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整肃分店(1)
    可是,比起团团,她更不想让人叫小妖精。

    “团团,小团团。”

    应寒年转过身来,揶揄地睨着她。

    还没完了他。

    “你刚说,你能猜到肖新露会用什么手段对付我?”林宜拉回正题,面对应寒年,她

    真是一个多余的字都不想讲。

    应寒年朝她抬起手,一副等着她服侍的模样。

    臭男人……

    林宜心里暗骂着,脸上还是应付着笑了下,扶他站起来。

    应寒年顺手一拉,直接将她搂进怀里,低头在她的头顶上亲了一下,言语暧昧地

    道,“团团,你现在是我的人了,我当然会帮你。”

    “……”

    那你倒是快说啊,卖什么关子。

    “商场上的黑手段向来都大同小异,要了解你的敌人,就要清楚她的立场、她的行

    为方式。”

    应寒年搂着她道,“你们是一家人,利益共同,她不会蠢到用伤害宜味食府的代价

    去设计你,最有可能的就是让你在管理上出现问题,团团。”

    能不能别说一句带一个团团。

    林宜听得全身鸡皮疙瘩都起了,被动地被他搂着往外走去,“我知道,所以我会做

    好管理。”

    她一直在努力。

    闻言,应寒年嗤笑一声,“你做好管理?你以为通过你们总公司的店长培训,你就

    能做好店长了?团团,你还是太嫩了。”

    “……”

    林宜不解地看向他。

    “你知道食材渠道从什么地方来,是由什么人管理?你知道剩余食材哪些需要及时

    扔掉,哪些可以冰箱保存?分别是几度保存为最佳?”

    “……”

    “你知道每道菜的火候?知道每道菜的最佳品尝时间是出锅后的多久?”

    “……”

    林宜被问得哑然,这些需要她知道吗?她只是店长而已。

    “你知道你的员工多少人是忠诚于你的?”应寒年道,“开一家餐厅并不难,难的是

    你有个随时想把你拉下来的后妈。”

    林宜被他的一套话说得无言以对,嘴唇动了好几下,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如果我是她,我可以在任何一个基本环节给你下套,让你无法赚取500万。”应寒

    年跟个少爷似的,扶着她的手外面,推开门走向阳台。

    阳台面对的是高山嶙峋,风景至美,却也最危险。

    夜晚的灯光将山中景色照出一层朦胧。

    林宜抬头看向他好看的下颌线,认真地问道,“比如呢?”

    “比如让厨师把菜做得不如从前,客人自然而然少了;比如买通员工轮翻和你闹

    事,让你管理者形象竖不起来;比如加大食材的进货价格,加大食材、工具的报损

    程度,从小处提高你的成本,一切都能做得神不知、鬼不觉。”

    说着说着,他整个人靠向她,重量压得她差点跪下去。

    “……”

    林宜强撑着他的重量,忍住把他踹下去的**。

    “也许本来你3个月就能赚到500万,可这样一来,至少能再拖你2个月。”应寒年望

    向外面的山景,态度嚣张,“要是给我挤出这点时间,我能让你们宜味食府改姓应。”

    如此自负。

    应寒年得意地说着,低眸看向身旁的女人,想看到她脸上的崇拜,却只看到她满眼

    的诡异和站姿的疏离感。

    他蹙起眉,“怎么?”

    “你果然是什么样下作的诡计都能张嘴就来。”幸好她没做出和他相斗下去的决定,

    这男人阴险进了骨子里,她哪对付得了。

    应寒年嘲弄地盯着她,“看不起我?”

    林宜放下扶着他的手,淡淡地道,“没有,只是在想一个人满身城府,到底是经历

    了些什么才会变成这样。”

    她经历重生,也没到他这份上。

    闻言,应寒年的眸光一滞,望着不远处山脊的曲线沉默,脸色变得阴晦不明。

    许久,他才开口道,“我经历了什么你不用管,你只要知道任何一个圈子都充满明

    争暗斗,你想达到目标,就要把自己立于不败之地,什么都要比别人想得更快。”

    林宜定定地注视着他,不得不说,短短一番话她学到很多。

    开业第一天,她看着营业额开心不已,可现下才知道,她要走的路还有很长,还很难。

    这方面,她是真的佩服应寒年,“我明白,我会把餐厅的方方面面全部了解透彻,

    不会让敌人有一点可趁之机。”

    应寒年看向她,见她眉眼之间郑重认真,不禁捏了捏她的脸,“团团真聪明,一点

    就透。”

    “……”

    林宜无语极了,她刚刚刺完他后,把口红型防狼匕首扔哪了?

    应寒年伸手搂过她,一手指着对面的山,“知不知道为什么我把房子盖在山里?”

    这个问题林宜上辈子也想知道,一个人怎么会把本该温馨的居所放在风雨疾肆的山

    里,这太奇怪了。

    联想着他刚刚说的话,林宜猜测道,“是为了给自己危机感?”

    人在高处才会怕摔下去。

    应寒年摇头,指指阳台下方的悬崖峭壁,态度凌然,“我建的时候告诉自己,我不

    能输,要是输了,我就从这里跳下去!”

    “……”

    林宜默。

    这个男人真是完全令人猜不透。

    不过……

    林宜往前走了几步,往阳台下方望去,石壁光滑,石尖尖锐如刃,灯光照不到的地

    方是深渊,像一个巨大的黑洞在崖底凝望着她,试图把她拉扯下去。

    她看着看着,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唇抿得紧紧的。

    她不知道应寒年为了什么不能输,但她知道自己绝不会再让肖新露把她拉进地狱一次!

    山中空气凉薄,夜晚更甚。

    林宜缩了缩肩膀,伸手抚着臂膀,一股暖意突然从背后靠过来。

    应寒年从后抱住她,将她牢牢地锁进怀里,大掌在她身上不老实地摸来摸去,竟让

    她得到一丝难得的温暖。

    她的眸光一闪,还未来得及分辨他这样的动作是给她暖意还是占便宜,就听他低低

    地喟叹一声,“晚上真冷,抱着你好点,给我暖暖,我们团团真像个小火炉。”

    “……”

    林宜用力地吸一口气,面对应寒年,她每分钟都能提起一次杀人的心思。

    应寒年抱住她,低头在她的发顶亲了又亲,双臂搂得越来越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