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6特殊守护
    医院里每天人来人往,急诊室里更是如此。

    叶知秋每天都很忙碌,忙起来能记得的事情也大致差不多,以至于安排休假的事情时,才想起来阿弥的事情。

    她找相关科室的人问了下才得知,阿弥外婆在昨天的时候就被接走了,和一个三十来岁的男人,估计是家里什么亲戚吧。

    叶知秋哦了声,点点头:“事情解决了就好。”

    叶知秋忽然想起来,她与阿弥,其实也不过是医生跟病人家属的关系,只是碰巧发生的事情会比较曲折而已。

    估计阿弥也是这般想的,不然怎么来了医院,也不同她说一声呢。

    叶知秋不知道,其实昨天阿弥来找了她两回,每回她都在手术室里,每回阿弥都等了好久,最后怅然离开。

    外婆的后事都是唐叔帮忙料理的。大大小小的费用,花去了不少钱,也都是唐叔垫付的。阿弥找到外婆前些天给她的一个铁盒子,打开里边摸到一圈钱,还有两张卡。

    外婆总说外边坏人多,会有小偷,前几天突然把盒子交给阿弥,让阿弥要好好保管。没想到也就这么几天外婆就出了事情。

    阿弥把盒子拿给唐叔看:“唐叔,花了多少钱,我给你。”

    外婆说过,不能平白得人的好处,只要有手有脚,捡垃圾也比靠着别人活得自在,所以她才总骂阿弥是个吃闲饭的。

    唐叔接过来看到盒子里有两张卡,还有厚厚一圈绑着的大额现金。他嘴长了长,拒绝的话吞了回去。

    唐叔对阿弥一直很好,可他一个男人得养家,家里有老有小,老的有病,小的要上学,他收入又很一般。犹豫了下还是如数从那圈钞票里拿了他该拿的。

    唐叔拿起那两张卡片看了看:“这卡片上有字。”

    是两行数字都是六位数。一个是阿弥的生日,一个是一字开头的数字。

    唐叔吃惊不小:“阿弥,你现在有钱了,一张八万,一张卡五万。十三万多。”

    阿弥愣了会。她九岁的时候就瞎了,对钱还没有太多概念,不过她知道,但凡是到了万字眼上,便是很多的意思。

    阿弥有些难受,慢慢想起外婆最近各种反常。

    外婆最近捡起的垃圾越来越少,外婆最近总和废品站的人吵架,说钱给少了,废品站的人骂外婆说,你怎么变得和你家那个孙女一样瞎。最近外婆还总是摸不准门框,在家里也会撞到桌椅摔跤。

    “车祸的赔偿金街道办会帮你留意。”唐叔拍了拍阿弥的肩膀:“以后安生过日子吧,你外婆早就给你想好了路。”

    阿弥不知道十三万是什么概念,她只知道外婆有时候去市里,十公里的路来回都用走,不仅可以省公交车钱,还可以沿路把大麻袋给填满。

    外婆在很久以前说过,养你这个吃白饭的,二十几万估计都不够。

    阿弥将盒子和卡都收了起来:“唐叔,我累了,想休息,你先回去吧。”

    唐叔走后,阿弥又蹲到了外婆的床上,抱着铁盒子有些无措。要是换了以前,外婆看见她哭,准要骂她一顿。

    “哭哭哭,哭有什么用,浪费纸,还丑得吓人。”

    头一次,阿弥很想外婆快回来骂她。

    叶知秋心里还是有些过意不去,本来她还打算帮着阿弥处理外婆的事情,顺便把外婆在手术台上说的最后那句话转告声。

    正好赶上休假,她也就没再安排其它事情,特地腾了时间来看看阿弥怎么样了。

    风雨天后的长勺街恢复了一如即往的凌乱和灰尘朴朴。

    叶知秋的白色奔驰车在街上走得很慢,吸引了许多街坊的注意,毕竟这种三轮车占道的地界上,难得见到一辆这么高档的车。

    街坊们注视着车子慢慢停在了阿弥家楼前,都纷纷交头接耳起来。

    “疯婆子一死,这阿弥家真是大变样了,天天都来亲戚。”

    “有些也不是亲戚,人家警察是公事公办,还有那些弄保险的,还有一些是街道办做工作的,诺,刚刚来的不就是什么救助协会志愿者吗?”

    阿弥外婆的事情搞定后,长勺街比以往热闹了许多,毕竟长勺街最招人恨的人泼妇不仅死得传奇,也死得大快人心。

    外婆在的时候,谁也不敢来阿弥家里。

    外婆不在了,天天都有人来敲阿弥的门,阿弥学不来外婆那样凶巴巴的大嗓门,只能静静地坐在楼梯上听这些人说话,手里握着大铁棍。

    现在挤在阿弥家,帮着她收拾卫生的,擦桌子洗地板的是绿马甲的志愿者们,拒说是专门关怀失明人士的。

    阿弥不理解她们为什么不去工作,不去赚钱,反倒跑来她家里做事情,只想到外婆说过的,那些凭白对你好的人,肯定都是不怀好意的。

    “你一个人,看不见多不方便啊,你可以到福利院里去生活,我们有专门的合作机构,享受政府补贴,你在里边有人照顾,而且可以到盲人学校里去上学。”志愿者说得口干舌燥,半天都不见阿弥开口,累得几个人面面相视。

    叶知秋进门看到的便是几个小青年围着楼梯上小脸紧绷,手持铁棍的阿弥打转的情景。

    虽然这几个小青年都穿着志愿者马甲,可还是让叶知秋产生了不好的印象:“你们在干什么?”

    几个志愿者一齐回头,看着来人,不由得都往后退了步,露出些许紧张来。

    叶知秋平时在医院里都是素颜简装,首饰都不着一样,但休假的时候必定会好好打扮一番,务必让自己有着精致的状态。

    这会站在阿弥家门口的叶知秋穿一身浅蓝色绸纱v领连衣裙,裙边到膝盖上些许,微卷的长发披散身后,深棕的发面上轻泛着一层浅淡的酒红,发丝下边钻色的耳钉光衬得她五官越发精致。

    就像电视剧里走出来的富家千金似。

    叶知秋只是微一皱了下眉头,便让屋里的温度有些骤降:“你们这么多人,围着阿弥做什么?”

    对于一个失明的人来说,周边的陌生人越多,幽闭感就会越发明显。

    叶知秋凭着自身对心理学的浅层理解,感受着阿弥当前的心情,为此表示出对这几人志愿者的无知表示责备:“你们有没有好好接受培训,不知道这样会吓到她吗?”

    “还有,这屋里的东西,没有经过主人同意就移动,合适吗?你们知不知道,稍微把东西改一下位置,都会改变她形成了很久的记忆和习惯?”

    停了下,叶知秋方才觉得自己语调有些过于严肃了,她看了下阿弥,阿弥绷着的小脸蛋已然放松了许多,此刻仍旧坐在楼梯边,揪着她的裙边时不时地点头对她说的话表示赞同。

    叶知秋先把一屋子的志愿者赶了回去,环顾一圈屋子。说实话,这些志愿者做事倒挺走心,屋里边比先前两次来要干净了多,地上也不再有多余的垃圾。

    阿弥将铁棍放到了门后,露出一口小白牙,冲着叶知秋笑:“你真厉害,一下子就把他们赶跑了。”

    原来叶知秋的嘴巴也这么厉害,把人吓得一愣一愣的。可是叶知秋和外婆骂人不一样,即使是凶巴巴的,声音也很好听,让人觉得心安。

    “知秋,你看,我把外婆接回来了。”阿弥抬手全向了屋子中央的台子,那里放着外婆的黑白照。

    照片里的外婆比实际看起来年轻得多,穿了件黑色的立领装,眼眶微凹,嘴唇紧抿。在照片里也显得很是凶。

    阿弥平时在外人面前几乎都不怎么爱开口说话,外婆说了,祸从口出。可在叶知秋面前,阿弥说起话来却滔滔不绝。

    阿弥把这几天遇到的人和事都一一告诉叶知秋。

    “外婆知道她那天会死的,对不对。”说到这里,阿弥的情绪便低落了下来:“那天外婆还买了我最爱吃的烧鸡。”

    阿弥差点以为那只烧鸡是外婆从外边捡回来的,毕竟平时要过节的时候才会有这么好吃的东西。

    外婆死了的消息传到长勺街后,有些街坊到底还是前来表示了下慰问,其中就有卖烧腊的那家店主,她告诉阿弥,外婆走那天去她家里定了个大烧鸡,还交待了以后年节,记得给阿弥送烧鸡。

    其实阿弥外婆也没有那么疯,叶知秋第一次来阿弥家的时候就发现了。

    阿弥外婆宁愿睡在脏乱的一楼,把二楼留给阿弥,是不想弄乱阿弥的空间,给阿弥造成不便。阿弥外婆总逼着阿弥做这做那,总不许她出错,总对她很凶的理由只有一个。外婆知道,她不能陪着阿弥一辈子,外婆知道,以后,这个世界上会有更多人对阿弥冷语相向,她只是赶到在她们前面,让阿弥习惯这个世界的寒凉和可怕。

    外婆甚至还问过医生,她的眼角膜能不能换给阿弥。如果可以的话,可能早就离开阿弥了吧。

    “外婆是在乎你的,她很疼你。”叶知秋把手术室里听到的告诉阿弥:“外婆说她很对不起,是她太没用了。”

    这两天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又开始泛滥,阿弥很难受,仍旧想不明白:“她疼我,为什么不对我好一点呢。”

    为什么外婆不能像知秋这样温柔呢。

    叶知秋和阿弥一起坐在床边,她伸手拍了拍阿弥轻微耸动的肩膀,看着窗外有些刺目的阳光想了想。

    然后她说:“阿弥,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人,如果曾经饱受苦难就会变得不幸福,就会不懂得像追求幸福的人那样去生活。”

    一个人如果失去了幸福就再也不会感到幸福了。

    “外婆就是这样的人,她失去了对温暖的感知,所以无法变得像别人那样和蔼可亲。可即使是这样的外婆,也仍旧很努力的拼了命的,想要守护好阿弥的幸福感,希望阿弥可以坚强,勇敢的生活下去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