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章 老夫人的七十大寿(2)
    应寒年笑得勾人心魄,声音轻飘飘的,“好啊。

    林可可悸动得差点跳起来,她试探着慢慢向他伸出手,手指头都在发颤。

    应寒年低眸闲闲地看一眼她发抖的手指,猛地伸出手抓住她,一把将她拉入怀中搂着往寿宴厅的方向走去。

    “……”

    林可可完全傻住了,呼吸都绷住。

    应寒年轻笑一声,“不用这么紧张,我不会吃了你。”

    “……”

    他的声音落入林可可的耳中,像一股浑厚的气流游走于她全身,让她完全动弹不得,浑身绷得更紧,呆呆地看着他的下颌线,为之神魂颠倒。

    林可可带着应寒年……不,是应寒年搂着她进入寿宴厅,最先发现的是她的父母,都错愕地看向她,“可可,这位是?”

    林可可咽了咽口水,有些底气不足地道,“他是我男朋友。”

    说完,她立刻看向应寒年,见他又是漫不经心一笑,没有反驳,心中雀跃疯狂。

    “男朋友?”

    林冠雷夫妻错愕异常,林可可才19岁,因学业不精早退了学,整天瞎混,最近被他们臭骂一顿才收了心在宜味食府的分店做事,怎么突然冒出来一个男朋友?

    这男人……容貌是不是过于出色凌厉了些?

    两人看着应寒年,明明该问些什么,却在他闲闲的目光下不自觉沉默,有种被迫臣服于人的错觉。

    林家的亲戚发现这边的状况,个个都围过来,“什么,可可有男朋友了?我看看,天,好帅啊。”

    “可可,你眼光可真好,这一身的名牌应该是哪家的太子爷吧?”

    “要说还是可可聪明,女孩子啊就该早点定下来,把握住优质股啊。”

    “老夫人老夫人,可可有男朋友啦。”

    林可可有些骄傲地笑起来,下巴微微仰起,很是得意,总算也让她扬眉吐气一次。

    林老夫人闻言望过去,一双眼看着应寒年仔仔细细端详一番后,摇着头和旁边人低声感慨道,“太出众卓异了些,可可收不住。”

    可可还是个孩子心性。

    一听到这话,林可可的脸就黑了,她带来的男朋友个个都在说好话,都在恭维她,怎么到老夫人这里就成她收不住配不上呢?

    哼。

    “不管他们,我们去一边坐。”

    林可可把什么情绪都写在脸上,抓着应寒年的手臂在一张容20人的大圆桌前坐下来。

    应寒年从头到尾一言不发,任由林可可拉着他坐下来。

    附近的人全被应寒年吸引去目光,问东问西的。

    林冠雷站一旁,用教师的目光将应寒年来回打量,见他虽然还算是正襟而坐,却是三分傲慢三分邪气,唇角勾着却无笑意,一双眼环视四周,似漫不经心又似城府深深,令人一眼无法看透。

    诚如母亲所讲,这样的男人哪里是可可管得住的。

    林冠雷走进去在应寒年身边坐下来,正色问道,“不知道怎么称呼?”

    “应先生?”

    林冠霆见这边好一阵骚动,便搂着娇妻肖新露过来,一见应寒年愣在那里。

    应寒年抬眸,视线扫过林冠霆搂在肖新露腰间的手,唇畔的笑意多了些讽刺嘲弄,“林先生,别来无恙。”

    林冠霆向来不轻易与人为敌,尤其是今天这种大场合,于是主动向前朝应寒年伸出手,客套地道,“应先生前来贺家慈大寿,有心了。”

    应寒年起身,与林冠霆握手,黑眸幽深,“见识过林先生、林太豪掷三百万拍下麻将的大场面,我岂有不逢迎拍马之理。”

    这话说的……极尽讽刺。

    林冠霆脸色难堪几分,按住欲发作的肖新露,笑道,“应先生说笑了,坐吧。”

    应寒年堂而皇之地坐下来,坐的正是主桌,林冠霆愣了下,再见他身旁的林可可满脸桃花色,不禁更为诧异。

    应寒年怎么和可可呆在一起了?

    顾不上多想,又有人前来寒喧,林冠霆便去招待客人。

    临近中午时分,能容2000人的寿宴贵厅里已经座无虚席,一个巨大的3d雕字“寿”字悬挂在中央上方,缓缓旋转,红得眩目,场面繁荣浩大,声势热闹。

    一眼望去,不是奢华,全是林家的名望。

    林冠雷一向不喜这些,关注点全在身旁气质不凡的年轻男人身上,忍不住问道,“不知道应先生父母在哪高就?”

    了解一个人自然要先了解他的家世背景。

    话落,桌上的另一个亲戚便掰着手指开始算,“不对呀,这s城内,我怎么没听过应家这么一号,你们听过吗?”

    真是排得上号的名门豪门,哪会有他们不知道的道理。

    应寒年坐在那里,凉凉一笑,轻描淡写地道,“是没有,我应寒年无父无母,孑然一身。”

    没有家世?

    一桌刚还恭维的一群亲戚立刻变了脸色,有些鄙夷。

    林可可忿忿地瞪着她们,抱着应寒年的胳膊道,“全是一群势力眼,你别理她们。”

    应寒年不以为意,转眸望向周围,没有看到想看到的身影,眼底掠过一抹失望。

    这女人还不来?

    因为两百万现金?有什么内情?

    “应寒年,我记起来了,说是到处替人打商战的,手段卑鄙残忍,凡栽到他手里的都会闹个家破人亡。”有人忽然道,说完又觉察自己说得太过,连忙捂住嘴。

    一桌的人都哗然,有人接着道,“前段时间,破产的潘家潘老爷子跳楼自杀,听说也是被个叫应寒年的逼的,难道就是他?这么年轻?”

    “不会吧,怎么还有人做这样的工作,这不是赚杀人血钱吗?不亏心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应寒年。

    应寒年的眉动了动,不羁一笑,“是我,成王败寇,不亏心。”

    如此理直气壮,桀骜不驯。

    整桌安静如死。

    林冠雷夫妇更惶惶不安地看着他,几乎是想立刻把女儿拉到自己面前,怎么能和这么狠辣的男人在一起。

    可偏偏林可可听着却是一脸崇拜地看着他,“原来你这么厉害啊。”

    应寒年低眸看她一眼,眸黑如夜,似笑非笑,林可可被撩得魂魄彻底飞了,找不到落处。

    所有人都已就位,林冠霆夫妇这才回来,见主桌气氛尴尬无比,不禁疑惑。

    林冠霆看向林老夫人,笑着道,“妈,时间差不多了,让小辈们给你煮糖水鸡蛋吧。”

    s城的风俗是长辈过寿当日,小辈要亲手煮一碗糖水鸡蛋,像林冠霆这一辈年纪也大了,就由更小的一辈去煮,以示孝道。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