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就给他们玩个大的!(1)
    林宜蹲在那里,脸色冰冷。

    安阑忽然一步冲过去,激动地拿起另一箱,问道,“密码是多少?”

    林宜面无表情地报出密码,安阑把密码箱一箱箱打开,整整三箱的冥纸,厚厚的一

    叠又一叠,红得刺目……

    饶是安阑见惯风浪,也不由得呆住了,跪坐在地上傻眼地看着满箱满箱的冥纸,背

    后一阵阵的发凉,“这要是在老夫人的寿宴上打开,不是全完了……”

    安阑说不下去,林老夫人素来看不惯林宜的骄纵,林冠霆又好面子又重孝道,当着

    那么多人的面,肯定都以为林宜在胡作非为,以冥纸替代现金想蒙混过关,这样一

    来,林冠霆勃然大怒,别说斥责,怕是断绝关系都做得出来。

    “……”

    林宜一动不动地蹲在那里,冷漠地看着一箱箱的冥纸。

    人心究竟有多狠,她一次一次体会。

    “小宜,马上报警,两百万不是小数目,也必须马上告诉林先生。”安阑拉住她道。

    “怎么追查?密码只有我知道,昨天从餐厅出来也清点过数目,办公室和房间的门

    都没有被撬锁的痕迹,查下去只会是无头公案。”林宜的声音平淡得有没一丝起

    伏,“反而更像是我私吞了造大声势,企图撇清关系。”

    如果她没猜错,这是餐厅和家里的一次合谋。

    有人在餐厅暗中盯着她,得知密码,再在她把钱拿回家以后偷偷换走,而且就是在

    刚刚肖氏夫妻把她和安阑缠住的时候。

    因为只有刚才的时间,她才没在房间守着。

    肖氏一家人全有了不在场证明。

    布局如此周密,报警又如何,恐怕有什么指纹也早被擦得干干净净。

    安阑听着她这般说,一向沉稳的人汗都渗出来,“那怎么办?我卡上有钱,我们先

    把这个窟窿补上,当吃个哑巴亏?”

    林宜低眸看向表上的时间,“奶奶的寿宴还有两个小时开始,走吧。”

    也只能这样了。

    她卡上的私房钱和安阑的凑一下,两百万还拿得出来。

    两人匆匆离开,离开的时候肖氏夫妻还试图要拦住他们,庭院里,两个佣人正将一

    个小半身高的精美礼物箱搬进商务车的后备箱。

    礼箱四个红彤彤的竖面刻着“寿”字。

    林宜扫了一眼便离开,没有多看。

    ……

    天气并不热,可一连走了几家银行,林宜身上的蕾丝长裙几乎湿透,湿发贴着额

    角,妆容有些狼狈。

    可即使这样,林宜和安阑才提到二十万不到的现金。

    每家银行都和她们说,有人早她们一步提走了大量现金,银行也在等着上面送钱,

    要她们等一等。

    她们等不了,离寿宴开始已经不到一个小时。

    两个人站在街头,成为车水马龙中的一个缩影,天蓝得太过清澈。

    “怎么办?现在去远一点的银行时间上根本来不及,肯定是肖新露做了手脚。”安阑

    站在林宜身边,急得额头上全是汗。

    这是后招,一旦发现钱被偷,肖新露也要她们取不到现金,在寿宴上出丑。

    林宜最近那么辛苦,无非是要让公司上下、让林冠霆看到自己的能力,能顺利进入

    管理层。

    可现在却出这种事。

    安阑很是自责,“明明知道有那么多现金在,我就该在留在你房间里,寸步不离,

    至少总有一个人得盯着那些现金。”

    “……”

    林宜站着,一言不发,汗从额角淌下来,她连擦都没有擦一下,眼神越发冷冽。

    现在说这些已经没用了。

    安阑见她沉默越发心慌,道,“要不这样,就拿卡过去,说来不及取现金,虽然林

    老夫人和林先生会不高兴,但总好过送三箱冥纸过去。”

    林冠霆向来好大场面,这才提醒每个分店的店长,把盈利准备成现金送上酒店,一

    搏老夫人笑颜。

    “凭什么?”林宜面无表情地道。

    “小宜?”

    安阑不解地看向她,什么凭什么。

    “凭什么要我退而求其次,我在分店辛辛苦苦,每天只睡四个小时,为的就是事事

    做到最好。”林宜不甘地开口,“凭什么我要被肖新露逼得退一步?”

    上辈子,她已经落得那么凄惨的结局,这一世,她还被赶着步步后退?

    不可能。

    绝不可能!

    “小宜……”

    “我不退,一步都不退!”林宜眼神坚韧,一个字一个字从齿间咬出来,汗水从下巴

    滴下。

    她就不信她会栽在这两百万上!

    “那我们一时间上哪凑齐这两百多万的现金?”安阑忧心忡忡地问道。

    手机忽然震动。

    林宜拿出手机,发现是应寒年发来的微信,是张照片。

    是一张他抱着一个卡通三角饭团抱枕的自拍照,他坐在车上,人不羁地往后靠着,

    新发型要多骚气就有多骚气,五官分明,轮廓立挺,眉眼间尽是凌厉的侵略感,和

    抱枕的可爱形成鲜明对比。

    照片发来之后,出现一个语音。

    林宜把手机放到耳边听语音,只听应寒年轻佻的声音传来,“我发现这抱枕长得特

    别像你,以后就放我们床上增加情趣了。”

    “……”

    神经病。

    林宜无语,忽地一个转念,不知道应寒年那里有没有200万现金,即使没有,以他

    的能力,一小时里给她弄到应该也不是难事。

    这么一想,林宜心头一动,立刻拨通应寒年的电话,焦灼地等待。

    远处的酒店前,喷泉池中水柱起起落落,音乐磅礴大气,几部豪华轿车缓缓停在大

    酒店的门口。

    几个门童立刻上前殷勤开车门。

    林宜无意一瞥,就望见一群太子爷从车上下来,嘻笑说着什么,应寒年穿着照片中

    的衣服下车,一手握着手机正低头查看。

    他居然就在这里?

    林宜一喜,正要冲过去,就见美丽的大明星江娆也跟着下车,一袭斜肩黑色长裙衬

    出十分性感高佻的好身材。

    她还没站稳就被两个太子爷推到应寒年的身上,江娆便顺势往他怀里一倒作羞涩

    状,嘴里说着什么。

    应寒年低头瞥怀中女人一眼,唇角勾了勾,腾出一手搂住江娆,另一手则接通电

    话,“小团团,想我了?”

    心情似乎不错。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