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5外婆的钱
    叶知秋是在被窝里醒来的。周边来来往往的人正以一种奇怪的神情看着她。地点还是医院的长廊里边,长椅也还是那把她每天上下班都会看见的那条长椅。所不同的是,她身上不仅盖了床被子,还枕了个枕头。

    叶知秋哭笑不得,对这些完全没有印象,她平时在长椅上打个盹是常有的事情,可这么夸张的睡像倒让她想起那些为了省钱的陪床家属。

    阿弥不知道从哪里折腾来个小板凳,就坐在长椅前,脑袋一下子侧向右边,一下子微微侧向左边,像极了一只敏感的猫咪,但凡有人往这边走近一些,她就伸把手张开,明显不让人靠近长椅。

    观察了小半天,叶知秋算是把事情研究了个大概,阿弥这是故意帮助她占着这个医院的免费‘床位’啊。

    叶知秋抬手捂住眼睛静了一小会,说不上来是想笑还是觉得窘迫。

    被子和枕头很明显都是值班室的。阿弥眼睛虽然不好使,不过医院里的小护士很多都认识叶知秋,见阿弥守宝贝似的守着叶知秋,便很配合地送了阿弥一床被子与枕头。

    阿弥愣是凭着自己轻手轻脚的本事,扶着叶知秋在长椅上睡倒,还给她盖了被子。

    叶知秋起身整理好被子枕头交回了值班室,夜班准备回家的小护士见了叶知秋,嘻嘻哈哈地把手机举过来:“你这个小病人倒蛮体贴的,把你从坐姿扶到躺姿花了半个多小时,愣是一点不急。”

    视频里阿弥轻手轻脚,跟画面定格似的,每个轻微的动作都要花上好一会的时间。叶知秋看了视频,更觉得发囧:“别闹啊,这种丢人的视频赶紧给我删除了,不许外传。”

    就是觉得丢人,太糗了,被一个看不见的小妹妹照顾。

    叶知秋赶着回家换衣服,她先把阿弥送回家:“回家先好好休息,然后再处理外婆的事情。”

    阿弥早就困得不行,叶知秋一走,她便一头栽在床上睡了过去。

    睡醒过来的时候,阿弥便有些慌张。她不记得现在是几点钟。以前的时候,每天早上她都会在六点钟的时候醒,晚上九点钟就睡觉。床头的闹钟整点会报一次时,但知道时间,也不一定知道现在是白天还是黑夜。尤其在这种雨天,毕竟雨天街上走动的人本身就少。

    即使没有赶上报时,阿弥也可以通过外婆出门和回家的时间来推断白天黑夜。

    外婆再也不会回来了。阿弥想到这里眼眶又不免有些泛湿,她想起外婆的样子,外婆头发有些发灰,总是扎成一个小团翘在脑勺后边。

    外婆的一条腿有些瘸,据说是很久以前,被男人打的,打伤了脚踝,骨头裂了,外婆没钱治,只能靠吃止疼药来止疼,硬挺了个把月后便慢慢不疼了,可是自此便落下了腿疾,成了个瘸子。

    外婆从来都不说这些事情,阿弥是从唐果那里听来的。唐果是街头边的小孩子,时常会来和阿弥玩,顺便在阿弥家的垃圾里翻点玩具。

    唐果是从唐叔那里听来的,唐叔又是是从他妈妈辈地里听来的。

    唐叔一家人都很好。阿弥想来想去,外婆的事情,只能让唐叔帮忙了。外婆以前的时候,有事情也会找唐叔他们帮忙,比如修修电视机,或者洗衣机这种事情。

    唐叔家住在长勺街街尾,阿弥走过去需要走一千三百多步。

    上了街阿弥听见远处有人说话,偶尔有人涉水走过,她便知道现在应该是白天。  她打着伞支着盲杖,还穿了雨鞋,小心地走在积水的路上,数着步子前进。

    从阿弥家走九百五十步左右会有个路口,路边有个很小的阿福小超市,门口会有个冰箱。阿弥找顺着冰箱就能摸进门内。

    超市的收银叫余千欢,是阿弥最好的朋友。

    闲的时候,千欢总是趴在烟柜上看偶像剧,听见阿弥叫她,便一下子跑出来端端正正说了:“这呢,这呢,两百公斤的好友余千欢已经到达你面前。”

    千欢和阿弥差不多年纪,都是小时候的好玩伴,后来阿弥虽然看不见了,可千欢也还是坚持和她做朋友。

    每次两个人见面都会嘻嘻哈哈的,主要是千欢讲那些她觉得好笑的事情,或者看到的电视剧。阿弥虽然总也听不懂,不过她觉得千欢觉得好笑,那便是好笑的。

    今天不一样,阿弥觉得很不开心,所以想和千欢说话。

    “外婆昨天晚上出去做坏事,结果进了医院,回不来了。”阿弥当然也知道外婆大雨天跑出去是为了什么。

    长勺街每个人都知道,千欢也知道,她们暗地里,都管那叫做坏事。

    听到阿弥这样说,千欢立时便明白外婆回不来是什么意思,她和阿弥一样大,可是她上过学,知道的更多,看到的也更多。虽然比起外边的人,她知道的那些东西都不值一提,可是在阿弥面前,她就是个强大的存在。

    “千欢,我不知道要怎么办。知秋说不能让外婆留在医院里。”可是知秋要去上班,知秋还有她自己的家要回,好像住得很远。

    昨天护士说叶知秋每天上班很幸苦,要给很多病人做手术,中途都没什么休息,所以才会靠着椅子就睡得那么沉。

    这就是为什么阿弥清早的时候,没有再提到外婆事情。

    可是总不能不管外婆啊。阿弥想起来,外婆以前总说她是没用的,是吃白饭的。到今天,阿弥忽然便觉得,自己还是有点用的,至少还能将外婆接回来,不让她呆在医院里受苦。

    “要火化啊,还有啊,阿弥,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千欢想的事情和阿弥不一样,在她看来,那么凶的外婆没了就没了,虽然听起来难免有些小伤心,不过也没什么了不起。

    “你外婆都是出了名爱圈钱的疯婆子,她肯定存了好多钱,你回家找找存折这些东西。然后想想怎么把钱弄成你的吧。”

    阿弥愣了下:“外婆的钱吗?”

    “以后就是你的了,你家的房子也是你,什么都是你的,还有,撞死你外婆的那个人要赔钱,也是你的。”千欢一样一样地帮阿弥算计着:“不然,你外婆接回来,要火化啊,还要埋都是要花钱的,所以你得先把钱弄到手。”

    千欢也觉得这事儿得找唐果她爸帮忙。

    唐果爸爸唐勇是个修理工,负责长勺街这一带人的家电维修,土生土长的本街人,三十来岁的中年男人。

    听到阿弥说外婆没了时,他啊了声,不知道是该恭喜阿弥还是劝她节哀。最后挣扎了下,只说:“没事,以后叔帮衬你。”

    “唐叔,我想先把外婆接回来。”阿弥说:“她不在,我总觉得房子里空落落的,好奇怪。”

    唐勇看着已长成大姑娘的阿弥,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重重地点了下头:“诶好,叔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