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撞向应寒年(2)
    “……”

    诸多不满?

    昨天她看不出江娆有多不满,倒是看出一切的一切都有人在背后推波助澜。

    “幸亏新露凌晨赶过来,向江娆赔罪,整整受了人家几个小时的气,才挽回局面。”说到这里,林冠霆有些心疼地搂住肖新露。

    “听到这事不第一时间通知公司公关部解决,反而自己赶过来,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林宜冷笑一声。

    肖新露面露尴尬。

    林冠霆有些不满地道,“小宜,事情解决了就好。你看看阿姨的手,江娆让她剥了两个小时的石榴子,把手都剥成什么样了。”

    他又在试图调解中和。

    林宜低眸看去,只见肖新露的手指头上夸张地渗出几丝血迹。

    肖新露抬眸看向林冠霆,眼中是满满的爱意,“没关系的,只要能帮到家里,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我知道你心里有这个家,但你要记住,这个家是你、我还有小宜三个人组成的,懂么?”林冠霆语重心长地道,说话的份量很重。

    这是将之前发生的种种做了一个总结,便于揭过去。

    肖新露能找到这么好的机会回到林家,自然开心不已,哪会反驳他,连连点头,水光在眼中蒙着,“我知道我知道,我们一家人要相守在一起,林家和宜味食府才能一直兴旺下去。”

    见她这样,林冠霆欣慰地点点头,又看向林宜。

    林宜一口气堵在身体里释放不了,连笑都不想假装,沉着脸道,“我去看看江娆。”

    说完,她转身就走。

    林冠霆皱眉。

    “冠霆……”肖新露内疚地看着林宜的背影,“小宜还在生我的气。”

    “你上次是做的太过了,给她一点时间,我们先走吧。”

    林冠霆长长地叹一口气,搂着娇妻离开。

    他只想家中太平,怎么就这么难呢?

    和林冠霆他们分别后,林宜订的水果篮正巧到了,她提着走进病房。

    江娆正站在病床里练舞,身段极佳,练得全是高难度动作,丝毫不见累。

    林宜把水果篮放到一旁,一双眼冰冷地看向江娆,讽刺地道,“江小姐这样可不像个病人。”

    江娆停下练舞的动作,回头笑盈盈地看向她,“谢谢林小姐来看望我,这水果篮真漂亮。”

    “是应寒年叫你这么做的?”

    林宜单刀直入地问道。

    江娆笑了一声,伸手将头发勾到耳后,“林小姐是聪明人,聪明人就不该问傻话,不是吗?”

    末了,江娆又走到她面前,伸手摸着水果篮,低头笑着道,“不过,说说也无妨,其实我就是照吩咐过来和医生通个气,听说那医生是林太的朋友,让他去说一声,林太是个人精,自然会过来。”

    “……”

    “对了,我也依吩咐替林小姐为难了林太一番,让她剥两个小时的石榴子,所以……林小姐可要在寒哥面前替我说说好话呀。”说肖新露是人精,江娆又何尝不是。

    她从应寒年三言两语的交待中就听出林宜和他有不同寻常的关系。

    呵。

    本为以为能拉拢江娆,没想到应寒年算得太精,竟把肖新露拉回来了。

    应寒年不愧是应寒年,她被算计得彻底,她恨什么,他就给她惹来什么。

    “我知道了,祝江小姐早日康复出院。”

    林宜深深地看她一眼,转身就走,她快步赶到自己的车上,定位下半山别墅的地址,一下油门开出去。

    ……

    山上的景色一年四季各有不同,却总有着属于它的气势磅礴和危险。

    红色轿车沿着盘山公路一路蜿蜒而上,背靠山中嶙峋的别墅逐渐进入林宜的视线中,远远的,只见应寒年和姜祈星正站在门口谈着事情。

    应寒年站在那里,衬衫长裤也能被他穿出一身的邪气,他痞里痞气地咬着一支烟,手指将打火机转得飞起,一瞬间便将烟点上了。

    不知道说了什么,应寒年忽然笑起来,薄唇勾起,烟气拂过深不见底的眼,衬得鼻梁更挺,侧脸轮廓更深,透着一身的城府,那样子怎么看怎么讨人厌、令人憎。

    林宜双手死死地抓紧方向盘,清爽的长发下一双眼中蒙着浓烈厌恶,一脚狠狠地踩住油门,不顾一切地往前冲去。

    去死吧,只会耍着人玩的臭男人!

    忽听车声呼啸临近,应寒年转过身来,黑眸遥遥地望向前方不要命狂驶而来的车。

    姜祈星见状立刻冲向前推开应寒年,却被制止。

    应寒年就这么站在那里,连步子都没挪一步,不慌不忙地又吸一口烟,淡定如常地看着车子不断朝这边疾驰。

    “寒哥!”

    姜祈星的扑克脸都变了色,不知道他为什么不躲。

    应寒年低笑一声,将烟扔掉踩在脚底碾了碾,再抬眸时车子已经快到眼底,驾驶座上的一张小脸看得更加清晰。

    林宜狠狠地踩着油门,眼看车子就要撞上应寒年,脚尖猛踩刹车。

    轮胎在公路上拖出两道长长的痕迹,车子发出刺耳的急刹声。

    应寒年还往前几步,整个人就抵着引擎盖站立,英俊的脸上云淡风轻的,眼中甚至有着意味不明的笑意,完全不见半分惊慌。

    该死的!

    林宜真想再踩一脚油门,最终还是被理智占了上风。

    她停下车,拿起放在副驾驶的木匣红酒,换上一张笑脸推开车门下车,“应先生,上午好,本想来撞撞运气,没想你真在家。”

    应寒年盯着她脸上干净真挚的笑容,扬了扬眉道,“原来你是来撞运气,我还以为你是来撞我的。”

    要是不用负法律责任,她一定撞他个生活不能自理。

    林宜心里腹诽着,脸上笑得愈发真诚,“应先生说笑了,我刚得一瓶92年的好酒,特地送来给你品尝。”

    应寒年瞥一眼她怀中的红酒,道,“我真正想品尝的是什么,你林大小姐不知道么?”

    什么话到他嘴里都变了个味,又暧昧又淫邪。

    林宜微笑着将木匣红酒送上,应寒年不屑一顾,连碰都没碰一下,只道,“祈星,把酒拿去醒一醒,我还有事做,请林大小姐在大厅里坐会。”

    说完,应寒年转身就走,将她扔在原地。

    紧接着,林宜在大厅里干坐了整整六个小时,一直从阳光明媚坐到霞光漫天。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