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团团,我的小名(1)
    她再一次见识到应寒年的小心眼,她不过是拒绝他一次,他就让她干等这么久,连杯水都喝不到。

    无所谓,她有的是耐性。

    大门外的天空完全黑了,她的手机忽然震动,林宜拿起手机,是应寒年发来的信息。

    林宜目若寒霜,下一秒,她抓起自己的包就上了楼。

    再进到应寒年的卧室,林宜已经不如第一次那么害怕,江娆的事让她知道,对应寒年的敬畏并不会给她带来多少好处。

    偌大的卧室中开了灯,灯光冷调。

    应寒年站在落地窗前,外面便是山中凌乱而嚣张的景致,他远远地眺望着,脸色凝重,一双眼深不可测,令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听到脚步声,应寒年转过身来,又恢复漫不经心的模样。

    林宜把包放到一旁的床头柜上,边松腰间的腰带边淡淡地道,“我想先洗个澡。”

    在楼下呆了那么久,又不开空调,她身上出了一层汗,黏腻得厉害。

    应寒年盯着她的动作,低笑一声,“林大小姐真是能屈能伸,让我都有些佩服了。”

    拒绝的时候干脆利落,求上门的时候也丝毫不见扭捏,不管给她什么难堪,她都一副平淡如水的样子。

    林宜没有理他,直接朝着浴室的方向走去。

    应寒年的浴室装修得极尽奢华,高端设备一应俱全,林宜绕开极大的按摩浴缸,直接走向淋浴间。

    衣裤滑下。

    花洒打开,白气慢慢爬上磨砂玻璃,隐隐约约地映出她的身影。

    暖水灌下,在皎白的皮肤上冒出一层热气。

    林宜赤脚站在垫子上,一张清丽的脸上没有半分表情,嘴唇抿出冰冷。

    快速地冲完澡,林宜没有擦身体,只取下一条浴巾从腋下围住身体,便向前打开门。

    门一开,应寒年就斜靠在门旁,手上晃着一杯红酒,是她带来的那一瓶92年。

    饶是猜到这门后的景致,应寒年一转眼还是被勾走了三魂七魄。

    林宜整个人湿漉漉地站在那里,双腿又白又长,头发上的水往下掉着,从脖颈一直往下淌,试图探入被浴巾包住的神秘区域……

    干净却性感。

    应寒年喉咙干得将杯中红酒悉数灌下,随意把酒杯往垃圾筒的位置一扔,伸手一横便将林宜压到墙上,黑眸直勾勾地盯着她脸上的水气,嗓音变得异常喑哑,“故意勾引我呢?”

    “应先生做这么多事,不就等着这个么?”

    林宜背靠着墙,抬起脸看向逼近眼前的俊庞,皮笑肉不笑地轻声道。

    “说的对!”

    应寒年的眸光忽地一深,再也没有克制自己,低头就吻住她小小的唇,霸道地汲取属于女人的独特柔软。

    林宜任由他吻着,应寒年双手握住她细嫩的双臂,迫使她环上自己的身躯,薄唇自她的唇角慢吞吞地滑到她脸上,伸出舌头舔走一滴水珠,极尽轻浮。

    “去床上吧。”

    林宜说着推了他一把,应寒年任由她推着往后走,精瘦的身体跌坐在床上。

    她立刻顺着爬上他的大腿坐好,单手环上他的脖子,眼波流转,妩媚勾人。

    应寒年被撩得火气上涌,一把将她更加压向自己,薄唇堵住她的,舌尖探入她的唇内,吻得欲罢不能。

    林宜由着他的气息淹没而来,一手摸向床头柜上的包,从里边取出一把口红型防狼匕首握在掌心里。

    手背顺着他坚实的臂膀慢慢滑上去,直至双手全部环住他的颈。

    应寒年轻咬着她的下巴,呼吸越来越沉,眼中的**已然控制不住,伸手就去撕她身上的浴巾。

    林宜跨坐在他的腿上,唇被吻得有些麻木,她缓缓扬起手中的防狼匕首,而后坚定不移地落下,死死地往他背后的肩胛骨上刺去。

    “呃。”

    应寒年痛得闷哼一声,反手就要推她,林宜更加用力地抱紧他的脖子,在他耳边口齿清晰地道,“别动,不然我不知道我还会做出什么。”

    应寒年竟真的没再动,任由匕首刺在他的身体里。

    他转过眸看向她,眼前的女人哪有半分沉浸欢爱的陶醉,一张小脸上除了冰冷还是冰冷。

    林宜死死地握住匕首,冷冷地看着他的脸色一寸寸变白,“应先生,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想和你好好聊聊。”

    应寒年感觉到有黏腻的鲜血顺着肩胛骨往下淌,他斜睨一眼她因握匕首紧绷的细臂,低笑一声,“你们家都是这么聊天的?”

    见他脸上没有丝毫畏惧和疼意,林宜心中慌了一下,但很快又恢复镇定。

    她不这么和他聊天,他能好好聊?

    她就这么搂住他的脖子,坐在他的腿上一字一字交待出自己的来意,“我知道你在商界浸淫已久,我初入生意场,和你玩心眼无疑是在班门弄斧。”

    他只是随便动动手指,就将她最恨的肖新露堂而皇之地弄回林家,让她气得跳脚。

    “……”

    应寒年挑眉,她还算有自知之明。

    “但我林宜也不是任由你玩弄的,逼狠了我,我什么都做得出来。”林宜冷冷地开口,“你想得到我,和我保持交易关系,可以,不过我有条件。”

    拿着匕首和他谈条件,有意思。

    “说。”

    应寒年笑着道。

    “第一,你必须尊重我的意愿,我不愿意的时候,别想勉强我。” 应寒年心如蛇蝎,机关算尽,一身的旁门左道,不给点甜头她的日子不可能好过,这交易只能继续。

    “……”

    “第二,永远别碰我的底线!”林宜干净的声音透着一股狠意。

    “你的底线?”

    “肖新露。”林宜咬着牙将这三个字吐出,“我有我的仇,我有我的恨,如果你敢再帮我的敌人,我要你不得好死!”

    她恨恨地道。

    应寒年坐在床上,额上已经冒出冷汗,眼中却仍带着一丝玩味,“怎么个不得好死?在你身上zuo得过度死?”

    恶劣!无耻!

    林宜瞪着他,毫不留情地将匕首刺进去一些。

    应寒年的脸又苍白几分,蓦地他反手就是一掌,飞快地从后抓住她的手臂,强行攥着她拔出匕首,一把将她按倒在床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