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同居,他的生活(2)
    “嗯,去吧。”

    应寒年松开她,让她去倒水,手还在她腰间占了一把便宜。

    林宜起身离开,走出门口的时候听到他们开始谈事。

    乌烟瘴气的环境里,牙雕麻将砸在桌上发出脆耳的声响,伴随着这些的却是动辄几千万的大生意谋划。

    这反差太强烈。

    林宜磨磨蹭蹭地端着水回来,他们已经又开始打新一圈,事情也越谈越深入。

    “寒哥,这招是不是有点损了?虽说我们两家竞争不断,也打过价格战,但给他家下这么大一个套,能把他家逼倒闭吧。”坐应寒年对面的男生很年轻,20岁刚出头的样子,眼神是中间最温柔最简单的一个。

    听完他的话,旁边两个都笑了,笑他的单纯。

    应寒年坐在那里,随手扔出一张麻将,唇角的弧度似笑非笑,“你要吃斋念佛、行善积德跑我这里来做什么?”

    他应寒年是做什么的,来之前不打听清楚么?

    闻言,男生自知不小心说错话,开罪了应寒年,顿时心中一怵,刚摸起来的麻将被他手一抖,又掉回去。

    应寒年目光凉凉地看着他。

    烟雾中的空气凝滞。

    林宜走过去,在每个人的手边放下一杯水,打破沉默。

    男生旁边的男人笑着打圆场,“何小少爷,这就是你不懂事了,商战中向来你死我活,你饶别人一命,别人想过饶你吗?你家要不是在之前的价格战中打虚脱了,你爸又为什么让你来求请寒哥?”

    林宜在应寒年身边坐下来,看着他手上堆得乱七八糟的牌,神情淡淡的。

    “是,我错了,寒哥你别介意。”何小少爷语气有些僵硬地道歉。

    “没关系,我应寒年出来替人打工,只要你付得起筹码,别说骂我损,就是骂我缺德、下三滥、癞蛤蟆也无所谓。”应寒年笑着转头看林宜,“是吧,团团?”

    “……”

    林宜正在喝水,差点被呛到,她看向应寒年上挑的眉眼,虚假地笑了笑。

    还记着这点陈腔烂调,小心眼。

    她在这边腹诽着,那边何小少爷已经吓得脸色青白,站起来就鞠躬道歉,“寒哥我真没那意思,您千万别放心上,我爸还指望我能跟着您好好学习。”

    旁边的两个人帮忙说话,“寒哥,他还小,见的世面太少,别和他计较。”

    “是啊,寒哥,没这个缺心眼的陪我们打麻将,我们上哪胡清一色啊。”

    林宜喝着水, 应寒年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句话都没说,只侧目直勾勾地盯着她手中的杯子。

    林宜看了一眼摆在他面前的水杯,她替他也倒了一杯水的好吗?

    应寒年没动,林宜转了转念,明白什么,无奈地将手中的杯子递到他唇边。

    应寒年这才喝了两口,漆黑的眼直直地盯着她,舌尖舔了舔唇,也不知道在意犹未尽个什么,林宜被他盯得浑身不自在。

    “行了,坐。”应寒年慵懒开口。

    何小少爷坐回位置上的时候腿还在打着颤,端起水杯一口气喝完,擦掉额上的汗继续投入牌局。

    林宜安静地坐在应寒年看他打麻将,她发现应寒年的牌技臭得一塌糊涂,打得要多随心所欲就多随心所欲,但再臭也挡不住其余三家拼命松张送他成仙。

    她这哪是在看打牌,分明是在看一个最现实的生意场。

    林宜暗叹应寒年身边都是围着一群人精,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游刃有余应付下来的,比起他,她的世界可以称得上简单,管理早已成规模的分店,耍耍前男友,斗斗继母罢了。

    打了两圈后,气氛恢复最初的和谐,何小少爷终于再次找到机会开口,弱弱地道,“寒哥,我有两个姐姐钦慕你已久,不知道你有没有空见见?”

    这是他爸特地交待的。

    旁边的人揶揄,“姐姐?是那种前凸后翘,还是腿长1米2的小姐姐啊?”

    “又不懂事了吧,寒哥的小姐姐在这坐着呢,也不找找好时候。”

    何小少爷憋红了脸。

    闻言,应寒年神色闲闲地看向身边的人,只见她捧着杯子喝水,一脸认真地看着他打麻将,脸上始终挂着淡淡的笑容,眼里看不出任何多余的神色。

    真像个看客。

    应寒年忽然间有些不爽,伸出手将她勾进怀里,不允许她做个观众,低眸深深地盯着她,笑道,“我家这个懂事的很,才不会吃干醋,你说我挑个什么样的好,前凸后翘还是腿长1米2?”

    大家都看向她。

    都说林家大小姐骄纵跋扈,出现在应寒年的家里已经够惊奇,虽然都明白是玩玩的,但女人妒性天生强,不知道被出这种题目她会做什么反应?

    林宜柔顺地靠在应寒年的怀里,笑着道,“前凸后翘和腿长1米2是一个人的话不是更好?”

    一桌的人难掩惊色,居然这么乖巧?

    他们家的可都没这样。

    “有道理。”应寒年赞赏地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浮着笑意的眼下掠过一抹幽幽的神色。

    妈的,怎么觉得更不爽了。

    可能是她给了个满意答案,应寒年接下来没再为难她。

    林宜得以喘息地做个花瓶,带着假笑安静地陪衬,听他们一会说生意上的事,一会又讲男女之间那点黄腔。

    听到生意经的时候,她竖起耳朵聆听,听到那些乱七八糟的,她就自觉放空一会。

    牌局一直到凌晨四点才结束,她全程陪坐。

    林宜回到房间便扑到床上准备补个觉,眼睛紧紧阖着,眼皮抬都抬不起来,伸手摸索着去拉被子,刚拉到,被子就被人夺了过去。

    “……”

    以为应寒年也要补觉,林宜往里一滚,给他让住位置,手腕却被攥住。

    “起来,陪我去跑步!”

    应寒年一把将她从床上拉坐起来,语气强势,不容置喙。

    林宜软绵绵地坐着,强撑着睁开一点眼皮,“我不要跑步,我补个觉。”

    在分店一个月,她每天睡觉的时候不过四、五个小时,好不容易现在能暂时歇一歇,她恨不得睡个天昏地暗。

    见鬼了,又抽烟又嗜酒的人跟她说健康。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