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5章 把密码箱打开看看(2)
    “事情是这样,前两天我接到个举报电话,说小宜和安阑吞了分店盈利,还准备用冥纸代替送过来的现金。”

    肖新露在那里说着,美丽的容貌柔弱可怜,“我当时只觉得是个恶作剧,可现在想想,电话中称冥纸,现在寿宴上又出现冥纸,不是太巧合了吗?”

    听她这么说,林老夫人怔了下,抬眸看向一旁站着林冠霆。

    林冠霆听了震惊非常,“举报人是谁?”

    这可不是小事。

    林宜蹲在地上,双腿已经有些发麻,她看向肖新露柔弱的眉眼,不得不佩服。

    她本是借着冥纸的事,让奶奶和爸爸一怒之下只记得对付肖家人,揭过分店盈利的事,没想到现场乱成这样,肖新露还能想起这一茬来。

    三年内能搞得她家破人亡的女人果然不好对付。

    “是我。”

    分店店长中站出一个其貌不扬的年轻男人,正是林宜新店里的餐厅经理何耀,一个从不迟到早退、做事勤恳的十佳好员工。

    林宜的长睫动了动,没有多少意外。

    何耀从人群中站出来,不卑不亢地看向林冠霆,“林先生,是我举报的,我本来想向您举报,没想到电话打到林太的手里。”

    “你给我说个清清楚楚!”

    林冠霆沉着脸道,拉开一张椅子坐下来。

    居然发展到这一步了,他倒要看看,今天还有多少丢脸的事等着他。

    “是,林先生。”何耀点头,站在那里道,“两天我准备进办公室向大小姐报告库存的事,没想到偷听到大小姐和安阑说话,两人正在商议把这一个月盈利吞了。”

    “……”

    全场唏嘘哗然,又是好一阵窃窃私语。

    林可可仍坐在主桌上,听到这里心情格外激动,原来林宜表面上装模作样,实际上连自己家的钱都偷啊。

    今天这寿宴可真有意思。

    太有意思了!

    最好让林宜出大丑,看应寒年还会不会看上她。

    何耀站在那里继续道,“大小姐看中最新一季时装周的衣服,安管家便教她把盈利扣下来,说是林先生会将盈利做为寿礼,到时就以冥纸替代现金,了不起就在表面铺一层真钞票,反正寿宴上人多事忙,谁也不会细查,等收上去后,所有分店的密码箱放在一起,还有谁认得出是出自新店的冥纸。”

    “荒唐!”林冠霆怒不可遏地拍桌,转眸瞪向安阑,“安阑,你敢唆使大小姐做这种事?”

    “爸,你怎么能光听何耀一面之词呢?”

    林宜蹙眉,不满地看向自己的父亲。

    这回倒不是林冠霆偏听偏信,他自有计量,先是亲家送冥纸,而后妻子又把他女儿拉下水,当着满场宾客的面,他这脸已经丢得不剩些什么。

    此刻跳出一个安阑,不过是一个管家,非他家人,他当然是把所有的矛头指向她,总不能让众人觉得他家中乱成一锅、不成体统。

    安阑从一旁站出来,走到中央,沉默,面无惧色。

    肖新露跟在林冠霆身边几年,早就摸清他的脾气,当然明白他在想什么,于是立刻把所有的脏水泼向安阑,“安管家,你在林家做了这么多年,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来?我们一家谁待薄你了,大小姐年纪轻,心性还不稳,你居然教唆她犯错!”

    “安阑,亏我这么信任你,你竟然在我林家搅风搅雨,闹出今天这么大的事来!”

    林冠霆怒道,“念在你也做了这么多年事,我不跟你清算太多,从今天起,你给我离开林家,离开大小姐!”

    这是把所有的锅都让安阑一个人背了。

    当众处置一个管家是最不丢人的方法。

    “……”

    林宜震惊地看向林冠霆,她想不到爸爸好面子到这种地步,为平息事端,三言两语地就要赶走安阑。

    闻言,安阑站在那里自嘲地低笑一声,不知道在想什么。

    片刻后,安阑缓缓抬起头,迎向林冠霆震怒的视线,神色坦然,字字铿锵,“这个林家我早该离开了,但就算走,我也要清清白白地走。凭一个何经理的话,怎么定我的罪?再说这冥纸又不在密码箱,而在肖氏夫妻的礼箱中,不是和何经理的话相背么?”

    她说的有理有据,令人信服,旁边的人都点着头,想听这里面的细节。

    肖新露跪在地上,眼见局面有扭转的趋势,立刻道,“这可能是安阑想到现金换冥纸的办法还不够妥当,就让小宜撞我父母的车,趁机把我父母的寿礼换成冥纸,我父母被栽赃,事情一闹,自然没人记得去细看分店盈利。到时再偷偷拿走三个空箱子,谁也发现不了。”

    “你说这些有什么凭据?”

    林老夫人开口。

    肖新露抬头,面容严肃地道,“妈,这很好查,只要把小宜带来的密码箱打开看看就知道,如果里边没有钱,不就证实了安阑教唆小宜偷钱吗?仔细想想,要不是存心陷害,街上那么多车,小宜怎么就撞了我父母的车,有那么巧吗?”

    这么一说,确实像这么回事。

    谁说的是真相,看一眼密码箱就能一目了然。

    人群里的窃窃私语声越来越大,所有人都看向林宜。

    已经是骑虎难下。

    林宜蹲在地上,双脚早已发麻。

    她的密码箱里自然是没有钱,本想冥纸事件后,没人注意到密码箱了,没想到乱成这样,肖新露还能冷静地反咬一口,咬得她和安阑遍体鳞伤。

    那就只能与肖新露当场对峙。

    输赢搏这一把。

    林宜闭了闭眼,唇抿得紧紧的,只听林冠霆的声音传来,“小宜,把密码箱打开,谁真谁假,我要看个清楚!”

    “好。”

    林宜睁开眼,揉揉发麻的腿缓缓站起来,挺直脊梁一步步朝堆满礼物的寿礼台走去。

    人群自动分开一条路来。

    安阑站在那里,刚还淡定的人看着林宜走向寿礼台忽然慌了,与其让林宜打开密码箱后没有一张钞票,还不如她主动把罪认了。

    林宜走过她的身侧,背对着她,却仿佛猜到她的心思,牢牢地握紧她的手,不让她顶罪。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