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像我这种下三滥(3)
    林宜忍住翻白眼的冲动,脸色平静地道,“我只是很奇怪,战无不胜的应寒年书房里怎么连一本管理类的书都找不到,虽然你说读死书没用,但也不至于一本书都没有吧。”

    她甚至还以为能找到他一些商务手记之类,结果……简直大开眼界。

    闻言,应寒年跟听到一个笑话似的笑起来,“你该不会以为我是看了那些书才有今天吧?”

    “……”

    都是学后而得,他都不用学么?

    林宜不解地看着他。

    “那你是不是还觉得我应该是什么麻省、剑桥毕业的?”应寒年再一次反问,看她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天真的稚童,“大小姐,我出生低贱,小时候都忙着跟野狗抢吃的了,哪来钱去上学。”

    林宜怔怔地看着他,又一次想到上一世听到的那些传言,“那你……”

    是怎么一步步走到今天,有今天这一切的?

    应寒年低眸看着她,知道她在想什么,双手按住她,一双眼中慢慢敛起阴森的光泽,嗓音低沉幽冷,一字一字吐着寒气,“不要对我这么好奇,因为知道我故事的人都会被杀害,还会死得很惨。”

    被杀害?

    他到底有什么故事。

    林宜目光一怔,错愕地凝视着他漆黑的双眼。

    难道他的故事和势力庞大的牧氏家族有什么关系?

    应寒年幽幽地盯着她,忽然嘴角一咧,低低地笑起来, “不是吧,小团团,这你也信?”

    “……”

    骗人的?

    林宜无语,想拿本《春宫集》砸他脑上,“你这人,不知道你说的哪句话是真是假。”

    一身的旁门左道,邪门透了,令人完全猜不透。

    林宜推开他想走,又被他拉回去,他取下头上的毛巾一把盖到她的头上,“我的小团团,你的疑问太多了,我们还是做点别的比较有意义。”

    林宜立刻抬起手,掌心挡住他靠过来的嘴,说道,“应寒年,白日宣淫对身体不好。”

    “是么?”应寒年在她手心里亲了一下,眸子幽深轻佻,“早上才跑了步,对身体好,做一次对身体不好的话,正好抵消。”

    “……”

    这也可以抵消?

    林宜听得匪夷所思,应寒年已经一把将她横抱而起,林宜还想拒绝,就听到他道,“我等下有事出去,今晚可能不回来。”

    出去?不回来?

    很好。

    林宜瞬间安静下来,双手勾上他的脖子,一双眼清明地看向他,“那你记得走之前回答我在晨跑时的问题。”

    她算得清楚,他在她身上得到什么,她就必须拿回些什么。

    应寒年不满地低眸瞥她一眼,顺手从书架上拿下一本18禁图册,低沉道,“我还是教教你什么叫高难度动作吧,团团,做女人可不能像你这么没情趣。”

    “……”

    滚。

    林宜在心里骂,人被他抱着离开,很快,应寒年的唇压了下来,他的吻就远伴随着淡淡的烟草味。

    ……

    下午的半山别墅十分宁静,山中静得听不出一丁点声音。

    别墅说大不大,傍山而建,西式风格,只住着应寒年和姜祈星两个人,连固定的佣人都没有,只请了钟点工按时过来打扫。

    这下两个人出去后,林宜一个人呆在别墅中就更静了,连只鸟飞过窗边她都能清楚地听到脆耳的叫声。

    她坐在窗前的摇椅上看书,温和的阳光透过窗玻璃落在她身上,她散着一头长发,不若平时上班时那么绷着自己,状态休闲肆意。

    她本想向应寒年借些他替人做过的商战案例看看,结果这男人丢了一本《孙子兵法》给她,还说自己当初就是看这本书自学成才。

    当她是三岁无知孩子么?拿这么可笑的话诓她。

    还不是怕把他那些案例拿出来,让她发现他做事机关算尽、赶尽杀绝,其实她不看也知道,他能百战不败,没点龌龊不能为人知的手段怎么行呢。

    其实,她的立场摆得很明确,她无意管他是什么样的人,有多少的龌龊腌臜,只想从他身上学到一些自身空白的。

    但,他防着她。

    想想也是,他们两个人虽然有了男女之间最亲密的关系,可事实上也没那么亲密,他是要防着些的。

    呆在别墅里太无聊,林宜只能又捧起《孙子兵法》慢慢看,一页一页翻过去,静静地度过在这山里的漫漫时间……

    直至深夜。

    被《孙子兵法》磨了大半天脑子的林宜坐到厅里,搜罗一堆零食坐到沙发上,打开电视机看综艺,继续熬时间。

    白天睡久了,导致晚上就没法睡。

    综艺中嬉笑怒骂,主持人的笑声震荡在整个厅里。

    林宜一边往嘴里塞薯片,一边拿出手机打开分店的后台查看,今天的生意额下跌了一些,她不在,不知道店里那些人有没有认真工作。

    手机忽然在她手里震个不停。

    是应寒年。

    林宜的手按在关机键上停了很久,最终还是接通电话,将手机放到耳边,咬着薯片含糊不清地道,“喂?”

    手机里传来人声鼎沸、嘈杂不堪的声响,似还伴随着汽车引擎声,吵得林宜一句都听不清。

    他这是在哪呢?

    林宜被吵得耳膜疼,便道,“你那边太吵了,我听不清楚,发信息吧。”

    说完,她就挂电话,模模糊糊听到应寒年的一句吼,“我让祈星来接你!”

    接她?

    大半夜的要她去哪?

    挂掉电话,林宜继续吃零食,不一会儿,就听到大门被用力拍打的声音,声响剧烈如疯狗扑门。

    门被她反锁了。

    林宜起身,前去开门,姜祈星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寒哥叫我接你。”

    “去哪?”林宜不解地问。

    “到了你就知道。”姜祈星一把夺过她手中的薯片袋扔到地上,“现在就走。”

    “……”

    林宜无语地低头,看着洒了一地的薯片。

    应寒年、姜祈星,一个邪、一个冷,都是不知礼貌为何物的人,她再一次后悔自己为什么要留下来住。

    林宜被接上车,还没系上安全带,姜祈星一个油门就往死踩,她整个人差点扑出去。

    她稳住身形,抬起脸往前面望去,外面已经是一片漆黑,只剩下车的灯光照着公路。

    那不是下山的路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