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现金变冥纸(2)
    “你们干什么?”

    林宜着急地冲过去将安阑拉到身后,怒气冲冲地瞪着面前一副小人得志模样的夫妻。

    “哟,是小宜呀,我的好外孙女,好久没见,来来,让我看看。”肖老太太皮笑肉不

    笑地去拉她的手,假模假式的。

    “谁是你外孙女!你们怎么在这里?”

    林宜一把推开她,眼中写满厌恶。

    “林老夫人七十大寿,我们做亲家的自然要前来恭贺,不像有些人,只知道躲在家

    里,毫不知礼数。”肖老太太阴阳怪气地道,白眼几乎飞到头顶上去。

    这话指的是林宜的姥姥、姥爷,自从妈妈去世后,姥姥、姥爷伤心过度,自此大门

    不出、二门不迈,什么亲戚都不走,什么朋友都不会。

    林宜冷冷地看他们一眼,转身拉过安阑紧张地问道,“安姨,你还好吗?”

    “我没事。”安阑给她一个放心的笑容。

    “我爸呢?”两个老家伙居然敢在林家这么猖狂。

    安阑擦着身上的红豆汤,回答道,“林先生和林太一早就去酒店准备了。”

    否则,肖氏夫妻哪敢拿着鸡毛当令箭。

    林宜点点头,“你快去洗一下,换身衣服,要是有烫伤抹点药膏。”

    安阑点点头,正要转身离开,却见那肖老爷子摸着胡子在沙发上坐下来,摆出一副

    主人的架势,“去哪啊去,烫了我们两个老人家,就打算一走了之?”

    “就是,要不这次来给亲家过寿,还不知道林家是这副模样。”

    老太太狠狠地瞪了安阑一眼,“不是我说,我们家新露平时治家就是太温柔了,才

    会让下人一个个张狂,安阑,你给我跪下!”

    跪下?

    当是古代皇宫呢?

    林宜似听到个笑话般,冷笑一声,在肖老爷子对面的沙发坐下来,双眸透着凉意,

    “叫谁跪?我怎么不知道家里什么时候改姓肖了。”

    “哟哟哟,小宜啊,你这是不把我们老两个放在眼里啊,按辈份说,你得管我们叫

    一声姥姥、姥爷。”老太太斜着眼看向林宜白净的小脸,阴阳怪气至极。

    就是这丫头和管家,害得她女儿差点被扫地出门。

    早看着不顺眼了。

    “我姥姥、姥爷还健在,他们慈眉善目、温和待人,可不像某些小人卖女儿,一朝

    豪门鸡飞狗跳。”林宜淡淡地笑了一声,眉眼间凌利得足以震慑住所有人。

    这两个老家伙以前就是无所事事之人,好赌好吃,贪慕虚荣,靠着女儿嫁进林家后

    就开始拿自己当个人物,到处作威作福。

    上一辈子,她和爸爸被囚禁后,就是被这两个老家伙日夜看守,被羞辱是家常便

    饭,他们还要爸爸跪在地上学狗叫,不学就不给高血压的药,不给她饭吃。

    想起这一切,她都想动手杀了他们。

    这边,两人听到她这么说立刻激动地跳起来,有钱以后,最忌讳别人说他们卖女儿。

    “林宜,有你这么和长辈说话的吗?什么叫卖女儿,我们新露是堂堂正正明媒正娶

    的!”肖老爷子气得胡子都在抖。

    “明媒正娶?”林宜满眼不屑,转眸看向墙上妈妈的遗像,一字一字道,“肖新露靠

    什么才能嫁进林家,你们不清楚吗?我爸要的就是个替身,你们这样都肯把女儿嫁

    进来,不是卖女儿是什么?”

    老两口被她怼得脸一阵红、一阵白,难堪至极。

    旁观的几个女佣看到这一幕忍不住偷笑起来。

    这两夫妻仗着女儿是林家太太,只要一到林家就到处指手划脚,嫌东嫌西,她们受

    气好久了。

    “你——”肖老太太被气得不行,“好啊,我说我们家新露怎么过得这么委屈,原来是

    你这个拖油瓶天天地在家耀武扬威,我今天还非要替她教育你这个继女不可。”

    肖老太太说着就四周环顾起来,寻找可以用来打人的武器,眼睛瞄到不远处的扫帚。

    有小女佣急忙将扫帚收起来。

    近来大小姐对她们还不错,她可不想眼睁睁看着自家大小姐被打。

    肖老爷子连忙拉住自己的妻子,冲她使一个眼色。

    肖老太太收到后神情明显平复许多,转身看向林宜,道,“行,你年纪小,我不和

    你一般见识,但不管怎么说,我女儿是林太,作为父母的我们,就有资格管一个下

    人,就是冠霆在这,也说不得我们。”

    肖老爷子也帮衬着道,“不错,安阑故意煮那么烫的红豆汤给我们,存心不良,必

    须严肃处理。”

    把火头又烧到安阑身上。

    是因为安阑在肖新露面前承认自己策划换药事件,所以肖新露才让两个老家伙来找

    安阑麻烦?

    林宜坐在那里思索,不对,都过去一个月了,真要找安阑的麻烦,肖新露作为主人

    时刻可以找,何必要两个老家伙出手呢?

    肖老爷子刚刚那个眼色又是什么意思?

    安阑站在林宜的身旁,不想让林宜为难,于是弯腰朝两人道歉,“肖老爷子,肖老

    太太,今天这事是我的错,请你们原谅。”

    “一句道歉就完了?”肖氏夫妻又开始寻衅,“跪下!”

    “……”

    林宜越想越不对劲,刚刚老太太要是打上来,以自己往日的性格必须大吵大闹,立

    刻去找爸爸,显然两个人不希望把事情闹大,可又不断地在这为一碗红豆汤小题大作……

    林宜目光一闪,这是在故意拖延她的时间?

    不好。

    林宜立刻站起来,就见安阑已经在犹豫要不要跪下平息事件,她连忙上前,拉着安

    阑就走,“安姨,跪他们两个老家伙做什么,跟我走。”

    说完,林宜拉着就往楼上走去。

    “喂,你们去哪里,给我回来!”肖氏夫妻在底下激动地叫嚣着。

    林宜快步走向自己的房间,用钥匙开门,安阑见她眼中透着急色,不禁疑惑地问

    道,“小宜,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林宜没有说话,冲进自己的房间里,打开衣柜门,把三个银色密码箱提出来。

    手中沉甸甸的,颇有份量,她愣了下,难道是她猜错?

    安阑站在一旁,看着林宜蹲在地上按下密码,打开密码箱。

    林宜纤细的手从箱子边缘滑开来,安阑站在旁看箱子被打开,似一个慢镜头缓缓由

    远拉近……

    密码箱中的钞票已经变成满满一箱的红色冥纸。

    安阑惊得后退一步,浑身寒毛直立,“怎么会这样?钱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