。

    唐果又跑又叫地喊着阿弥的名字,飞也似地蹦上了楼:“阿弥,去我家吃饭。”

    见到屋里除了阿弥还有个女人,唐果就变得像个普通的小孩子那样,怯怯地挪到阿弥旁边,好奇的打量着叶知秋。

    “阿弥,这个漂亮的大姐姐是谁啊?”

    听了唐果的话,阿弥心里喜滋滋的,她早就感觉出来了,叶知秋是个很好看的人,又好看,又温柔。

    叶知秋遇到这么小的孩子管她叫大姐姐,立马有种回到十八的喜悦感,脸上露出亲切的笑容,冲唐果招了下手:“我叫叶知秋,你叫什么名字?过来姐姐这里有好吃的。”

    叶知秋家里时常会招待客人,今天打扮好要出门的时候,她见桌子上放着些小零食,便随手装了些在包包里打算给阿弥的。想想也知道,阿弥那样的孩子,应该受了不少苦,会喜欢这些东西的吧。

    不过要不是见了唐果,叶知秋确实差点忘记包包里的零食。

    阿弥就坐在叶知秋旁边,听到唐果从她面前绕到了叶知秋面前,她心里没来由的一紧,总觉得叶知秋下一秒就会和唐果说,我的名字是一叶知秋的意思哦。

    阿弥伸手将唐果扯回自己旁边:“你回去吧,我要请知秋出去吃饭,不去你家了。”

    “可是我奶奶也在等你呢,她说想和你说话,说是你外婆有话要转告。”唐果又跑回叶知秋面前,从她手心里捏过两块巧克力,歪头笑了下:“谢谢大姐姐。”

    即然是有话要转告,那就是一定要去了。叶知秋想着这就回去:“和你外婆有关的话,你还是去吧,吃饭的事情改天好吗?”

    “没关系,大姐姐也去吧,我爸做了很多菜。”唐果嘴里吃着香香的巧克力,进屋时的怯意全被零食收买了,大方方的来邀请叶知秋。

    非亲非故的,叶知秋觉得这样不好,和唐果说着谢谢,收拾了包包,把里的边零食都拿了出来,分一些给唐果,再余了些放在床头的桌子上与阿弥说:“放了些糖在桌子上,你到时候记得吃些。”

    阿弥不确定叶知秋这一离开,她们什么时候才会再见。

    “唐叔做菜很好吃呢,他人也很好,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吧。”阿弥站起来,快步跟上叶知秋要离开的脚步声。

    叶知秋还是觉得不妥,没有理由去不相干的人家里吃饭,她还是得走。

    阿弥有些急了,伸手就拉住叶知秋:“去吧,去吧,上次那个坏人的赔偿书那些都在唐叔那里,你帮我看看也好啊。我一个瞎子什么都不懂,也不明白,你帮我看看吧。”

    “求你了。”阿弥抱上了叶知秋的胳膊手不肯放,后来觉得这样有些太小孩子,就把手放下来,捏了捏叶知秋的手心:“可以吗?知秋?”

    叶知秋这才意识到,阿弥似乎一直没怎么用姐字来称呼她,都是直接叫她的名字。

    “那好吧,我去帮你确认下。”想必最近阿弥都有接收到很多方的资料,她看不到也没有办法,只能让别人代劳。

    叶知秋不确定这个唐叔是否真的有阿弥说的那么可靠,便想着前往帮她确认下也是好的,以免阿弥受了别人的欺负。

    阿弥手里拿着盲杖走在叶知秋旁边信心满满,为了表示她并没有那么没用,她每走一段都要给叶知秋讲一讲:“这里有一个垃圾角,很脏,要往外边走些,再前边的那家店里会有豆芽和豆腐卖,他们家的豆浆很好喝。”

    叶知秋顺着阿弥的介绍,一家家店铺看过去了,其实有些店铺已经在不经意间改换了门牌和名字,和阿弥说的会有些出入。

    不过看着阿弥这么开心的样子,叶知秋并没有点破,反倒不时点头附应:“阿弥真了不起。”

    叶知秋打从心底里承认,阿弥确实已经很了不起了。面对无尽的黑暗和生活的苦难,仍能保持乐观努力克服的这种勇气并不是谁都有的。

    唐果见叶知秋要去她家里,开心得不得了,跑在前边叽叽喳喳的讲个不停:“经常都会有阿姨来我家吃饭,我爸老说不喜欢她们,大姐姐这么漂亮,我爸肯定会喜欢的。”

    唐果问叶知秋:“大姐姐,你结婚了吗?”

    阿弥脚下踉跄了下,差点摔倒:“唐果,知秋和那些去你家的阿姨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唐果不离不弃,仍旧满怀期待地望着叶知秋。

    叶知秋伸手扶住失了分寸的阿弥:“你慢点。”

    经唐果这般一问,叶知秋算是明白过来了。原来唐果是想着把她当作爸爸的相亲对象领回家里。

    果然别人家的话不能轻易吃。

    叶知秋正觉得进退两难之际,唐果已然飞奔进了街尾最后那栋小楼里,大叫着爸爸:“阿弥来了,还有一个漂亮的大姐姐,你快来看。”

    唐叔还穿着个围手里端着尾鱼,大汗淋漓地从屋围边的小厨房出来往前屋里走,头也不回:“赶紧收拾碗筷,就开饭了。”

    阿弥怕叶知秋走掉,暗中紧紧捏着她的裙子:“没关系的,一起吃饭吧。”

    外婆平时早出晚归,中午很少回家,都是用盒子装点剩饭菜就出门过一天,不然就是在外边买两大馒头顶着。所以阿弥白天的时候经常出来街上走动,也时常在唐叔家里吃饭,丝毫没有见外的意思。

    唐果并不理会老爸的话,硬生生将唐叔拽了出来:“你看,就是这个大姐姐,她叫叶知秋。”

    唐叔见了叶知秋,先是愣了下,然后呆呆地看了眼阿弥,嘴巴张了张,老半天没说出话来。

    “她就是叶医生,我和你说过的。”阿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心里也有些慌,即怕唐叔不欢迎叶知秋,又害怕唐叔喜欢叶知秋。

    叶知秋冲唐叔点了点头:“阿弥说,她那些资料都在你这里,让我帮她看看。”

    唐叔这才缓过神来,手在围裙上抹了又抹,往边上让开:“哦哦好。”

    说完后,唐叔又想到厨房里的菜的事情,赶紧往里头跑,跑两步又停下来,往前屋方向指了指:“吃饭,先吃饭。”

    唐果跟过来厨房搬碗,笑嘻嘻的:“爸,大姐姐没结婚呢,好看不,喜不喜欢。”

    唐叔翻炒着锅里的青菜冲唐果挥挥手:“胡闹,人家大姐姐可看不上你老爸这样的。”

    好看是好看,可跟个明星似的,看着让人有些不敢靠近。

    阿弥拉着叶知秋进了屋里,硬是拉着叶知秋在她近旁坐了下来:“唐叔做的菜特别好吃,真的。”

    叶知秋看了一圈屋子。她开始有些怀疑,这条街上的人是不是都喜欢把垃圾堆在一楼。唐叔家的一楼摆满了七七八的线圈,拆了一半的电视机,各种机电工具。

    在这种地方吃饭……还真是特别。

    唐果的奶奶年纪也很大了,不过比起阿弥外婆,肤色和皱纹看上去都稍显得精神年轻些。一见了叶知秋,也是眉开眼笑:“这姑娘长得真好看,今天多大了?我们家唐义今年三十三岁,是个老实本份人,靠自个手艺养活自个。”

    叶知秋万是没想到会被突然相亲。

    “奶奶,你不是有话要和我说吗?”阿弥心里已然有些不开心了,唐果怎么可以这样,见了人就想带回家给她爸当老婆。

    唐果奶奶这才叹了口气,提起了阿弥外婆。

    “你外婆和我认识这么多年,可也没在一起好好谈过几次心。”唐果奶奶坐在有些破旧的轮椅上,眼睛望向灰尘弥漫的大街,似在里头,瞧见了弓着身子四处走动的阿弥外婆般,慢慢讲起了诸多往事。

    这其中也提到了阿弥的身世。

    外婆以前是嫁过人的,当时家里穷得发疯,外婆嫁的男人又偏生好吃懒做,在外边胡吃海喝,醉了回家就是拳打脚踢。

    外婆怀过好几个孩子,其中前两胎都是因为两口子打架给打没的。

    后来外婆千防万防总算是把孩子顺利生下来了,可家里总缺粮少米,要啥没啥,外婆身子又不好,没有奶水,生了几次孩子都因为各种原因夭折了。

    最大的孩子带到六岁,外婆宠得不行,对他百的般呵护,可孩子身子就是很虚弱,经常生病。那个时候医院很少,城市道路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孩子突然发烧,外婆半夜冒雨带着孩子去几分里远的地方看医生。

    孩子还是没有保住。

    外婆大概是那个时候就疯了,她跑回家里第一件事情就是拿刀砍向了屋里那个喝和酩酊大醉的丈夫。

    还没有阿弥以前,外婆的人生是在狱中度过的。当时警察问过外婆,为什么会这么生气。

    外婆没多说别的,当年的外婆也是一副好性子,说话的时候,稳稳当当:“要是他没有把我的脚打残,我就可以走得快一些了,走得快一些,我的宝儿可能不会在路上就病死了。”

    巧的正是外婆出狱那天,路过长勺街尾就遇到了阿弥。

    初冬边,天刚露晓,长勺街尾的桥头响起了婴儿的哭声。

    箱子里写着孩子出生日期,也写明了留了钱,那些钱也不知道被哪个过路的拿走了。阿弥的外婆当时已经快六十岁,佝偻着身子站在箱子边盯着阿弥看了很久。

    那个年头,个个都是勒紧了裤腰带过日子,谁也没那个本事往家里捡个女娃娃回去养,尤其是娃娃看起来身子又虚得很,瘦瘦小小的,带不带得活还是个事儿。

    外婆看了挺久,便空着手回家了。

    直到晚上时,又去了桥头盯着阿弥看了一宿,在第二天光破晓的时候,外婆抱着箱子,拐着一条瘸腿走回了破落的家里。

    外婆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成为长勺街的疯子和泼妇。

    外婆年轻的时候,家里给她算过命,说她命硬得很,没有子孙命。所以才让阿弥管她叫外婆,故意淡化亲属关系。还给阿弥算过命,说小孩要贱养,不然也会像前边那个孩子那样夭折。

    所以外婆总是要凶凶的啊,生怕自个的好转眼就变成了坏。

    “前段时间,你外婆突然来找了我,她说她已经不中用了,不过已经想着给你赚好了以后过生活的钱。”唐果奶奶说得一双眼里满是泪光,拿着手绢抹了好几回:“她说,你该受的苦,她帮你受了大部份,你也跟着她受够了罪,以后你得活得体体面面,风风光光的,她让你该吃吃,该喝喝,钱都给你留下了,她说,你不要像她一样,出去捡垃圾,她说,她养你不是为了让你受这种苦的。”

    这一顿饭吃得很不是滋味。

    饭后,唐叔拿着一个文件袋过来,递到叶知秋面前:“都在这里了,阿弥签了个委托书给我,关于这些事情,都是我代确认的。你看看有没有问题。”

    叶知秋接过资料,大致看了下,里边账目进出,账号那些都写着成阿弥,数额也很清晰。

    可以感受到,唐果一家人都挺好的,这个唐通人还不错。叶知秋抬头看了眼面前老实的汉子,笑了下:“没有问题,阿弥能遇到您这样的好人,真是幸运。”

    再一转首,叶知秋发现旁边空空的,阿弥不知去向。她赶紧站起身来往外边走。

    叶知秋在长勺街尾的桥头看见了柱着盲杖的阿弥。

    桥头边有棵大榕树,树丛间的知了大声地叫嚣着,阳光挣扎着穿过密集的叶子,星星点点地落在阿弥白色的t恤衫上,眼间白色的纱带上,形成一层浅淡的光斑。

    就像一个有些失落的天使般。

    叶知秋慢慢走近阿弥旁边,静静地陪她听着树上的知了大叫不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