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撞向应寒年(1)
    她边骂边抬起头,整个人都愣在那里,呆呆地看着眼前身形高大颀长的男人。

    应寒年心情正差,被撞上脸色极为阴郁,无意搭理,看都没看人一眼,抬起脚就离开,衣角带风。

    林可可站在原地失了魂,直到视线中再也没有男人的身影才回过神来,直扑到收银台前,激动地问道,“堂姐,那是谁啊?好帅啊,我第一次见到这么帅的男人,好有型啊。”

    “客人而已。”林宜冷淡地看向她一头染着粉蓝色的耀眼长发,“下班了赶紧把头发染回来,否则,别想在这里呆下去。”

    这里是餐厅,服务人员的形象很重要。

    “哦。”

    林可可被训了一通,郁闷地撅唇,恹恹地转过身,小声地嘀咕着,“摆什么店长的谱嘛,跟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似的,你也就命好,要是我爸有钱,现在挨训的人就是你了。”

    林宜无语地看着她,爸爸碍不过亲戚情面,安排林可可进公司,肖新露那时给安排人手时,就把她安排进来,心思很明显,要让这个分店每天鸡飞狗跳。

    不过,就算是亲堂妹,谁挡了她前行的路,她也绝不会饶。

    等林可可走远一些,林宜才拿下一直捂在唇上的手,掌心里有着一小滩血迹,全是她舌尖上的。

    应——寒——年!

    林宜在心里把这个名字绞得稀烂。

    ……

    翌日,林宜早早地起床去往餐厅,检查环境卫生。

    手机忽然震了下,林宜拿出手机,是一条新闻推送——

    “……”

    林宜心里一沉,江娆昨天来宜味食府参加剪彩仪式,今天凌晨就进了医院。

    不用说,这是应寒年的手笔,昨天就看江娆冲应寒年的面子出来圆场,这两人之间必有关系。

    现在新闻还是疑似吃错食物,要是她不去向应寒年求饶,恐怕新闻要直点宜味食府的名字了,江娆的公众影响力又那么大。

    果然是什么下作的手段都能使出来。

    不过,就这点手段想让她痛哭流涕,未免也太小看她。

    她不想得罪应寒年,但也不会由着他耍。

    林宜匆匆走出门,边走边打电话给林冠霆,林冠霆的语气有些沉,“小宜?”

    “爸爸,你在哪里?公司不是说准备找个餐厅宣传人吗,我觉得江娆就很不错,她的形象一向正面。”林宜走到自己的车前道。

    如今的应寒年毕竟还没到只手遮天的地步,只要她许给江娆好处,江娆就不会站在那边。

    林冠霆那边迟迟没有声音,沉默得让林宜觉察异样,“爸爸?”

    “小宜,我现在就在江娆的病房里,你过来吧。”林冠霆忽然道。

    “……”

    林宜眼皮跳了跳,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她开车去往医院,大步朝着江娆的病房而去,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里边传来一阵愉快的笑声,肖新露做作的声音尤其刺耳。

    “原来你是这样护肤的,难怪我就说你的皮肤比其她女明星好多了,下次我也学学这招。”

    林宜推门进去,只见打扮素净的肖新露坐在那里削着苹果,同病床上的江娆正相谈甚欢,林冠霆西装笔挺地坐在一旁也赔着笑容。

    “你不是在乡下么,怎么会在这里?”

    林宜冷冷地看向肖新露。

    听着她的质问,肖新露先是弱弱地瞥向林冠霆一眼,欲言又止,“我……”

    “小宜。”林冠霆蹙眉看向林宜,有些不满,但没有多表现出来,“我们刚刚签下了江娆作为我们宜味食府的宣传人。”

    签下了?

    林宜一惊,再看向床上的江娆,还化着美丽精致的妆容,穿着病号服都格外精神奕奕,哪里像个病人。

    装都不肯好好装一下。

    见她看过来,江娆没有理她,只微笑着看向肖新露,“林太,跟你聊天真是有趣,那将来我们的合作会由你亲自打理吧?”

    “这个……”肖新露一慌,又弱弱地看向林冠霆,而后声调柔柔地道,“最近我身体不太好,一直在乡下养病,这合作的事恐怕我……”

    林宜目光冷冽地看着她演。

    江娆听到这话,道,“我刚听林太对合作有诸多想法,如果你不参与,我怕那些想法实现不了,要是这样的话,那我们的合作就……”

    林冠霆从靠墙的沙发站起来,温和地打断江娆的话,“难得江小姐和我太太聊得这么投契,也是缘份,我太太会主理这次的合作,一会我就让我的秘书送来合同。”

    “那就太好了。”

    江娆满意地点头,接过苹果咬了一口。

    肖新露闻言喜出望外地看向林冠霆,眼中激动得迸出泪花。

    “……”

    林宜静静地站在那里,像一个旁观者样看着事情的发展,寒意从手指一直凉到脚尖。

    她绕那么大一个圈才将肖新露赶走,结果不到一个月,肖新露就堂而皇之地回来了。

    真够快的。

    快得让人猝不及防。

    ……

    “江小姐,那你好好休息,我们先走。”

    林冠霆领着妻子、女儿离开病房,站到光线充足的走廊上,墙壁白得刺眼。

    一出去,林宜就冷冷地开口,“我不同意她回来,谁知道她会不会再给我下药?”

    “小宜你别这样,我知道我错了……”

    肖新露紧紧依偎着林冠霆,低着头,一听这话眼泪就掉下来了,泣不成声。

    林冠霆看看妻子,又看向一脸冷漠的林宜,叹了一口气,“小宜,我知道你心里还介意,可这次新露从乡下跑过来完全是为了你收拾烂摊子。”

    “为我?”

    林宜攥紧了手,指甲深深地陷进掌心里。

    “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在这里做医生,江娆凌晨入院,还声称是吃了宜味食府的食物才变成这样,我担心我们的餐厅被损了名誉所以急忙从乡下赶过来。”肖新露说道,“虽然我知道咱们的食物不可能有问题,但就怕被明星造谣,她们能控制舆论。”

    林冠霆一脸严肃地看向林宜,“我刚听江娆的意思,她对你诸多不满,昨天你不经她同意就拍卖她的瓶子,恐怕她怀恨在心,要是她借此大发新闻,整个宜味食府都会被拉下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