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算偷情啊(1)
    “谢谢奶奶。”

    林可可开心地接过红包站到一旁,有些得意地看向林宜,只见她还在不慌不忙地熬

    着锅中的汤,煮个糖水鸡蛋还煮那么久,真墨迹。

    剩下的小辈陆陆续续端着糖水鸡蛋向林老夫人贺寿。

    最后竟只剩下林宜,她站在锅前,见锅中的汤汁已经熬好,才敲入鸡蛋,用筷子在

    蛋白边缘划了两圈,满意地看着鸡蛋成型,细指拈入几颗小小枸杞。

    有清甜的香气已经飘散开来。

    林冠霆深谙厨艺,光是闻这味就知道林宜做出一道佳品,眼中赞赏不已,这孩子做

    店长已经辛苦,居然还抽时间在练做菜。

    林宜将糖水鸡蛋盛出,双手捧着朝林老夫人走去,有着几处伤的脸上挂着笑容。

    她在林老夫人面前跪下,抬高双手,真挚地道,“祝奶奶如月之恒,如日之升,如

    南山之寿,如松柏之茂。”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老夫人总觉得今天的林宜说话格外顺耳亲切,字字甜进心里。

    “真乖。”

    林老夫人微笑着接过她手中的碗,低眸一看,不禁怔了下。

    只见这碗糖水鸡蛋中加了枇杷银耳,清白瓷碗中汤汁晶莹剔透,枇杷熬得温润,枸

    杞色红,枇杷金黄,两种颜色互不冲撞,反而将一碗糖水衬得生机勃勃,两颗鸡蛋

    形状为圆,寓意圆满,没有半分散掉的迹象。

    “你怎么会在糖水鸡蛋中加枇杷呢?”

    林老夫人不由得问道,声音因为这一份糖水鸡蛋而变得柔和下来。

    林可可站一旁,冷哼一声,小声地道,“还不是出风头,哪次她不要成为焦点才甘心?”

    还好,她的应寒年才不喜欢这种虚伪的女人。

    林宜跪在地上,当作没听到林可可的话,盈盈一笑,“上次我打电话给奶奶的时

    候,听到奶奶有两声咳嗽,枇杷润肺止咳去痰,奶奶又喜好软糯,所以我加了银

    耳,不知道口感怎么样,您尝尝。”

    林老夫人诧异不已,什么时候这个骄纵蛮横的孙女连自己两声咳嗽都注意到了?

    怪不得冠霆说林宜最近懂事成长不少,她还当是笑话,没想竟是真的。

    主桌上,应寒年斜靠着椅背,一双眼盯着林宜如画的背影,薄唇勾起一抹算计的弧度。

    上次是谁在他面前说不会做菜来着?

    大小姐玩得很开心啊。

    “妈,你尝尝。”林冠霆站在一旁道。

    肖新露站在他身旁,看着那一碗色泽绝佳的糖水鸡蛋,明明不爽,却还是要端着笑

    容,以至于精致妆容的脸有些扭曲。

    “嗯。”

    林老夫人拿起勺子舀起一勺汤,清甜入口。

    银耳熬过的汤汁不薄不厚,温软进喉,咳了几日的喉咙一下子仿佛被熨暖似的,舒

    坦极了,比刚刚那些小辈们熬的纯糖水不知好出多少倍。

    再尝一口枇杷,外软内鲜,难得经过烹煮却还保留着几丝原汁原味,格外清爽,竟

    是两层味道。

    林老夫人不由得一连吃上好几口,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看向林宜的目光也越来越

    慈爱温和。

    “妈,鸡蛋不好多吃,小心噎着。”

    林冠霆在一旁小心提醒。

    众人这才看到刚都是喝口糖水意思一下的林老夫人连鸡蛋都吃下肚一个了。

    林老夫人听着将碗递给一旁的佣人,拿出红包递给林宜,多了几分真心,“小宜

    啊,林家做了几代的餐饮,一直半成不就的,到你爸手里终于做出一些成绩,现在

    看来,这份手艺被你传承了去,你以后可要将林家美食发扬光大。”

    “知道了奶奶,谢谢奶奶。”

    林宜笑着站起来。

    林冠霆看着林宜,把自豪和骄傲全写在脸上,份外意气风发。

    一旁的亲戚纷纷上前问她裙子在哪里做的,糖水鸡蛋怎么煮的,说枇杷熬的颜色真

    好,赞她越来越厉害了。

    林可可听着嫉妒得不行,忍不住道,“装模作样,真为奶奶着想,怎么不用梨子

    啊,雪梨不是更能止咳吗?追求颜色摆盘好看,分明是臭显摆、哗众取宠。”

    她太妒忌,以至于声音不小,旁边的人全部听到,一时间静默不语。

    林冠雷瞪女儿一眼,林可可噘着嘴哼了一声。

    林老夫人坐在那里,红色的旗袍映上脸色的不悦,她看林可可一眼,不满地开口,

    “今天是我过寿,你是不是巴不得我吃梨分离才好?”

    “……”

    林可可被林老夫人这么一说呆了下,傻眼地站在那里。

    梨?离?

    她哪知道这个,林宜居然把水果的谐意都想到了,还特地选枇杷入锅?

    她一抬头,就见周围的人都憋着笑戏谑地看着自己,顿感受了奇耻大辱,抬起腿就

    朝主桌走过去,在应寒年身边坐下来,抱着他的胳膊又愤怒又委屈,“他们都是坏

    人,我们走吧?”

    “小萝莉受委屈了?”

    应寒年轻笑一声,低眸凝视向她,抬起手不分场合地挑了挑她的下巴。

    林冠雷在旁看着恨不得上去打掉他的手。

    怎么会有这样不正派的人,可可是怎么认识上的?

    这一声透着玩世不恭的轻笑在寿宴上不过是个低音,可落在林宜耳朵里,却是惊天

    霹雳……

    有那么一秒,她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有些僵硬地转过头,就见到应寒年坐在主桌

    上,面庞英俊,一身凌厉桀骜。

    林可可红着脸钻进他的怀里,两人搂在一起,目无旁人地说着什么悄悄话。

    “……”

    他怎么会在这里?

    林宜震惊地看向应寒年,怎么又和林可可搞在一起?

    什么情况?他来做什么?是这边有他商战上的下一个目标?还是因为什么?

    她的手指有些发凉,一时间种种想法浮上心头,直到林冠霆拉她入座,她才勉强稳

    住自己的思绪,上前入座。

    “小宜,来,坐奶奶这边来,奶奶有话和你聊。”林老夫人慈详地看向她,朝她招手。

    已经在林老夫人身边入座的肖新露笑容一僵,尴尬地站起来让出位置。

    “奶奶。”

    林宜笑着坐上去。

    林老夫人拉住她的手摸了摸,见她掌心、指尖都有着一层薄薄的茧,不禁道,“不

    是去做店长吗?怎么这么辛苦,茧都磨出来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