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献寿还是上坟?(3)
    肖新露见状忙站出来,优雅一笑,柔和地道,“爸、妈,你们急什么,现在正看我

    和冠霆的贺礼呢。”

    就到林宜那拖油瓶出丑的场面了!

    肖氏夫妻哪肯放过这个好机会,忙道,“这有什么,一起看就是了,来来来。”

    说着,两口子就去拉扯大礼箱上的红色绑带,肖新露拦都拦不住,只能看着他们好

    一通折腾,终于将绑了两层的丝带解开。

    周围已经站了里三层、外三层,都望着这边。

    肖氏夫妻对视一眼,喜上眉梢地一同揭开礼箱盖子。

    红色礼箱四面都写着金色“寿”字,字体各不相同,行云流水、龙飞凤舞,璀璨明亮

    的灯光打下来,尤其将礼箱照得越发奢华明亮。

    光一个箱子的设计就让众人发出惊叹声。

    礼箱做过设计,盖子一开,四个“寿”面同时打开,翻落到地上,露出里边的寿礼真容。

    所有人都看过去,只见红色箱底上方垒着半人高的冥纸,红通通的一大片,整整齐

    齐,像是一块巨大的砖石。

    “……”

    一瞬间,整个庞大的寿宴厅里竟无一点声音。

    死气沉沉。

    每个人脸上的神色都精彩纷呈。

    肖氏夫妻看着小山似的一堆冥纸彻底吓呆了,盖子从他们手中掉落,“啪唧”一声掉

    在地上,面如死灰。

    林宜微微笑着,慢慢走到林老夫人身边,只见林老夫人完全惊住,站在那里表情凝固。

    也不知道是谁调节了空调风量还是怎么,没由来的一股大风直从顶上冲下来,最上

    方面的一层冥纸没有封腰,于是全被风吹得飘起来,在人群中到处乱飞。

    场面忽然间变得诡异至极。

    “晦气晦气死了,这到底是在献寿还是在上坟呐!啊——好多冥纸!”

    有女人在尖叫,有男人慌退,脚踩脚,人踩人。

    现场顿时乱了套。

    大风吹得人迷住眼,一张红通通的冥纸直朝林老夫人飞去,盖到她的脸上,林老夫

    人顿时站都站不住了,手脚哆嗦得厉害。

    被惊到的肖新露反应过来,连忙要去扶林老夫人。

    林宜不露痕迹地挡去她的去路,面露紧张地扶住林老夫人,“奶奶,您快坐下。”

    林冠霆见状脸色铁青,大声吼道,“哪来的风,给我关掉!关掉!”

    风终于停下。

    但满场冥纸落在全是寿宴装饰的寿宴厅中,气氛不可谓不灵异。

    越来越多的人往这边走,想看个究竟。

    肖氏夫妻完全没想到会是这样,吓得浑身发抖,一时间不知道做什么,只求救地看

    向肖新露。

    肖新露站在那里,看似镇定,实则呼吸全乱了。

    她睨向旁边一脸旁观者面貌的林宜,气不打一处来,本来是这一幕该是在林宜身上

    发生的,结果,倒扣回了她的父母身上,还比她设计的更为壮观。

    肖新露拼命逼自己冷静下来,上前哄林老夫人,“妈,这事……”

    林老夫人手还在抖着,满是褶皱的手牢牢地握住林宜。

    听到肖新露的声音,她恢复几许神志,脸色难看地看向前面的肖氏夫妻,出声道,

    “亲家真是送了好大的厚礼,这是嫌我寿长,要早点送我上路啊。”

    “不、不、不是……”

    肖氏夫妻被吓得语无伦次。

    安阑站在林老夫人的身后,有些惑然地道,“这乡下有种说法,父母高寿会碍子女

    运势,可就算迷信,肖家也不该为了女儿做出这种惊天动地的举止来,难道这是在

    做什么法?”

    做法施咒?

    众人皆惊。

    肖新露恶狠狠地剜了安阑一眼,“你闭嘴!什么时候轮到你一个管家说话!”

    林老夫人冷眼看过去,一拍桌子,威严出声,“你给我闭嘴!”

    “……”

    肖新露脸色惨白地站在那里,伸手想去抓林冠霆的臂膀,也被他一把挥开。

    寿礼送冥纸,简直是奇耻大辱。

    林冠霆心中痛恨肖氏夫妻的愚蠢闹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这脸已经丢得干干净

    净,还不知道该怎么收场。

    肖老太太腿肚子早就打哆嗦了,再加上见女儿都被大局声呵斥,竟吓得双膝跪倒在

    地,哆哆嗦嗦地喊冤枉,“这不是我带来的,我、我们明明送的是千手观音……我、

    我、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这样……”

    林宜站在林老夫人身旁,一脸无害地看向他们,“难道是弄错了?把拿去扫墓的冥

    纸拿过来了?”

    她的声音透着一股清甜。

    肖老爷子见周围层层的人,无数双眼睛都盯着自己,呼吸不畅得厉害,脑子里早就

    一片空白,此刻被林宜一引导,立刻接话道,“对,是,弄错……”

    “爸!”肖新露立刻打断他的话,睫毛颤动得厉害,“这么大的寿字刻在礼箱上怎么

    会是你弄错呢,会不会是被人换了箱内寿礼?”

    林宜分明是要她爸跳进坑里,说弄错,礼箱上的寿字还怎么解释得清楚?

    “啊?”肖老爷子呆在那里。

    肖老太太跪在地上,听着女儿的话突生几分清醒,被人换了?

    “对对对,是被人换了!”肖老太太伸出手就指向林宜,“之前来的路上,这小拖油

    瓶上来就开车撞我,还打、打我们,肯定是那时候换了我们的寿礼……”

    猜得挺准。

    林宜低下眼,眼底掠过一抹冰冷,当时她就是看准那边人少,刻意将他们的商务车

    撞到树荫下,她揍夫妻两个,安阑就趁机将那些冥纸全部塞进他们的礼箱中。

    她算准以肖氏夫妻两个智商猜不透太多,又爱现眼,才会有宴席上这么壮观的一幕。

    林宜还没说什么,林冠霆动了怒,“说谁是拖油瓶?”

    林宜是他和亡妻的孩子,一向是掌上明珠,自己可以打可以骂,哪容得别人这么糟蹋。

    “……”

    肖老太太吓得闭了嘴。

    林老夫人也是一脸不悦,甚至都不问撞车的事。

    见无人为自己说话,肖新露咬咬牙,走到自己母亲身边,当众“卟嗵”一声跪到地

    上,满面委屈忧伤,“妈,冠霆,我父母不是那种心思恶毒的人,今天这些冥纸肯

    定是有人故意陷害我们肖家,你们一定要查清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