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章 同居,他的生活(1)
    听到这话,应寒年的脸彻底黑了,眼中**凉却,从她身上离开,“林大小姐,你第一天跟我?十分钟够我做什么?还是你记成其他男人的时间了?”

    说到最后一句,应寒年的眸聚满阴戾,语气怵人。

    他身上的气息阴暗得像是要屠杀一般。

    林宜被他这种眼神惊到,在沙发上坐起来,细长的腿还搭在他身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我一会儿真的还有事情,不如我明天再过来好了。”

    反正她这两天不用回家,不用去餐厅。

    “这么着急去哪,去你那个十分钟男人那里?”应寒年声音阴嗖嗖的。

    “……”

    他倒是挺会给自己找绿帽子戴,想象力这么丰富怎么不去做编剧。

    林宜无奈地看着他,正要解释,手机忽然响起来,她拿过衬衫盖在身上,这才接通电话,“喂,你好。”

    话音刚落,一只大掌就扣上她的肩膀,将她勾进怀里。

    下一秒,她握住手机的手上贴过来一张脸,林宜无语地斜过眼去,应寒年竟然贴上来偷听她打电话。

    有没有基本的**道德感,他想听什么?

    “你好,林小姐。”手机里传出一个干净清冽的男声。

    应寒年侧目,林宜收到一份眼神绞杀,肩膀上的手死死地握拢,握疼她。

    她郁闷地扶额,就听电话里的男声客气礼貌地问道,“是这样,想请问你能按照约定时间前来办理入住吗?这个房型比较紧俏,可能无法为你保留太长时间。”

    应寒年的目光一闪。

    林宜忙道,“我能准时赶……”

    话还没说完,手机便被应寒年抢了过去,他一手托着手机,声音凉凉地道,“不来住了,房间你爱留给谁留给谁。”

    说完,也不听对方说什么,应寒年就挂了电话。

    “……”

    林宜发怔地看着他,心里有种骂街的冲动。

    “不住家里,住酒店?”应寒年疑问地睨她一眼。

    林宜重新穿上衬衫,掩住白皙皎好的肌肤,点点头道,“是,有点事,这几天都不回家住,托你的福,我现在要另找酒店了。”

    说着,她拿过自己的手机站起来。

    应寒年唇角一勾,一把将她拉回,按倒在沙发上,漆黑的眼中尽是邪气,“住什么酒店,住我这里。”

    这样,给他的时间就多了。

    林宜试图坐起来,却被应寒年压得起不来,只好道,“这不方便。”

    他和她来往这一个月来,她来的次数不算多,而且每一次都没有过夜,做完他想做的,问完她想问的,她就走了。

    应寒年不悦地抿唇,嗓音喑哑,“比酒店还不方便?还是林大小姐嫌弃我这里简陋,配不上你高高在上的身份?”

    林宜对上他的视线,淡淡地道,“我是怕你不方便。”

    他这边莺莺燕燕的来来往往那么多,今天一个江娆,明天一个王娆,她住下来不是会弄得大家都很难堪?

    “……”

    应寒年压在她身上,黑眸沉沉地盯着她,没有放开的意思。

    林宜隐约察觉到他有些动怒,便道,“那我这两天就打扰应先生了。”

    反正她住哪都一样,无谓和应寒年起争执,对她有害无益。

    “这才是我的乖团团。”应寒年捏着她的下巴吻了下,这才放开她,“去冲个澡,现在我们有的是时间了。”

    “好。”

    林宜没有异议,往楼上走去,她对这里已经熟门熟路。

    这一晚,是两人第一次共度一个夜晚,漫长得足够应寒年慢慢享受。

    林宜在白天时本就打了一架狠的,身体疲累不堪,再被应寒年一番无度索取,直接昏睡过去,连什么时候结束的都不知道。

    等醒来时,她看着眼前的环境一时之间还有些反应不过来。

    这里是应寒年的卧室,是她上辈子死的地方。

    林宜从床上坐起来,只见身边的位置空空如也,只有一个胖得跟泡发了的三角饭团抱枕,再看手机,已经是凌晨两点。

    人去哪了?

    林宜掀开被子起床,一动,双腿间便传来异样的疼痛,这个该死的应寒年!

    她咬牙诅咒着,下床寻找水,打着呵欠走向楼梯,一步步下楼,薄薄的镂花睡裙裙边贴着白皙纤细的小腿摇动。

    下面传来一阵笑声,伴随着一阵刺鼻的尼古丁烟味。

    困意点点消散。

    林宜蹙起眉,往楼下望去,就见底下的偏厅里灯光明亮如白日,摆着一张麻将桌。

    应寒年和三个太子爷正坐在一起,他随手扔一张牌,一抬眸,就隔着道门和林宜的视线对上。

    “醒了?”应寒年吐掉嘴里的烟,朝她勾手,“过来。”

    剩余三个人纷纷转过头来望向她,见到她时都是一脸惊奇。

    “……”

    林宜只能将自己刚转回去的双脚又转回来,堆起虚假的微笑慢吞吞地走下去。

    应寒年看了一眼楼梯旁边的衣架,无声地示意她,林宜走过去,从上面取下一件他的外套穿到身上,这才走进偏厅。

    里边的三个太子爷已经揶揄起来。

    “难得啊难得,来这打麻将这么多次,还是第一次发现寒哥金屋藏娇,这可是大新闻。”

    “我说上次在visa慈善晚宴上,寒哥怎么由着林家抢东西,原来是麻将要,林家女儿也要啊。”

    “哈哈,要不还得说寒哥有手段。”

    林宜认出他们,慈善晚宴上这三个人都在,桌上的麻将也正是那价值300万的古代猛犸牙化石牙雕麻将。

    应寒年扔出一张麻将,嘴上漫不经意地道,“都把嘴闭牢点。”

    “懂,懂。”

    三人交换一下眼神,心知肚明。

    宣告天下的只能是将来要娶回家的女人,玩玩的自然不能大张旗鼓,闹开了不好收场 ,这是男人们之间的默契。

    林宜当然也听得懂他们这一来一往之间是什么意思,心中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有点口渴。”林宜淡淡地道,“你要喝水么?”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