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献寿还是上坟?(2)
    安阑从外面进来,站到林宜身后,弯腰在她耳边报告肖氏夫妻正在过来,现在在大

    堂里训斥搬寿礼的服务员,骂得没有停的意思,可能在二十分钟内赶到。

    这一幕落在肖新露的眼里,便以为是安阑在教大小姐说话。

    林宜转眸看向一双怒目的林可可,无奈地叹一口气,又转眸看向坐在席上的林冠雷

    夫妇,低了低头,道,“大伯,大伯母,可可在我管的分店里工作了一个月,我知

    道,可可自小自由惯了,不受束缚,但餐厅有餐厅的规矩,我管她是紧了些,但我

    也是有心培养她,希望你们不要介意。”

    林宜这一番话信息量一层裹着一层,明明是在向林冠雷夫妇致歉,却又是在说林可

    可因为在分店里被管得紧,所以才污蔑她。

    她为人礼貌有度,从容淡定,比起只知道瞪圆了眼睛骂人的林可可可信度高出不少。

    林冠雷夫妇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很是难堪。

    “你……你在指桑骂槐什么呢!”

    林可可激动地冲上去,手指恨不得戳到林宜的脸上。

    林老夫人看不下去,一拍桌子,一贯慈祥的面容带了怒意,冲着林可可道,“成语

    都不会用在这丢什么脸?你敢在宴席上动一根手指试试。”

    林宜淡然静坐,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润喉。

    林可可见连老夫人都帮着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口不择言地喊道,“奶奶!你老

    糊涂了,居然被她这假模假样的骗到!”

    林老夫人的脸色彻底难看,“冠雷,还不把你的好女儿拉回去?”

    真是丢人现眼。

    “是,妈。”

    林冠雷顶着老夫人的脸色急忙将林可可拉回席间,林可可还要闹,见林冠雷抬手欲

    扇她嘴巴,才不甘不愿地按捺下来。

    席间又恢复平静。

    林冠霆致完辞朝这边走来,见满桌人的脸色不太对劲,不禁疑惑地道,“怎么了?

    这菜不合胃口吗?”

    林宜给林老夫人倒了杯水,林老夫人才勉强冲她展露一个笑容。

    肖新露见时候差不多了,便笑着拉住林冠霆的手,“冠霆,也该把我们给妈的寿礼

    拿出来了。”

    闻言,林冠霆点点头,很是豪气地朝安阑道,“安阑,把各个分店的店长都叫过来。”

    “是,林先生。”

    安阑朝寿宴厅的一角走去,不一会儿带着几十个身着正装的店长走过来,每个人的

    手里都提了至少一个大密码箱,声势极大,相当吸引眼球。

    不少人见到这一幕都站起来,张望着想看是怎么回事。

    店长们排了整整两排,林宜是林家的长孙女,没有站进去,由餐厅经理何耀替代她。

    林冠霆拉着肖新露站起来,接过一旁服务员小姐手中的话筒,意气飞扬地看向林老

    夫人,“妈,我和新露没什么好送您的,只记得林家做了几代餐饮,我能有今天都

    是林家世代积累,因此,我将名下所有分店最近一个月的纯利收入作为寿礼,献给

    您。”

    所有分店的收入?

    这声音从寿宴厅各处的音响中传响,所有人都震惊了,个个站起来,响起雷霆掌声。

    林老夫人也惊了,直站起来道,“这怎么能行呢?这收入是宜味食府的,还是要运

    转的呀。”

    “妈,这是我和冠霆的一番心意,您就收下吧。”肖新露搂着林冠霆的臂弯笑着说

    道,转头看向那些店长,“还不过来,把密码箱都打开给老夫人过过目。”

    这才是重头戏呢。

    说完,她笑盈盈地低头看向仍在慢条斯理吃菜的林宜。

    林宜啊林宜,能吃就多吃点吧,很快你的胃口就没了。

    各个分店的店长们挨个向前,在一旁的寿礼台上打开密码箱,一箱箱的现金直看得

    人眼花缭乱,席间不少人发出“哇”的声响,还有人拿出手机拍照。

    林可可坐在那里,看看林冠霆一家出尽风头,再看看自己自惭形秽恨不得躲起来的

    父母,双手死死地绞着身上的裙子。

    一箱箱的钞票打开,震眼的效果远远超过给一张银行卡。

    肖新露笑容满面地看着林宜分店的餐厅经理何耀拎着三个密码箱走向前,林老夫人

    见状笑道,“这家店看来生意很好,有三箱呢。”

    听到这话,安阑站在一旁回道,“老夫人,这是大小姐在管的店,大小姐在上面花

    费不少心血。”

    如果说做一碗枇杷银耳糖水鸡蛋用用功就行,那把一家店做到盈利成为众店之首,

    那可不是光用功就行的了。

    还得有天赋。

    林老夫人笑眯眯地看向林宜,眼中赞赏有佳,“小宜啊,你最近真是长进不少,奶

    奶为你高兴,比你爸给我再多的钱都高兴。”

    林宜放下筷子,站起来,谦逊地笑了笑,“奶奶,都是爸爸教我的。”

    林冠霆满意至极,腰都挺得更直了些。

    今天这酒店是他包的,这么多宾客都是冲他的面而来,这么多的盈利摆出来,足见

    林家的收入有多好,再加上女儿如此出息……林冠霆面上有光,心下更是得意万分。

    肖新露陪着大家笑,一双眼直直地盯着何耀将密码箱摆上寿礼台。

    “奶奶,我去拨密码。”

    密码只有店长知道。

    林宜步步窈窕地朝寿礼台走去,低眸拨箱上密码,动作慢吞吞的。

    肖新露的呼吸都摒住了,等待着这最精彩的一幕出现。

    “哎哟喂,亲家耶,我们迟到了,你可切勿见怪啊。”

    一个聒噪的声音忽然在寿宴厅里响起,自带浑响似的,震着众人的耳朵。

    所有人都转过头去。

    林宜拨着密码的手停住,唇角多出一抹笑容,来的还真是巧,巧得刚刚好。

    她停下动作,站直身体望去,就见肖氏夫妻携手大步走来,身后跟着两个扛着大礼

    箱的服务员。

    “老夫人,祝您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啊!”

    肖氏夫妻给林老夫人拜寿。

    “是亲家啊,这声音老远就听到了。”林老夫人笑着看过去,极力掩饰自己的嫌弃。

    她倒不是嫌弃亲家家境一般,而是厌恶他们品行不端,听说两口子都是趴在麻将桌

    上过日子的人,亏得生个女儿还算本份。

    当初也是林冠霆非要娶肖新露不可,否则这种家境怎么进林家的门。

    见满厅密密麻麻的人都盯着这边,肖氏夫妻对视一眼,正觉这个时机是他们出风头

    的时候,于是朝后边的服务员呼喝,“来来来,把我们给亲家的寿礼搬上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