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没用的外婆
    宣城一进入夏季,首先要面对的便是狂风暴雨,而省立医院一到这种大雨倾城的时候亦是人满为患,其中以急诊部为最。

    每逢暴雨天气,急诊接待案例中,交通伤亡占比最大,今年也不例外。

    “嘀……………………。”

    刺耳的声音撕着手术室里每个人耳膜,主刀医生,实习助手,几个护士都同时顿了顿不约而同地望向病人。

    手术台上的病人头发花白,额际,胸部,腰腹都有创口,送来时候希望已然不大。作为医护人员,谁都希望与死神博一把,只是难免有回天无力的时候。

    叶知秋静静地放下染满鲜血的手术刀,拿了旁边的消毒棉将老人面孔上的血迹一点一点地擦干。

    从方才老人送过来的时候,她便总觉得眼熟,手术台上,老人咽气前,又再轻轻呢喃了声:“阿弥,没用的外婆先走了。”

    正是这么句话,让叶知秋想起三年前的往事。

    同样是一个台风夜,刚毕业的叶知秋才进省立医院实习不久,每天开车上下班都会经过先峰路,本身她也是刚开车没多长时间,并不是很娴熟,加上正赶在风口上,视线不清,一个不留神便撞到了手术台上的这位老人家。

    赔了钱后,叶知秋才从旁人的提醒中了解到这个老人家是个碰瓷专业户,没事就在先峰路上晃荡。后来,叶知秋路过先峰路上还远远看见过她几次。

    公路改建完工后,叶知秋便再没有走过那边。没想到三年过去,老人家还是碰到了她手里,看痕迹,司机明显是来不及刹车,干脆直踩了油门,以免后期麻烦事儿多。

    叶知秋摘下手套,帮老人家将头发捋了捋叹口气,然后抬头平静地与手术室里的同事们道了声辛苦便往外边走。

    在手术室门外等着的有负责这次事故的警察还有肇事者以及保险业务员。

    肇事者是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穿得斯文得体,戴副黑框眼镜,一看见叶知秋,人便从椅子上弹了起来,满脸关切:“老太太人怎么样了?”

    叶知秋瞥了他一眼,抿了抿唇,转而对旁边的警察道:“死亡时间,晚八点三十七分。”

    肇事司机听后,如释重负,摊坐在椅子上和旁边保险业务员低声商议着赔偿事宜。

    负责处理这次事故的警员姓周,三十来岁,常驻先峰路一带,管着几个零落的街区,经手的事儿来来去去也是那么几件,对那些特殊居民,心里也有点数。

    周警员听了叶知秋的话后,并没有太大的反应,只是哦了声,点点头,低头在公文本上作笔录,接着又摇了摇头:“这老太太,碰瓷碰了这几年,总算是栽了。”

    “通知家属了吗?”叶知秋问。

    周警员嗯了声:“老太太手机里存着号码呢,家里有个孙女,姓成,成阿弥。”

    说到这里,周警员收起记事本,坐到了肇事司机旁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你这一撞,差不多也算是一尸两命。”

    肇事司机听了这话,额际便又渗了层水珠出来,瞪大眼睛,难以置信:“不能吧,周警官,这老太太这么大岁数了,肚子里还能有个孩子?”

    “想什么呢。”周警员一脸无奈:“这老太太无依无靠,就只有一个捡来的孙女,孙女前几年瞎了。”

    叶知秋今天接了**台大手术,双手有些发软,这会也到了下班的点,实在是没有了力气,便在周警员旁边的长椅上坐下来休息会。口罩也懒得摘,就松松地拢拉在左边的耳朵上,宽松的手术服显得她欲发的清瘦。

    周警员还在旁边和肇事司机说明情况:“人孙女今年虽然十七岁了,可眼睛看不见,和三岁小孩有什么不同。三岁小孩饿疯了还会刨垃圾桶,一个瞎子,出去找吃的,不掉臭水沟了,估计也给人家欺负。所以你把老太太给撞没了,就等于给这女孩断了口粮。”

    “还别说,小姑娘长得挺俊。”周警员说完便在衣兜里掏了掏,不一会往嘴里塞了根烟。

    叶知秋休息归休息,眼睛却一直呆呆地望着对面的白色的墙,墙上有一抹血渍,好像是刚才阿弥外婆手突然伸起来碰的。

    见周警员还在找打火机,叶知秋淡淡地插了句嘴:“禁止吸烟。”

    肇事司机也在旁边小声和周警员陪笑:“可不是,不能吸烟,不能吸烟。”

    “我这不是还有保险呢嘛,该赔多少赔多少。”肇事司机并不慌张,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自然也考虑不到老太太孙女的困难。

    倒是旁边的保险专员言语里略带同情:“她要是自个再买个意外险就赚了。就她这个年纪,自个倒公路上撞的,赔偿金算下来没多少,养不活她孙女这一辈子。”

    提到孙女这一话,保险专员,忽然咦了声:“老太太死了,眼角膜可以损给她孙女吧,电视剧里不、不都这么演吗?瞎了就搞个移植啥的。”

    叶知秋满脸倦容,斜了眼正为自个小聪明得意的保险专员,再旁边周警员和肇事司机都一脸好奇地望着她。

    “老太太找过我们眼科的主任了,早几年她就来问过捐赠的事情,她自身是个白内障患者,这两年都严重到看不清东西。”

    叶知秋强打着精神,站起身子,盯着正襟而坐的肇事司机,言语冷漠:“不然你以为碰瓷能往你车轮底下钻?”

    三个男人相互交流了下眼神,周警员似懂非懂地哦了声:“老太太原来有想过把眼睛给孙女哦。”

    其他两个人被一身手术服的叶知秋瞪得有些揣揣不安,都自觉地转开了眼神,手摸着膝盖不敢再瞎猜瞎聊。

    叶知秋重新看了眼手里的单子,她也得和这些人在这里等家属来签字,确认手术经过以及结果。她看了眼周警员:“家属什么时候会到?”

    “我同事会去接她,应该很快就到。”周警员低头看了眼时间:“估计再有个十几分钟就好。”

    按理说,这会本来应该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