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住什么酒店(2)
    “为什么?”

    安阑不解,这个时候不应该阻止肖新露吹耳边风,让林冠霆尽快做出处置么?

    林宜抚上自己脸上的创可贴,低声道,“爸爸虽然心里有我,但他为了面子,为了自己那一点虚假幻想,家中的事处处和稀泥,要是不逼他一把,他永远做不了决断。”

    然后就会像上一世一样,等真醒悟的时候,一切都来不及了。

    只有她们不在,爸爸才能想到她,想到安姨平时的辛劳,一颗心才不会被肖新露轻易拉过去。

    “……”

    “安姨,你去看望我姥姥、姥爷,就说……”林宜顿了顿, “就说这个家我呆得不开心,想和他们住一起,但怕他们伤心,不敢去。”

    她不去,姥姥、姥爷才能来。

    戏才能接着唱到落幕。

    安阑怔了怔,随即明白过来她的意思,这是以退为进,逼林冠霆做决断。

    “我明白了,这事我会办的,我现在就去给你收拾衣服,你记得住大酒店,安全一些。”

    安阑说着就要走,林宜拉住她,眼中充满歉意,“安姨,今天爸爸不查清楚就赶你走,是他不对,你不要放在心上,林家只要有我在一天,谁都赶不走你。”

    今天爸爸的态度让林宜觉得心寒。

    安姨在林家十几年了,把她一手拉扯大,爸爸居然说把她推出去就推出去。

    闻言,安阑低了低眼,再抬起头一脸释然,拍着她的手道,“我早看开了,本就是一早就该离开的人,要不是舍不得你,我也不会留到现在,放心吧,我不会多想。”

    说完,安阑转头离开。

    林宜站在原地,怔了怔,什么叫一早就该离开的人?

    手机震起来,林宜拿出手机,是应寒年发来的微信——

    三个字,张牙舞爪的。

    林宜无奈地抿了抿唇。

    ……

    夜已深,车行驶在路上,灯光掠过山间重影,时光幽静,道路长无边际。

    林宜将车停在半山别墅门口,从后备箱中拎着三个密码箱下来,箱子沉甸甸的,拎得颇费劲。

    姜祈星前来打开大铁门,一见她,脸色就沉了下去,没什么好气地道,“就会招事惹非的女人。”

    “……”

    林宜气喘吁吁地站在铁门旁,被喷得一脸莫名其妙,“姜先生,我好像没得罪过你吧?”

    她本来还挺感激他送来现金,结果现在……几个意思?

    “还不进去,寒哥在等你。”

    姜祈星说完就往里走去,也没有替她提一箱子。

    寒哥嘴上说着不会为了女人失掉分寸,结果人是去了赴何总的约,却让他想办法快速筹到两百万现金,送到寿宴现场。

    这才认识多久就这样,以后还怎么得了。

    林宜看着他的背影很是莫名,吃力地拎着三个沉重的密码箱走进去,走了两趟。

    一迈入大厅,她一眼就看到躺在沙发上玩手机游戏的应寒年,手机里边发出的厮杀声音十分刺耳。

    厅中的大型吊灯泛着冷光。

    听到声音,应寒年斜了她一眼,便又将注意力放到游戏上,完全没有上来帮个忙搭把手的意思。

    “……”

    这两个男人完全不知道“绅士”两个字怎么写。

    林宜深吸一口气,将密码箱一一摆到应寒年面前的地上,然后在一旁的单人沙发上坐下来休息,活动着手腕,她拎得手都快废了。

    随着手机里传来游戏胜利的音乐,应寒年才慢吞吞地坐起来,慵懒地舒展双臂,黑眸睨向她,“来了?”

    她都坐下十分钟了。

    林宜在心里吐槽,脸上堆起淡淡笑容,“今天多谢你,我后来和我爸说了,他让我把钱还给你。”

    要不是有这两百万和何耀的背景,她没有把握过这一关,让爸爸信她所说。

    应寒年给她送来一场及时雨。

    “你爸?”应寒年感兴趣地挑眉,不怀好意思地上上下下打量她,“你爸知道我和你……”

    “我只说是我向一个朋友借了钱。”

    林宜知道他想说什么,开玩笑,被爸爸知道她和应寒年保持这种关系,早就一巴掌扇死她了。

    “哦。”

    应寒年长长地应了一声,人往后倒去,靠在沙发背上,“那你准备怎么谢我?还钱就算谢了?”

    他应寒年还能需要什么谢?

    林宜低头调整腕上的手表,还有一点时间,速战速决也好,她不喜欢欠人。

    这么想着,她站起来往他身边坐下,二话不说就开始解衬衫扣子,露出黑色性感的bra。

    姜祈星端着果汁往里走进来,林宜已经脱到最后一颗扣子,风光无限。

    应寒年脸色一灰,冲姜祈星直接吼出来,“转身!出去!关门!”

    “……”

    姜祈星刚走进来,还没抬头看一眼,就被吼得默默转身离开。

    林宜脸上没什么表情,把衬衫扔到一旁,转眸看向应寒年,等着他动手。

    应寒年臭着脸瞪她,“我说你能不能看看场合,这里是客厅就脱衣服?怕别人看不到?还是成心想勾引我兄弟?”

    林宜无语地看向他,“我只是赶时间,怎么成离间你们兄弟感情了?”

    还成心勾引,他是不是想太多,她来见应寒年无非就是那点事,因此姜祈星向来识趣,只要她来,他就自动消失不见了。

    她怎么知道他今天突然又出现。

    闻言,应寒年冷笑一声,捏住她的下巴,逼近她的脸,漆黑的眼幽深,“放心,凭你还离间不了。”

    “那不就行了。”

    林宜淡淡地道。

    “……”

    应寒年被噎住,一时竟说不出话来,低头就在她粉嫩的唇上吻下去,又舔又吮,忽又咬了一口,看她吃痛皱眉,报复得逞地扬眉,“以后少给我招蜂引蝶,做女人要端庄一点!”

    “……”

    林宜摸摸嘴唇更加无语,她要是端庄,能和他做这种不道德的交易?他脑子是不是有洞?

    林宜正想着,人已经被他推倒在沙发上,应寒年欺压过来,手抚上她精致的腰线,呼吸暧昧地拂上她的脸,在她小巧的耳朵旁灌了口气,却不吻她,只是**。

    这大爷……

    她只能催促,“能不能快一点,十分钟以后我要走,还有事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