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住什么酒店(1)
    林宜继续道,“不是因为爸爸完全信了我在我宴席上的说辞,而是慈善晚宴、换药的事发生后,爸爸生怕再冤枉了我,也就是说,他现在的心……已经偏向我,他偏了我,我就不会再让他有机会偏向你。”

    “你不要得意。”

    肖新露狠狠地瞪她,声音却压得很低,怕被书房里的林冠霆听到。

    林宜笑得越发美丽,抬起手拨了拨她脸上的乱发,看着她手扶着后腰的位置,道,“听说阿姨摔了一跤,伤到尾椎,我还没表示表示呢,安姨,替我送面镜子给阿姨,得要迪奥的,才能配得上阿姨的尊容。”

    “知道了,大小姐。”

    安阑站在一旁应道,再看一眼肖新露此刻哭得跟鬼脸似的面容不禁笑出声来。

    这个大小姐有些调皮了,她分明是要肖新露照照自己的丑样。

    “林宜——”

    肖新露听到这笑声恨不得立刻掐死林宜,嘴唇都抖了。

    林宜却不再理她,轻蔑地看她一眼便转身施施然地走进书房。

    书房中只开着一盏壁灯,灯光幽暗昏黄,只投下一束落在书桌前,林冠霆坐在那里,一手撑着头,精疲力竭,满面憔悴,哪还有今天中午时的意气风发。

    “爸爸。”林宜走到书桌前,将一瓶高血压药放到桌上,“听安姨说你今天还没有吃药。”

    高血压患者需要天天服药。

    林冠霆瞥了书桌上的药一眼,并没有去拿,只道,“小宜,爸爸做餐饮做几十年了,见过的人不知多少,今天在寿宴上我没有深究,不代表我信了你的说法,新露的父母再蠢也不至于用冥纸做寿礼。”

    这是显而易见的。

    “这种蠢事比较像我做的,对吗?”

    林宜站在那里笑了笑,脸上充满自嘲。

    林冠霆抬眸,见她脸上布着几道细小伤痕,笑容有些涩,不禁皱眉,“我不是这个意思,但现在你是不是要和爸爸说真话了?”

    林宜挺直了背,目光镇定如常,坦然告知,“没错,肖氏夫妻的寿礼是我换的。”

    “你——”

    林冠霆一拍桌子,激动地站起来,忿忿地瞪向她,“林宜,你好大的胆子,今天可是你奶奶的寿辰,你居然这样去吓她!你还有没有一点身为晚辈的孝道!”

    亏得老太太还一直为她说话,却不想这一出好戏就是这孙女安排的。

    “爸,我之所以这么做,是逼不得已,因为直到今天上午,我才发现我密码箱里的现金被换成冥纸。”林宜道,“我想着补救,跑去银行取钱,可却偏偏那么巧,几家银行都刚刚被取走大量现金,我根本取不到钱。”

    林冠霆怔了下,“真有这事?那你怎么会怀疑到……”

    “我从银行出来,就发现肖氏夫妻的车跟着我们,分明是担心我筹到钱刻意跟踪我,谁在做鬼不是一目了然吗?”

    林宜的语气冷了几分,“再看今天在寿宴上,肖新露从头到尾都逼着我开密码箱,她为什么那么笃定?因为她知道我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根本筹不到钱。”

    “那你的钱是从何而来?今天那个送钱的男人我怎么看着有几分眼熟?”林冠霆又问道。

    “是我一个朋友。”

    林宜轻描淡写地揭过去。

    林冠霆现下也没有心力去追究哪来的一个朋友,只是发自心底地抗拒这个事实,“会不会只是巧合,毕竟新露的父母还被你撞……”

    “那何耀呢,何耀冤枉我又是什么目的?”林宜反问。

    林冠霆满目逃避,“也许就是他偷的钱,自导自演。”

    到这个时候还想自欺欺人?

    林宜苦笑一声,取出姜祈星交给自己的信纸放到书桌上,“爸,这是我让人替我查何耀背景查到的东西,真与假你让人打听,或者逼问一下何耀就能清楚。”

    林冠霆看她一眼,伸手打开信纸,上面写着两行字——

    “爸爸,这件事也是巧合吗?分明是肖新露利用赌债让何耀为她做事。”林宜字字利落干脆,“你是不是还想问我为什么查何耀的背景,不止他,所有员工的背景我都有调查,因为我害怕,我害怕有人在背后陷害我。”

    林冠霆怔怔地看向她,见她眼中泛红,心脏顿时被狠狠地绞了下。

    她竟这么防着继母。

    “上次换药,爸爸你信了她是一时鬼迷心窍,那这一次呢?信她是鬼遮眼吗?呵。”林宜笑起来,越是笑,眼睛越红。

    林冠霆有些绝望捏紧信纸,肖新露的心竟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么?

    “小宜,爸爸不是不信你,只是她终究年纪轻轻跟了我,再加上她那么张脸,我总狠不下心肠……”

    林宜知道他要说什么,眉头蹙紧,“爸,你究竟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清醒?她再像妈妈也不是妈妈!你这样做根本是对妈妈的最大侮辱!”

    她的语气都变了,一双像极亡母的眼怨忿地盯着眼前的男人。

    对肖新露,她可以步步提防步步谋划,可对自己的亲生父亲呢?她能如何?不管她怎么做,似乎都唤不醒一个沉浸在虚假梦境的人。

    侮辱?

    林冠霆听得震动愤怒,几乎拍桌,强行克制住自己,只挥了挥手,心力交瘁地让她出去,“你先去休息。”

    “爸……”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连你奶奶的寿宴都没放过,还想要什么?爸爸知道怎么处理,不用你来教。”林冠霆堵住她要说的话,声音沉了几分。

    听到这话,林宜心底发凉。

    难道是她成心要搞砸奶奶的寿宴么?难道是她成心不顾及他的脸面么?

    “好,爸爸,你记得吃药。”

    林宜没有多说,转身走出去。

    安阑就在外面等着,一见她出来立刻问道,“怎么样?”

    “不知道。”林宜是真的拿不定林冠霆此刻的心思,她转眸望了左右一眼,没见到肖新露,不由得蹙眉,“她人呢?”

    “好像是去给林先生煲汤了。”安阑道。

    林宜的眼中充满冷意,道,“安姨,你帮我收拾几件衣服,我要出去住几天,你也不能留在家里,也得走。”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