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算偷情啊(2)
    林宜微笑着回道,“奶奶,做店长更要亲力亲为才能服众啊,要是我整天摆个老板

    架子,才没人理我呢。”

    她一边说一边往应寒年那边看去,林可可靠在应寒年的怀里,也不知道听了什么,

    脸越来越红,满面娇羞。

    自始至终,应寒年看都没看她一眼,好像又不准备和她联系了一样。

    可问题是,他们这一个月相处得好像还不错。

    林宜摸不准应寒年的心思,只能不动声色,陪着林老夫人聊天。

    忽然,什么东西滚落到她脚边。

    林宜疑惑地低眸,忽然就听应寒年藏着坏意的磁性嗓音传来,“林大小姐,我的玻

    璃杯好像不小心滚到你那边了,帮我捡下。”

    “……”

    林宜整个人都僵硬,抬眸看向他,只见应寒年搂着林可可一脸正色地看着她,好像

    只是在讲很随意的事情。

    林可可顾着害羞,旁人也没在意。

    林宜只好低下身去,一撩桌布,就见那边应寒年也低下身来,一手掀着桌布,黑漆

    漆的眼直勾勾地看向她,轻佻地眨了下。

    “……”

    林宜瞪他,无声地询问他怎么会在这里。

    应寒年并不回答,食指抵在唇上,薄唇暧昧地抿了下,似在轻吻。

    神经。

    “林大小姐,就在你脚边。”他的声音还是很正。

    林宜皱眉,不敢多言,捡起玻璃杯直起身来,站起隔着桌子递给应寒年。

    应寒年起身接过,极平常的一个动作,宴桌上谁都不注意。

    交接玻璃杯的一刹,他在她掌心里迅速抠了下,暗昧放肆,双眸深深地看向她,

    “多谢。”

    “不客气。”林宜手都冰了。

    “你和她那么客气做什么。”林可可不满地把应寒年拉回来,林宜肯定得嫉妒她有这

    么好的男朋友。

    林宜坐下来,故作无事。

    这个应寒年……到底想干什么?

    肩膀忽然被拍了一下。

    她回头,安阑拎着她的包站在她的身后,从包中取出手机递给她。

    林宜接过手机,低眸看一眼,竟是应寒年发来的短信——

    林宜怔了怔,抬眸往桌对面看去,哪里还有应寒年的身影,只剩下林可可双手托着

    小脸,一副少女怀春的模样。

    这个应寒年……

    林宜深吸一口气,笑着朝林老夫人道,“奶奶,我去回个电话。”

    “好,去吧。”

    林老夫人看着她直点头,今天的大孙女真是越看越顺眼啊,又漂亮又有孝心。

    ……

    从座无虚席的寿宴厅离开,耳边没有宴席上闹闹哄哄的声音,整个世界仿佛一下子

    安静下来。

    林宜照着应寒年短信中的内容左拐,走向洗手间。

    只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冒出来的姜祈星正守在女士洗手间门口,面无表情,跟个门神

    似的,但凡有人过去上厕所就被他赶走。

    什么毛病这是?

    霸个女士洗手间是什么意思?

    “……”

    林宜看着这一幕都想掉头走人。

    想了想,她还是往前,见到她,姜祈星的扑克脸也没变一下,只伸手推开门让她进去。

    林宜无奈地抿唇,拎了拎裙摆往里走去。

    应寒年正懒懒地坐在彩绘鎏金洗手台上,跷着腿一抖一抖的,修长的手抛着一只打

    火机在玩,无聊至极。

    听到声响,他闲闲地斜去一眼,就看到打扮得跟花仙子的林宜走进来,提着裙摆,

    两条腿细得跟笔杆子似的,脸上的小伤一处又一处,精致中又透着狼狈。

    四目相对。

    他看着她没什么表情的脸冷嘲热讽,“可以啊,大小姐借不到200万就跑去和人干架

    了。”

    被打成这样。

    “你怎么会在这里?”林宜问道,声淡如水,“你和林可可是什么关系?”

    闻言,应寒年唇角的弧度变深,一下子从洗手台上跳下来,黑眸幽幽地盯着她,

    “怎么,吃醋了?”

    吃他的醋?她哪来那个西伯利亚的时间。

    林宜平静地看着他,神色未变,“应先生,我从一开始就和你说了,我有我的仇,

    我有我的事要做,我不希望不相干的人介入林家。”

    尤其是像他这样的人,动动手指就能改变她的计划,让她一败涂地。

    听到这话,应寒年的眼冷了下,随即伸出手一把将她扯进怀里,捏住她的下巴,迫

    使她抬起脸。

    林宜被捏疼。

    他低首,薄唇有意无意地擦过她的唇,不悦地道,“不相干?你这没良心的,我特

    地跑过来看看你借不到200万会不会出事,你就把我划到不相干的人中了?”

    特地跑过来看她会不会出事?

    他会有那么好心?

    林宜怔了下,“那你和林可可……”

    “你老子在慈善晚宴下我的脸,难道还要我上门送份贺礼?他也配?”应寒年冷嘲一

    声,林家上下他就看得顺眼一个林宜。

    剩下的他全不放在眼里。

    他就是不想送贺礼才变成林可可的男朋友进寿宴?什么逻辑?

    算了,他不是别有目的就好。

    林宜拿开他的手,冷淡地道,“我不管你在背后怎么想,在我面前不要编排我爸

    爸。寿宴快开席了,我先过去。”

    说完,她转身欲走,手腕被人从后一把攥住。

    一股强力将她拉扯回去,林宜撞进应寒年的怀里,一抬头,只见应寒年的脸彻底拉

    了下来,阴沉沉地瞪着她,“我说你今天说话怎么这么不顺我的耳,你挂我的电

    话,还骗我不会做菜,我都没教训你,你又急着走了?”

    “你今天的身份是我堂妹的男朋友,我和你呆在一个洗手间里被人看到算怎么回

    事?”林宜蹙眉。

    “算怎么回事?”应寒年低笑一声,眸中幽光深邃,勾勒几分**地掠过她的唇,刻

    意将嗓音变得喑哑,“算偷情啊,小团团。”

    话落,他便低下头吻住她的唇,放肆吮吸蹂躏,不由分说地撬开她的唇,勾舌纠

    缠,一手牢牢地控住她的腰。

    林宜刚要挣扎,腰间就被推了一把,整个人撞向洗手台。

    她连忙双手按住洗手台边缘,才不至于让自己撞到。

    他到底想干什么?

    林宜愤怒地转眸,只见应寒年伸手打开早放在彩绘鎏金洗手台上的一个药箱,从里

    边取出棉签,他的手指干净修长。

    哪来的药箱?

    “乱动什么,不想治伤了?”应寒年按住她的身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