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1章 同居,他的生活(3)
    这么想着,林宜嘴上还是给足他面子,“你健康就好了,我现在只想睡觉。”

    说完,她就顺势往下倒去,应寒年又一把将她扯回来,看着她的小脑袋撞到自己的腰上,一头的长发乱糟糟的,眼睛睁都睁不开,和那次吃薯片一样有种莫名其妙的可爱。

    “啪啪。”

    应寒年往她脸上拍了两下,力道不轻。

    林宜直接被拍醒了,睁开眼睛错愕地看向他,只见应寒年皮笑肉不笑地凝视着她,手指在她的下巴上用力地捏了捏,“团团,我可是看你今天在牌桌上这么懂事给我挣足面子,才特地带你去跑步。”

    “……”

    林宜听出他话中满满的恶意,再看他阴森森的笑容,很是郁闷。

    她已经尽力去讨好他了,还能惹到他?早知道她该坚持去住酒店的。

    “起来!”

    应寒年抓住她的腋下,像抱个孩子一样将她抱起往外走去。

    ……

    这段时间来,林宜见惯凌晨四点的城市,却没见过凌晨的山。

    还未亮开的天空高远静谧,山峰峦叠,悬崖陡坡连绵起伏,白茫茫的雾笼罩着层叠岩石、青色树木,远远望去似云海般苍茫高阔,很是有些岁月静好的意思。

    空气凉飕飕的。

    林宜站在门口拉上衣服拉链,看向前面的男人。

    应寒年穿着一身深色系的运动服正在做拉伸运动,手长脚长的,背肌健而不硕,身材处处练得很匀衬,不像一个嗜烟嗜酒会有的。

    这背影看起来没那么讨厌。

    “走了!”

    应寒年回头看她一眼,声音的每个调都带着嚣张的口吻。

    这样看来,他的眉毛、眼睛、鼻子、嘴巴没一处不令人讨厌。

    “好。”

    林宜敷衍一笑,把小小的耳机塞进耳朵里,听着里边的声音向前慢跑起来。

    明明可以跑下山的路,应寒年却非沿着盘山公路往山上跑,步子轻盈,毫不废力,一出去就将她落下长长的一段路。

    林宜乐得自由自在,她贴着山壁边慢悠悠地小跑,眺望着远处的景色。

    重生后,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悠闲。

    想想,牺牲点睡眠时间也没什么。

    林宜转转脖子,继续往前慢跑,一转弯,就见到应寒年高大的身影停在那里等她。

    一见到她,应寒年连眉毛上都写满嫌弃,“怎么这么慢?不想跟我一起跑?”

    “没有,我就是跑得比较慢。”

    林宜淡淡地道,手摸上耳机线,默默地加大音量,然后越过他往前跑。

    很快,她的耳机线被人扯掉。

    她转眸,应寒年一边保持和她同步的频率,一边把耳机塞进自己的耳朵,听了几秒,眼神诡异地看向她,“你要不要这么努力,跑步不听歌,听餐饮管理?”

    跑步听有声图书,还真是特立独行。

    “不行么?”林宜反问,她爱听什么听什么,和他有什么关系?

    在她的计划中,她迟早要进公司管理层,要是能力跟不上,只会被人拉下去。

    她根基太浅,除了拼命努力,没有第二条路径。

    应寒年扯出她的耳机线往外面一扔,在林宜错愕的目光中直接扔到山下,不屑一顾地道,“读死书没用,写书的人要有真本事,早躲起来闷声发财,还用写这裹脚布一样长的东西?这种书就是用来忽悠你这样无知的!”

    他说话真是处处粗俗。

    但林宜不得不承认,他说的还是有一定道理。

    林宜跟上他的步伐,边跑边道,“现在分店的生意蒸蒸日上,所有你说过的我都小心防范,没有出过乱子,照现在的情况,我应该很快能进公司。”

    “……”

    应寒年盯着她说个不停的小嘴,好像只有和他说这些的时候,她那双眼睛里才有点亮光。

    “进公司和在分店做店长不一样,我不是没想过向爸爸学,可他做事一向太守本份,宜味食府至今也没有打响太大的名堂。”

    林宜认真地看向他,“你说,要是我想在公司做出漂亮的成绩,那我主要该做些什么?是以人为本,还是迅速打开更大的市场?”

    应寒年没有说话,脸色更沉了几分,快步往前跑去。

    林宜有些莫名地看着他的背影,咬咬牙快步追上去。

    应寒年刻意地跑得更快,沿着弯来绕去的公路一直往前跑。

    林宜越追越吃力,到最后渐渐追不动了,只能停下来,双手扶着膝盖大口地呼吸,脸上、脖子上已经起一层薄汗。

    有阴影逼过来。

    林宜抬起头,就撞进应寒年意味不明的深眸中,他的脸色阴沉,“你是不是除了这些就没什么能和我说的?”

    “……”

    林宜不明所已地看着他,汗从眼角滑过。

    她克服对上一世的阴影,出卖灵魂不就是为了能从他这里学到更多的东西么,不聊这些,那聊什么?

    应寒年见她眼中一片茫然不知,眉头拧结。

    还真是个不开窍的小东西。

    就算他们之间只是玩玩,建立在利益互换上,那也可以偶尔你侬我侬一下,可她是完全不懂,或许是懂了也不愿意配合他,故意装傻。

    “我懒得理你。”应寒年冷哼一声,转身就跑,再一次将她落下。

    莫名其妙。

    她问一堆,他一句也不回答。

    林宜远距离用眼神狠狠地绞了应寒年一番,然后不紧不慢地跟上去,一路小跑。

    天边的光一层层逐渐亮起,晕染着昏黄的颜色,冰凉而干净。

    林宜气喘吁吁地跑到山顶,只见周围怪石嶙峋、树木繁杂,地上的路很是崎岖难走。

    见状,林宜便想掉头离开,余光中瞥到一个身影。

    她怔了怔,接着寻过去,手搭着大树凉凉的躯干走出去,只见应寒年一个人坐在山崖边的岩石上,离悬崖不过咫尺,山顶的风很大,吹得他的袖子浮动。

    他就这么坐着,让林宜无端地有种推他下去的冲动。

    自然,她不会那么做。

    这下,连跑个步都能跑悬崖边坐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