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就给他们玩个大的!(2)
    林宜停住脚步,望着他们一行人笑着走进酒店,嘴唇动了动,有些僵硬地道,

    “我……想和你借200万,要现金。”

    手机里还伴着江娆的笑声。

    “200万?”应寒年在那边低笑一声,语气玩味地道,“这可不是小数字,你知道我也

    是替人打工的,挣点钱不容易,不过你要是求求我,我可能会……”

    “不好意思,打扰你了。”

    林宜淡淡地打断他的话,挂掉电话。

    刚走进酒店大堂的应寒年瞪着被挂断的电话脸顿时黑了,他也没说不借,大小姐就

    是大小姐,脾气都要大到天上去了。

    他臭着脸推开江娆,拨回林宜的电话,一连几通都被挂断。

    他的脸更难看了。

    一行人观察着他的脸色,面面相觑,嘻笑声全化为静默。

    离大酒店不远的街头,林宜看着时间,呼吸都变得沉重,纤细的手指死死地握住手机。

    真的没有办法了么。

    注定她要吃这个暗亏?

    她咬住牙,一转眸,就见到远处停着的一部黑色商务车,目光变深,“安姨,那部

    商务车是不是一直跟着我们?”

    安阑疑惑地看向她,又看向商务车,“不说不觉得,一说,好像从我们离开家的时

    候,后面就有这辆车了,对,就是这车牌。”

    果然。

    “刚刚停在家里的也是这部车,应该是肖氏夫妻开过来的。”林宜的目光变深,林家

    没有这个车的。

    他们车上还有礼物箱,刻着寿字,是要送给奶奶的寿礼。

    “什么?他们是想盯着我们有没有取到钱?怕我们把窟窿补上?”越想越是,肖新露

    要去酒店准备,自己不能行动,就让自己父母暗中盯着她们。

    安阑回过味来,顿时怒不可遏,“这一家没个好东西。”

    为了陷害林宜一个年轻女孩居然这么费尽心机,简直不要脸!

    呵。

    呵呵。

    林宜忍不住笑起来,一声比一声冷,一双眼凉得没有温度,样子叫人担心。

    安阑见状拿出纸巾替她擦汗,担忧地道,“小宜,你别这样,事情总有办法解决的。”

    林宜对上安阑忧心不已的双眼,拿下她手中的纸巾,在手里捏成一团,指甲死死地

    抠进去,染着一层汗的脸上露出再干净不过的笑容,一字一字缓缓地道,“不是想

    玩我么,我就给他们玩个大的!”

    说着,林宜将纸团狠狠地扔进垃圾筒里。

    “……”

    安阑错愕地看着她,这是有主意了?

    “安姨,你去帮我做点事。”

    林宜在她耳边小声地说起来,把事情安排得有条不紊。

    ……

    路边的大树叶子泛绿,影子在风中摇曳,不时有车呼啸而过,在马路上不留下一点

    痕迹。

    林宜坐在车上,翻下妆镜整理着被汗湿透的头发,将袖扣一颗颗解开。

    转了转细颈,活动身体。

    做完这一切,林宜双手握住方向盘,一双眼看向不远处停着的商务车,目光逐渐变

    得狠厉。

    下一秒,她一脚踩下油门,毫不犹豫地驶向前方。

    车速极快。

    商务车有所发觉,慌忙倒车转方向,但已经来不及,林宜的车直直撞上去,硬生生

    地将商务车撞到大树上。

    连片的树荫遮住他们。

    车子发出刺耳的声响。

    林宜熄火,拿着包就下车,直冲着商务车而去。

    肖新露的父母坐在车上被撞得有些懵,缓了片刻,老爷子率先推开车门想查看情

    况,还没站定就见林宜气势汹汹地冲过来。

    “老家伙,我看你不顺眼很久了!”

    林宜咬牙切齿地吼出来,举起真皮钉包就朝他身上狠狠地砸过去。

    “啊!”

    老爷子根本来不及抵抗,就被砸了个头晕眼花,连退好几步,一张脸更皱了,完全

    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天呐!”老太太见惊慌失色,见状急忙从车上冲下来,抓着林宜就一顿又挠又捶,

    “你个拖油瓶敢打我老公,我打死你,我打死你。”

    “打你老公?呵,我还打你呢!”

    林宜冷笑一声,抓着钉包又往老太太身上一顿胖揍。

    老太太哪是她一个年轻女孩的对手,当下被揍得脸上皱纹都开花了,顿时激动地大

    叫起来,“老公,你还愣着干什么,这小贱人疯了,还不过来帮忙!”

    老爷子这才反应过来,冲上来就一拳砸到林宜的头上,林宜被打得撞到树上,锐痛

    剧增。

    她靠着大树,不顾一切地还击,举着包劈头盖脸一顿砸,以一敌二,竟也没落了下

    风,老太太更是躲了又躲,最后都出不上力。

    三人打得昏天暗地。

    过了许久,两个人喘着气互相扶持着又准备朝她打过去。

    周围有路过的人发现这边的场景,想过来看。

    林宜像是打够了一般,一手抓着包往后退,盯着他们狠狠地威胁,“两个老家伙,

    你们给我等着!敢再碰安姨,我要你们好看!”

    说完,林宜快速坐上自己的车,疾驰离去。

    肖氏夫妻一人举着个车内的香水瓶座,一人抓着手袋站在那里,愣愣地看着林宜的

    车绝尘而去。

    这小贱人什么意思?

    早上安阑被他们泼了碗红豆汤,特地过来打他们一顿发泄一下?

    大小姐为个管家出头?

    莫名其妙。

    “老公,我们现在怎么办,车还能开吗?”肖老太太紧张地看向车子,“这可是你新

    换的车啊,好几十万呢,要不我们报警吧?”

    “报什么报,你没听女儿说么,林冠霆最讨厌把家事闹大,他就林宜这么一根独

    苗,我们把他女儿告了,不管对不对,他心里都得对我们不乐意。”

    肖老爷心烦地推她一把,“再说,今天寿宴的局新露已经做好了,你还怕那个拖油

    瓶有好果子吃?”

    想到这儿,肖老太太顿时喜笑颜开,“说的是说的是,我怎么忘了,新露让我们今

    天不要节外生枝,今天等着那小拖油瓶的可是份大礼呢。”

    肖老爷子往前车看了看,道,“车撞得不是很严重,趁还有点时间,赶紧去修吧。”

    “我得看看给林老夫人的礼物,撞了一下不知道有没有撞坏。”

    老太太罗罗嗦嗦地道,被老爷子一巴掌拍回去,“就你事多,里边裹着厚厚的海绵

    层呢,包得里三层外三层,打开看又得重包,我还修不修车了。”

    这车是可是他的宝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