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这种成人糖哄我还差不多(2)
    有时候小小的一颗棋子也能憾动整个风云变幻的棋局,不是吗?

    而且,开除一个心思细腻,观察力强的,再来一个心机不露的,不是更麻烦。

    这局棋,她非赢不可。

    手机突然震动起来,林宜身体向前倾了倾,拿起手机,是应寒年发的微信——

    林宜按了按太阳穴,这位大爷怎么来了。

    “安姨,我去下大堂,你帮我整理一下进货单。”林宜说着站起来往外走去。

    餐厅里已经打烊,员工们已经走了,大堂里安安静静,一眼望去,只剩数些暖黄小

    吊灯散发着光茫。

    林宜把西装脱下搭在手臂上,洁白的蕾丝荷叶边衬衫衬出皎好身形。

    她四下望着,终于在一处复古栅栏后看到姜祈星的背影,连背影都跟他那张脸一样

    处处透着不理世事的漠然。

    林宜慢步走过去,又听到林可可矫揉做作的声音传来,“先生,我们今天下班了,

    厨子也走了,这是我的微信,不如你加一下,明天我给你留位置?或者,我今晚请

    你出去吃啊,毕竟让你白走一趟我很不好意思。”

    林可可努力把声音调得娇滴滴的,像一根细针刮过皮肤,令人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面对帅气男顾客就热情,还真是这样。

    什么男人看不上,看上应寒年,他们林家人是不是眼光都有毒?

    林宜暗叹一声,身形笔直地朝他们走去,就看到应寒年坐在卡座上,随手翻着菜

    单,理都没理林可可,侧脸的线条深刻如精雕细琢,透着几分漫不经心。

    “可可,你下班了就先走吧。”

    林宜看向林可可,冷淡地开口。

    听到她的声音,应寒年回眸,扬了扬眉,饶有兴味地盯着她。

    林可可哪里舍得走,想说话,就收到林宜越发冷冽严肃的眼神,一想到林宜刚刚的

    训话,林可可有些不服气地鼓起腮帮子,气乎乎地道,“知道了,我走!”

    这个林宜,肯定想把帅哥顾客留给自己。

    哼,这么优质的男人才看不上她呢。

    林可可抬起腿气冲冲地离开,见她离开,林宜才在应寒年对面坐下来,餐桌上方垂

    下的流苏灯光线微晕,照得人轮廓带上一层朦胧。

    “不错啊,挺有店长的架势。”

    应寒年慵懒地坐在那里,唇角勾起一抹邪气的弧度,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嘲笑她。

    林宜懒得理他,端起桌上的水壶替他倒上一杯柠檬水,淡淡地问道,“你怎么来

    了?不是说有事去外地一趟么?”

    她前两天本来有事问他,他是这么回复她的。

    应寒年接过水杯放在掌上把玩,黑眸灼灼地盯着她,嗓音磁性,“我这不是一回来

    就找你睡觉么,感不感动?”

    “……”

    他是不是没上过学,对感动两个字有什么误解?

    林宜自动过滤他的轻佻言论,只道,“你回来得正好,我有些事情想问你。”

    闻言,应寒年有些不满地道,“我刚回来,晚饭还没吃,连你的员工都知道向我赔

    罪,你这店长怎么一点礼数都不懂?”

    上来就提问,一点情趣都没有,他是她的百科全书?

    “可我这里的厨子都下班了。”林宜道,她哪有心思管他吃没吃过饭。

    “你做给我吃。”应寒年把菜单往她面前一放,吩咐道,“菜我都点完了,去做吧。”

    林宜瞥一眼上面到处飞的勾勾,当机立断地道,“我不会做菜。”

    最近她一直在学,还是会几道菜的,但要她做给应寒年吃……还是免了吧。

    闻言,应寒年嫌弃地睨她一眼,“啧,大小姐。”

    千金就是千金,十指不沾阳春水,连菜都不会做。

    林宜不听他吐槽,直接说出自己的事情,道,“我知道你手下能人多,收风极快,

    我想请你帮我调查一个人。”

    应寒年坐在那里,目光凉凉地盯着她,实在有些烦她这副模样,好像除了在他身上

    榨取利用价值,就没什么可和他说的了。

    林宜感觉出他的不悦,是因为她没请他吃饭?

    她看一眼时间,“你等我一下,我请你出去吃饭。”

    “不了,直接跟我回家。”应寒年也不再奢望能和她调上几句情,直入正题,站起来

    没什么好声地道。

    “那……”

    应寒年冷冷地瞪她一眼,“把你要调查的名字交给祈星。”

    说完,他站起来就走,走出几步,应寒年突然退回来,双手拍在餐桌上,弯下腰,

    一张俊庞直逼她眼前,不悦地道,“我说你这女人以前怎么谈的恋爱,一点情趣都

    不懂?”

    她和那个怂货以前是不是就只知道说你好,再见?见个面还得鞠个躬的那种?

    “……”

    情趣?

    她以前也知道要浪漫,可被伤得痛彻心扉、满身血洞,这颗心脏就冷了,也死了。

    再者,她和他应寒年说穿了不过是各取所需,难道平时还要风花雪月一番?不嫌膈应?

    林宜这么想着,但看应寒年眼里幽光浮沉,暗火烧灼,她笑笑,从桌上的小碟子里

    取出一颗梅子糖递给他。

    应寒年低眸不屑一瞥,“怎么,当我是三岁孩子?”

    拿糖哄,亏她想得出来。

    “……”

    林宜默,剥开糖纸将梅子糖放入嘴里。

    应寒年近距离地盯着她,只见她伸出小舌舔了舔唇,将粉嫩的唇舔出一抹水光,糯

    软的唇微动,光泽朦胧,分明是在诱惑勾引。

    他这才满意地道,“终于聪明了,这种成人糖哄我还差不多。”

    说着,应寒年一手扣上她的后颈,低下头便含住她的唇,舔去唇上梅子香甜,撬开

    她的唇,火舌卷入,勾去圆糖,却不离开,欲罢不能在她唇上亲着,辗转侵入。

    姜祈星站在一旁默默地背过身去。

    许久,应寒年才意犹未尽地放开她,眼中已染起一抹深暗**,嗓音低了几分,唇

    角带着笑意,“我在车上等你。”

    说完,应寒年转身离去,步伐生风。

    “……”

    林宜摸了摸自己的嘴,成人糖?什么鬼?

    她就是看他不吃,想自己吃颗糖而已。

    林宜摇摇头,但愿应寒年多往外地跑着办事吧,一天到晚在她面前就只想着耍流氓

    那点事。

    ……

    又是几周后。

    晴空万里,温度适宜,肖新露的心情却一点都不美好。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