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像我这种下三滥(1)
    林宜没有上前,就这么站在他的身后远一些。

    她有一点点畏高,站远了看不到底下就没事,要像他那样,她的心能跳出来。

    他家那个底下就是悬崖的阳台,她靠近看一眼都怕被悬崖拉下去。

    远方,太阳缓缓升起,柔和的光芒洒遍整个天空,将雾气都蒙上一层殷红,起起伏伏,日出的过程仿佛一片落彩霞光由远及近地包裹过来……

    真美。

    林宜被眼前的画面惊艳,上一世,她只知道和其她的千金小姐比谁的包更稀有,比谁更漂亮;这一世,她只知道要出人头地,要守住家人。

    两世,竟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景致。

    就是有点可惜,会是和应寒年这样一个男人一起观赏。

    林宜暗暗想着,忽听应寒年问道,“是不是很美?”

    “嗯。”

    她诚实地点头。

    “给我跳个舞吧。”应寒年头也不回地道,始终拿背对着她。

    闻言,林宜下意识地拒绝,“不了。”

    “为什么?”

    应寒年回头看她,英俊的脸庞没什么表情,一双眼漆黑幽深地盯着她。

    林宜转了转眼珠子,微微一笑,道,“这边都没一块平整的地方,我怕一个不慎会掉下去。”

    这话自然是假的,练舞的人通常平衡能力都不错,绳上都可以舞,又怎么会在乎一点石子。

    应寒年定定地看着她,像是看穿一般,嗤笑一声,“团团,我早告诉过你,别在我面前撒谎。”

    “……”

    林宜哑然。

    “和我说实话,我就考虑一下要不要告诉你怎么打响一家招牌。”应寒年利诱着她。

    那她就不客气了。

    林宜在他身旁站定,淡淡地道,“应先生,我不是针对你,而是你并非真心欣赏舞蹈,又为什么非让我跳呢?”

    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要求她跳舞了。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真心欣赏?”应寒年反问,一条腿几乎迈出悬崖边。

    林宜低头看向他,直截了当地拆穿他,“你敢说你每次看我跳舞的时候,不是想着怎么把我推到床上?”

    他眼中的那种掠夺感和侵略性每次都看得她头皮发麻。

    应寒年没想到她是这样一个答案,愣了几秒,随后笑起来,笑得止都止不住似的,似嘲非嘲,“对,没错,像我这种下三滥天生只想着怎么推女人上床。”

    “……”

    林宜怔在那里,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她竟看到他的眼中有水光闪过。

    身后传来草叶被踏的声音。

    林宜回过头,就见姜祈星站在一棵树旁,目光复杂地看着应寒年,不知道在想什么。

    “寒哥,何总那边收了你的计划书,我把先头酬款拿回来了。”姜祈星向应寒年报告。

    “是么,走,点钱!”

    应寒年腾地跳起来,正过脸来时眼中哪还有什么水光,只有着游戏人间的放荡不羁,他抬起脚率先离开。

    林宜跟着要往前走,就被姜祈星冷冷地瞪了一眼。

    “林小姐,跟在寒哥身边最好学会什么话该讲,什么话不该讲,否则,寒哥放过你,我也不会让你好过。”说完,姜祈星调头就走。

    “……”

    林宜站在原地,冷笑一声,她这是被威胁了么?

    她说什么了?

    她说的哪一句话有错?

    应寒年懂什么是舞?

    林宜抬起腿往下走去,姜祈星是开车上来的,商务车的后备箱开着,里边放着满满的两排密码箱。

    不用说,都是一箱箱的钞票。

    应寒年不羁地站在车前,修长的手指在密码箱上慢吞吞地划过,尾指上的旧款银戒在慢慢升起的太阳下掠过一抹光泽。

    “又添一笔,寒哥,相信我们很快能达成目标。”姜祈星站在那里道。

    应寒年没有说话,伸手用力地盖上后备箱,一双漆黑的眼中有凌厉的杀意掠过。

    林宜远远地望着这一幕,在半山别墅住下来后,她才发现应寒年似乎比她所知道的要更神秘莫测。

    不过,这些统统与她无关。

    ……

    林家。

    林冠霆一夜未睡,昏昏沉沉地走下楼,差点滚下楼梯,他连忙按住一旁的雕花扶手,才稳住自己。

    “人呢,给我倒杯水。”

    林冠霆不耐烦地开口。

    有女佣听到,急忙倒了一杯水过来,林冠霆接过来喝一口,眉头拧得打结,满脸怒色,“怎么这么酸?”

    又酸又无香气,难喝死了。

    女佣慌乱地站在那里,低着头嗫呶道,“林先生,平时您早上的水都是安管家亲自准备,我只知道您早晨要喝一杯柠檬水,却不知道要加几滴柠檬汁,也不知道里边有没有添别的,要不我再去准备一杯?”

    安阑?

    林冠霆低眸看着手中的杯子,只见里边的柠檬汁还未完全散开,淡淡的颜色游曳在水里,令人毫无喝的**。

    “安阑在哪?”林冠霆脱口问道,问完才想到昨天安阑找过自己,在门口说林宜心情不好,她陪着出去两天散散心。

    散心。

    他也想散心,可林家这一摊子事谁来料理。

    走进厨房,只见没了安阑的帮衬,里边是乱成一团,厨师和女佣盯着菜单研究了半天,还琢磨不出到底要煮什么好。

    见状,林冠霆哪还有心情吃饭,掉头就走,又见有佣人端着盆绿萝往里走来。

    林冠霆看上许久,还记得前些日子,林宜端了盆绿萝放到他的书房里,说是绿萝长得好的话藤能攀出去很长,绕满窗,既能净化空气又能给书房加点绿色生机,让他在办公的时候能有个好心情。

    这段时日来,他多开心,公司稳定,家中和谐,女儿乖巧,结果一场寿宴什么都没了。

    林宜说是出去散心,但恐怕是被他的态度伤了心了。

    林冠霆叹一口气,他也是,明知道女儿的脾气受不得委屈,也不哄哄她,让她跑出了家门。

    肖氏夫妻的哭声忽然传来,一声比一声哀嚎,还在哭寿宴上被冤枉了。

    林冠霆没有强制性赶他们走,他们就都在家里留下来,此刻哭声在林家的别墅里传遍,听得他心下一阵烦。

    林冠霆抬起腿踹倒一个古董花瓶,花瓶碎出清脆刺耳的响声,他厉声吼道,“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心里清楚,把我女儿都逼走了还装什么?真当我什么都不知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