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献寿还是上坟?(1)
    林可可难以置信地看着他,见他撤回手要走,连忙抱住他的手臂,又激动又愤怒,

    “为什么?你看上我堂姐了?不行,你得跟我回寿宴,我要告诉大家,堂姐抢我男

    朋友!你们这对狗男女!”

    闻言,应寒年眼中一寒,瞬间敛了笑容,回眸睨向她,眼神如杀般嗜血。

    “……”

    林可可被吓了一跳,慌忙松开手,后退两步。

    应寒年双眸阴鸷地盯着她,冷冷地开口,“你刚刚也听到了,我这人心狠手辣,把

    一个大公司的总裁都逼得跳了楼,你可别逼我对付你一个小女孩子。”

    威胁的声音阴寒入骨,字字如刃。

    眼前的男人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似的,可怕如阎罗,浑身都散发着阴佞的邪气。

    “……”

    林可可呆呆地看着他,动也不敢动。

    应寒年见她不说话了,转身离开,衣角翻飞,半步不慢。

    看着他帅气的背影离开,林可可难过地想追上去,姜祈星立刻冲上来,面无表情地

    拦住她。

    林可可眼睁睁地看着应寒年越走越远,远得似她再也追不到般,眼泪飙了出来,痛

    苦地喊出来,“我到底有什么比不过林宜的,为什么你们一个两个眼里只看得到她?”

    姜祈星冷眼看着她蹲下哭泣,没有再追逐的意思,这才离开。

    走出欧腾酒店富丽堂皇的大门,姜祈星快步追上应寒年的脚步,忽然见一对中年夫

    妻站在一部黑色商务车前对着两个酒店服务员指手划脚,“小心点搬,这可是我特

    地从普陀山上求来的千手观音,别弄坏了!”

    两个服务员从车上搬下包装精美的礼物箱,已经小心翼翼,还是被夫妻两人戳了两

    下,百般刁难。

    “寒哥。”

    姜祈星上前拉开车门。

    应寒年弯腰正要坐进车里,就听那夫妻两个在那里得意洋洋地道,“你说,这个时

    候那小拖油瓶是不是已经栽了?都怪你,非要急在这个时候修你的宝贝车,害我都

    来不及赶好戏。”

    “怕什么,这戏有的唱呢,要是林冠霆一怒之下和她断绝关系才好呢。”

    “要我说,还是我们女儿聪明,用一个200万就能打得那个拖油瓶满地找牙。”

    夫妻两个边说边往酒店大门走去。

    正要坐进车里的应寒年直起身子,面寒如霜,眸光深沉。

    200万,又是200万,林宜那女人没借到,不知道有没有做好应对准备。

    应寒年沉默几秒,回头欲进酒店。

    姜祈星伸手拦住他,“寒哥,你约了何氏集团的何总商谈,要迟到了。”

    应寒年一挥手推开他,冷声道,“推了。”

    几步走出去,阳光炙热,姜祈星的声音在他身后传来,“寒哥,你对她的关注是不

    是太过头了些?”

    嘴上说着是消遣,可一转头见到个抱枕就说像林宜,林宜不过是挂他一通电话,他

    立刻找上门来,现在听到她有危险,他又要推了正事去帮忙。

    “……”

    应寒年猛地伫足,转过身来,面色沉沉地看向他,地上的影子被拉得斜长幽暗。

    姜祈星站在那里,怵于他的目光垂了垂眸,还是将想说的话说出来,“寒哥,你说

    过,我们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要赚钱,你别忘了,我们还有大事没成。”

    应寒年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就这么睨着他。

    时间像被凝住一般。

    中午的太阳更烈了一些,姜祈星的脸上开始冒汗,就在他以为应寒年会上来给自己

    一拳时,却听他低笑一声,道,“祈星,连你都记住的,我怎么会忘。”

    “……”

    姜祈星看向他,只见他眼中狠戾阴沉,哪有半分笑意。

    应寒年上前,在他肩膀上拍了拍,扬声道,“不过你提醒得对,我不该为个女人失

    了分寸。走,去赴何总的约。”

    话落,应寒年已经上了车。

    见状,姜祈星不禁松了口气,他不是不希望寒哥有温香软玉在侧,只是大事未酬,

    什么插曲都不应该发生在寒哥的身上。

    姜祈星替他关上门,坐上驾驶座,踩下油门离开,很快将巍峨的酒店甩在后面。

    ……

    林宜自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独自回到热闹的宴席间。

    服务员们正在一桌一桌上菜。

    林冠霆正站在中央,拿着话筒向宾客们致辞感谢。

    林宜被林老夫人拉着讲话,林老夫人看着她小脸上的创可贴,道,“难怪去这么

    久,原来是去处理伤口了,怪我,都忘了让人给你处理一下。”

    “奶奶,我没事,小伤而已。”

    林宜不在意地笑笑,拿起筷子给她夹菜,全是林老夫人爱吃的。

    肖新露坐在一侧,见林宜把老夫人哄得眉开眼笑,目光越来越冷,正要开口,就听

    一个怨愤十足的声音传来,“她哪是去处理什么伤口,她是去勾引男人的!”

    声音很大,靠近这一桌的人都听到了,个个放眼望去,只见林可可站在那里怒气冲

    冲地瞪着林宜。

    林宜这讨人嫌的……

    肖新露笑了笑,“可可,你说什么呢。”

    林可可手指着林宜大声道,“林宜,你敢不敢说你刚刚在女厕所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女厕?

    林宜怔了下,居然被她看到,真是平添事端。

    “可可,你在说什么呀?”林宜故作不解地看向她。

    “你不要脸,你和男人在女厕所里搂搂抱抱、卿卿我我!”

    林可可将一腔嫉妒怒火全发泄出来,却没敢说出应寒年的名字,原因无它,她是真

    的被应寒年那凌冽一眼给吓住了。

    满桌的人都看向林宜,林老夫人满眼狐疑。

    肖新露见林冠霆还在讲话,没有过来,便落井下石地问道,“小宜,可可说的男人

    是谁啊?不会还是那个舒……啊,我不说了,冠霆知道又要不开心。”

    肖新露假装不小心地闭上嘴,这话一出,好像认定了林可可说的是真的,林宜真有

    男人。

    亲戚们听到这话,个个都嗅到八卦的气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地看好戏。

    林老夫人看肖新露一眼,又看向林宜,“小宜,怎么,你有男朋友吗?”

    林宜握住林老夫人放在桌面上的手,苦涩地笑了笑,眼中有着委屈,声音软软地

    道,“奶奶,我哪来什么男朋友,有我不就带过来给您老人家过目了吗?”

    这话让林老夫人听得舒心,只道,“那可可说的是……”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