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现金变冥纸(1)
    她半躺在高级美容店里的沙发上,由着技师替她一双脚做保养,对手机那端的人发

    火,“什么叫找不到机会下手,一个小丫头片子你都对付不了?一个月了,你做过

    什么实事?”

    “林太,您这怪不得我。”手机那边是肖新露在林宜餐厅收买的一个员工,此刻正在

    电话里道,“大小姐对餐厅特别重视,她几乎是24小时都呆在店里,我几次想下手

    都找不到时间。”

    没用的废物。

    肖新露一把揭下脸上的面膜,一脚踹开脚边的技师,臭着脸道,“出去,把门关上!”

    “是,林太。”

    技师委屈地离开。

    见包厢的门被关上,肖新露才冲着手机道,“我让你怂恿员工一起闹事,可我等了

    一个月,你做过什么?”

    “大家不听我的也没有办法。”

    那人道,“大小姐赏罚分明,工作上严肃,可私下又经常找时间带大家去k歌休闲,

    更把自己店长的那一份工资拿出来做额外提成,现在大家对她服从得很,我有次稍

    微说一点她坏话,就被人驳回去了。”

    大家不一起闹,剩下一个人闹能闹出什么风浪来?

    “你少找借口,闹事你做不到,那从别的地方呢?林宜一个千金大小姐,她懂多

    少,她能没空子给你钻?”肖新露怒火已经烧到头顶。

    “我上次说了,大小姐不知道发什么疯,跑进厨房做小帮厨,从择菜切菜做起,还

    亲自去进食材,晚上大家收工,她又一个人留下来学做菜,不到凌晨都不走。”那

    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现在餐厅里就是少根茄子,大小姐也能第一时间知道。”

    还能做什么手脚?

    “没用的东西,就只会敷衍我!滚!”肖新露气得摔掉手机,坐在那里大口大口地呼

    吸着,太阳穴突突直跳。

    一个月了。

    她居然由着林宜顺顺利利地开了一个月的分店。

    好吃懒做的大小姐竟也成为独当一面的店长,还会收买人心、亲力亲为,打死她都

    不相信林宜会突然变得这么聪明。

    不用说,又是有人在暗中帮助她。

    安阑?真是好本事。

    肖新露咬牙切齿,安阑想将林宜教育成才,她不会让安阑得逞的。

    这两个人,她要一并解决!

    肖新露思来想去,计从心来,想着打个电话,便起身去捡自己扔掉的手机,哪知因

    为赶技师走,脚上的乳液还没擦掉,这一站下去,脚底滑溜溜的,整个人磨擦着地

    板就摔出去了。

    “砰。”

    仰天一摔。

    肖新露重重地摔了一跤,剧痛从各处骨头蔓延开来,整个包厢里回荡着她撕心裂肺

    的惨叫。

    ……

    林宜听到消息的时候已经很晚,正在办公室里做完最后一次清算。

    安阑站在一旁,微笑着向她报告,“说是摔到尾椎了,大脑也有一定程度的震荡,

    不知道明天林老夫人的寿宴能不能去。”

    林宜坐在电脑前,想象着那一跤的惨烈,很是解气。

    恶人天也收。

    “肖新露向来喜欢出风头,又喜欢讨好爸爸,明天是奶奶的七十岁大寿,她呀,躺

    担架上都会去的。”林宜说道。

    安阑被她话中的嘲意逗笑。

    林宜看着电脑上的数字,冲着安阑招手,“安姨,你快来看,按我们现在的营业

    额,不出3个月,我就能赚500万。万物城真是块福地,带来的人流量远远超出我的

    预料。”

    她当初把分店安在万物城,是最正确的选择。

    安阑走上前来看着总账,也是十分欣喜,“那也要有应寒年的营销策略,那1元招牌

    菜的销售就给我们带来巨大收入,万物城上上下下哪家餐厅生意好过我们?”

    现在餐厅每天都是大排长龙,预约电话更是打爆,若不是地方就这么大,这营业额

    还能往上翻。

    闻言,林宜的眸色深了深,淡淡一笑,“嗯。”

    她早就知道,应寒年在从商这一方面天赋技能点满了,谁都及不上他。

    “不过开业那天,应寒年的态度还嚣张得很,你用了什么办法才请到他帮忙?”安阑

    好奇地问道。

    什么办法?

    林宜苦笑一声,还不是成年男女的那点办法。

    应寒年这个人很邪门,但说话算话,没有他指导,餐厅的生意不会这么好,她也不

    能屡次避过肖新露的黑手。

    “像他这样的人,花钱就行了。”林宜含糊地把这一页翻过篇过,站起来伸伸懒腰,

    撒娇地靠到安阑身上,“今天开心,不留下来练做菜了,明天还要去参加奶奶的寿

    宴,我们回家休息好不好?”

    安阑兼顾分店和家里,这一段时间也是十分疲累。

    “你还知道休息呀。”安阑宠爱地拍拍她的手,“那我去帮你清点现金。”

    这一次林老夫人过七十大寿,林冠霆十分重视,包下整个欧腾酒店不说,还将所有

    分店的一个月收入作为寿辰贺礼。

    林宜的新店开业满了一个月,自然也在其例,今天才从银行把现金全部提出来,整

    整两百十五万,装了三个密码箱。

    “好。”

    林宜点头,和她一起忙碌起来。

    ……

    翌日,林宜难得晚起一些,醒来时外面已经是太阳高照。

    推开窗,鸟语花香。

    她用力地闻着外面的香气,只觉神清气爽,好好洗漱一番,站在落地镜前,化上淡

    妆,神采奕奕。

    林宜心情很好,正要换衣服,就听到门外传来一声巨响。

    她蹙眉,打开门,她的卧室离楼梯很近,只听到楼下面传来一个尖锐难听的声音。

    “佣人就是佣人,这点小事都做不好,这红豆汤这么烫我们怎么喝?没用!真是没

    用!”伴随着斥骂的是一记响亮的掌声。

    这声音……

    那两个老家伙怎么来了?

    林宜把门锁上,快步走下去,就见大厅里多了两个把名牌穿得不伦不类的身影。

    是肖新露的父母,和林冠霆年纪相仿,此刻正趾高气昂地将一碗红豆汤泼到面前安

    阑的身上。

    安阑直挺挺地站在那里,脸上不卑不亢,热气在湿透的衣服上冒着,任由他们打骂。

    一群小女佣躲在角落里看着,面面相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