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章 团团,我的小名(2)
    两人的力量悬殊,林宜惊呆地看向他,他明明有力气推开她,那刚刚怎么还……

    应寒年低头瞪着她,蛮横地压住她妄动的手,眼中笑意不再,只剩下一片阴戾,

    “就你这三脚猫的手脚还想制住我,让你玩玩而已,还真想杀了我?”

    “……”

    林宜抬起脚就往他下身踹去。

    应寒年闪躲过来,看着她满脸的怒意,像跟他有天大的怨似的,不由得气笑了,

    “你这女人怎么这么狠?把我踢废了,你守寡不是太寂寞?”

    呸。

    谁为他守寡。

    林宜恨恨地剜他一眼,“你不答应我的条件,我和你没什么好谈的,是个男人就别

    来强的!”

    “谁说我不答应你的条件了?”应寒年把玩着她小小的下巴,眸光幽幽的,“我他妈

    就喜欢你这种狠的调调!”

    永远能出其不意。

    “你……唔!”

    林宜话还没说完,嘴唇就被堵上了,应寒年伸手欲去解她的浴巾。

    林宜连忙按住他的手,吃惊地道,“你不先包扎一下伤口?”

    他不要命了?

    “包扎什么?”应寒年反问,“以你的狠劲肯定得再给我来几刀,索性完事后一并包

    扎好了。”

    “你……”

    面对他的无赖,林宜实在是无话可驳。

    应寒年白着一张俊脸再一次覆上她的唇,伸手就将被子没过两人的头顶,薄唇在她

    的脸上、颈上留下痕迹。

    有血腥气一路伴随。

    林宜被折磨得思绪飘浮。

    那种疯狂那种痛苦在她身上轮回,分不清前世重生,她一口咬上他的肩膀,两只尖

    尖的虎牙死死地陷进去,恨不得咬出血来。

    应寒年痛得倒吸一口气,“我就知道你还得来狠的。”

    这么说着,他倒也没有怪她的意思。

    隐约间,他的呼吸喷薄在她耳上,嗓音暧昧喑哑,“林大小姐还是第一次,真叫人

    惊喜。”

    惊喜你全家。

    林宜又一口咬住他的耳朵,应寒年用力搂紧她,恨不得勒她断气似的,要疼一起疼。

    被子外的灯光,亮得刺眼。

    ……

    这一晚,林宜感觉自己被折腾得少了半条命。

    她在浴室里泡了整整一个小时才感觉身上男人的味道少掉一些,林宜换回自己的衣

    服,看着镜中脸色泛红的自己,她不禁自嘲一声。

    还是走到和上辈子一模一样的一步。

    孽债。

    林宜整理好自己,转身拉开门走出去。

    应寒年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板上,身上只穿着条长裤,裸着上半身,正对着背后的镜

    子处理伤口,肩宽背阔,肌理分明。

    伤在背后的肩胛骨,很不好处理。

    林宜冷淡地看了一眼,上前拿起自己的包就要走,应寒年斜她一眼,发号施令,

    “过来帮我。”

    “我又不像你懂医,帮不了。”

    林宜淡淡地说道,抬起脚就要走。

    “你继母回来了,不想知道她会用什么样的手段对付你?”

    应寒年的话成功阻止林宜离去的步子。

    她把包放回去,走到应寒年的背后跪下来,从他手中拿过镊子,用消毒棉团在伤口

    处涂抹。

    把伤晾这么久才开始医治,血已经流得不少,也不怕流干了。

    神经病一个。

    林宜在心中暗想,视线在他光裸的背上游移,只见他的背并不如正常人,有着许许

    多多的陈旧疤痕。

    虽然痕迹不是很明显,但有些地方的皮肤明显和周边不同,太过光滑,连毛孔都没

    有,一看就是很久之前受过重伤,哪怕痊愈了皮肤也恢复不到从前。

    摔是摔不成这样的,除非是被打。

    “看来你以前就挺讨厌的,被人打成这样。”林宜跪在他身后道。

    应寒年坐在地板上,往纱布上倒药粉,闻言,他嘲弄地勾了勾唇角,“林大小姐,

    我可不比你出身锦衣玉食,佣人一堆,有点伤很正常。”

    “比我穷的也没有几个混成你这样。”

    言下之意,还是他人品有问题。

    “你知道什么是穷?”

    应寒年忽然回头,一双眼定定地盯着她,眼神深如万丈悬崖之底,“像你这样的大

    小姐,从小给宠物狗喂食;而像我这样的,从小跟野狗抢食,懂么?”

    她一个千金大小姐见过多少的人间险恶?

    “……”

    林宜被他眼中的深邃慑住,隐约记起前世听到关于他的一些传言,难道那些都是真的?

    他以前真过得那么苦?

    见她愣住,应寒年把纱布递给她,“贴贴好。”

    林宜回过神来,接过纱布小心翼翼地贴上去,把药粉聚在伤患处,再用剪刀将多余

    的边角剪掉。

    她正做着,应寒年忽然不知道来了什么兴致,道,“以我们这关系,我不能再叫你

    林大小姐了,床上的时候也叫,搞得我跟你男宠一样。”

    太别扭。

    “……”

    谁嫌命长要他这种邪里邪气的男宠?

    “叫小宜太普通,你有没有小名?”应寒年问道,声线磁性。

    林宜拿着剪刀的手一顿,“没有。”

    “那我来想个。”应寒年道,明明是磁性的声音偏带上令人深度不适的轻佻,“宝贝儿?”

    “……”

    “宝宝?”应寒年说一个就看一眼她的反应。

    “……”

    “小妖精?”

    林宜忍住把剪刀刺入他伤口绞上几绞的冲动,咬着贝齿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团

    团,我的小名。”

    应寒年怔了下,“你叫什么?”

    林宜瞪他一眼,“团团。”

    “团团?”应寒年将她的名字含在舌尖发出声音,随即失笑,“怎么取这么个名?跟

    狗名字似的。”

    她不是千金小姐么?

    林宜的脸都青了,没什么好气地道,“我出生的时候八斤六两。”

    “所以你爸妈是嫌你胖?”应寒年一语中的。

    “……”

    林宜的脸更青了,把剪刀重重地拍进医药箱里。

    她不止出生的时候胖,小时候也胖,胖得跟个圆球一样,她一度觉得自己就是被这

    个乳名给耽误的。

    后来她就撒泼打滚不准人叫她小名,就连爸爸叫一声,她都会绝食抗议。

    久而久之,这个名字连她自己都淡忘了,没想到又被应寒年提起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