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7章 老夫人的七十寿宴(3)
    糖水鸡蛋越多,越说明家族子嗣旺盛。

    服务员们端着一个个小锅子放置在长桌上,间隔分好,再摆上需要的简单食材。

    林老夫人只有林宜和林可可两个孙女,但旁支侧系的亲戚一堆,因此抢着出来要煮

    鸡蛋的不少,年轻人们密密麻麻地站了一整排,还有几个十来岁的小孩子。

    林老夫人只是端坐着看着一群小辈为她操劳,面上有光至极。

    “小宜呢?”

    林冠霆忙碌一上午,这才发现林宜不在。

    闻言,林老夫人的脸色沉了沉,不满写在眼底,她这两个孙女都不让人省心,林可

    可是顽劣胡闹,林宜是骄纵不堪。

    往日里,林宜毫不尊重她这个奶奶,偶尔训上两句,林宜的白眼都能飞到天上去,

    说什么你也是靠我爸养的,装什么一家之长。

    毫无素质。

    小儿子什么都好,就是把这个女儿惯得不着边际,不来还好些,来了不是成心气她么?

    这话自然是不能明说的,林老夫人牵强地笑了笑,“冠霆,你说最近小宜忙,那就

    让她忙吧,小寿而已,无妨。”

    这分明是动气了。

    应寒年坐在那里无聊地将一只小小的玻璃杯转得风生水起,黑眸扫过林老夫人的

    脸,不禁勾唇。

    这个小团团的人缘可真是臭到家了。

    可他怎么就看着那么顺眼呢?

    “这孩子最近懂事很多,可能是今天有事耽搁,我马上给她打电话。”林冠霆说道,

    拿出手机给林宜拨打电话,拨打几通都没有人接。

    过久的等待时间让林老夫人的脸色越发难看。

    肖新露找准时间走了来,弯下腰双手搭在林老夫人的肩上,柔柔地开口,“妈,小

    宜忙,我替她煮糖水鸡蛋给你。”

    “不用不用,都是小孩子闹着玩煮的,你煮什么。”

    林老夫人欣慰地拍拍她的手,肖新露只比林宜大了五岁,却长一辈,这一辈长得她

    懂事持家。

    “没事,我也想向妈敬敬孝嘛。”

    肖新露笑着说道,还未直起身体,就听一个清脆果决的声音传来,“我路上耽搁

    了,阿姨是长辈,我哪敢让阿姨替我。”

    掷地有声。

    众人转眸望向侧门。

    应寒年按停在桌沿旋转不停的杯子,缓缓抬眸,眸子漆黑深邃,藏着令人看不透的

    深色。

    分店的餐厅值班经理何耀和安阑正推开古典的欧式侧门。

    林宜双手端着托盘出现在门口,一头长发编出几处细辫,镶着细细的花藤,简单清

    爽,发尾飘逸,一袭裸粉色花卉刺绣长裙,纱面透视,领口至胸前的大面积粉色牡

    丹的刺绣细节立体、精致、逼真,鲜绿的叶子连纹路都清晰地绣出来,似有露水蒙

    在上面,灯光一照,衬得人比花娇,若在仙若在雾。

    她缓缓走进来,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视线。

    在场的不少公子哥都站起来遥遥望过去,私下里议论着。

    林可可望着,再看一眼自己身上为兴趣穿的稚嫩萝莉装,顿时嫉妒得血都滴出来,

    有没有搞错,穿那么好看做什么,又不是她过大寿。

    肖新露望过去,脸色很不好看,手指攥住裙上的一抹刺绣。

    又在穿着打扮上和她冲撞,她穿刺绣纱裙,林宜也穿,她绣月季讨林老夫人欢心,

    林宜就绣牡丹,硬是将她的月季比成不起眼的小花。

    不过刺绣工艺光是远观就知道不凡,没有几个月都赶不出来,该死的,她都不知道

    林宜暗中偷偷地准备这些,把她的裙子比得跟地摊货似的。

    一定又是安阑这女人暗中捣鬼。

    怪她自己,就不该也穿刺绣纱裙。

    肖新露并不知道,林宜有上一世的记忆,寿宴上肖新露的穿着她记得清楚,所以她

    早就订制了这一身长裙,就是在恶意刺激她。

    女人嘛,尤其是肖新露这样的女人,就怕撞衫被比下去。

    林宜慢慢走近林老夫人,大家这才看到她手中托盘上放着两颗鸡蛋,以及银耳、枸

    杞等东西。

    应寒年的眼直勾勾地看向她的脸,一张原本清丽漂亮的脸上多了两处瘀青,以及好

    几道血凝后的血痕,很明显还没来得及处理伤口。

    “奶奶。”

    林宜走到林老夫人面前低了低头,微微一笑。

    林老夫人难得听她正正经经叫一声奶奶,不禁愣在那里,怎么跟换了个大孙女似的。

    “小宜,你这脸怎么了?”林冠霆震惊地看着她的脸,“怎么伤成这样?”

    林宜淡淡一笑,“没什么,路上出了点小意外,我先去煮糖水鸡蛋。”

    说完,林宜就端着食材往小辈们中间走去,站到林可可身旁的一口锅前,点上火,

    放入水,敲碎冰糖用快火熬煮。

    应寒年重新滚起面前的玻璃杯,视线落在林宜上,眼底刻着不满。

    大小姐还真是视他为无物啊。

    鞋尖在地上一点一点,敲着无人听到的不悦。

    整个寿宴厅里热闹非凡,各自为阵谈天说地,小辈们煮糖水鸡蛋并未受到多少关

    注,这个环节就是走一下风俗,意思意思一下而已。

    糖水鸡蛋的程度极为简单,冰糖熬水,敲入生鸡蛋即可。

    林可可看着锅中的冰糖化得差不多,边敲蛋边抬眸,就见应寒年看着这边,心中悸

    动非常,敲的姿势不对,鸡蛋一入水蛋白就散了,无法凝固成圆。

    有亲戚的声音传来,“诶,你们看,小宜的食材怎么那么多?”

    这一声出来,许多人的目光都看向林宜,只见她正低头将泡发的银耳徐徐洒入小锅

    中,又不慌不忙地将枇杷剥皮去核,一刀一刀切成小瓣,她做得很慢,手指纤纤,

    皮肤白皙如凝脂。

    她跳舞出身,只是站在那里便气质天成,再加上这一身俏嫩打扮,连煮碗糖水鸡蛋

    都有种说不出来的赏心悦目。

    林可可不满地看了一眼,将自己煮好的糖水鸡蛋盛出来,率先朝林老夫人走去,博

    个头位。

    林老夫人于中间而坐,面前的地上铺着喜庆的红色软垫。

    林可可走过去在软垫上跪下,笑容满面地举起手中的碗,“祝奶奶长寿百年,身体

    健康。”

    “乖。”

    林老夫人笑着伸手端过碗,一看连蛋黄都散了,鸡蛋液散在水中,根本没熟,腥味

    都溢出来,不禁在心里叹一声气,用勺子舀口汤意思喝了一下,便递出一个红包。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