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拒绝应寒年(2)
    闻言,林宜明白了他的意思,眉头微蹙起来,打死她也想不到应寒年一个生意人,居然还会反悔,她已经清醒过来,不会再走上一世的老路。

    可是,又不能得罪他。

    她按下钱,冲应寒年笑了笑,极尽真诚,“多谢应先生的厚爱,但我身上背的事情确实挺多的,不敢烦你。”

    够委婉了吧。

    “怎么,还生气呢?”

    “……”

    “其实你当初答应我,也是知道以我的能力能护你在林家立稳根基,现在又不愿意了?”应寒年凝视着她道。

    这话说的,难道只要他回头,她就必须黏着上么。

    林宜摇摇头,平静地道,“应先生误会了,其实上次从酒店出来,我想通了一些事情。”

    应寒年不满她不顺从的态度,“什么事情?”

    “以前有个人告诉我,这世界上我能依靠的只有自己,能相信的也只有自己,千万不要奢望任何人来改变自己的困境。”林宜认真地道,“之前不怎么明白,那天从酒店出来突然想明白了,这话真的是至理名言。”

    应寒年拧眉,“哪个神经病说的?”

    “……”

    林宜默默地看着他,像看一个怪物。

    “怎么用这种眼神看我?”应寒年莫名,眉头拧紧,越发不悦。

    “可能是那个神经病突然发神经说的吧。”

    “那你还信?”

    “我之前确实很想倚仗应先生,可是细想一下,如果一昧靠你,有一天你突然不帮我了,我只会摔得更惨。”林宜把面前的钞票一叠叠存放起来,“与其这样,我还不如一步步自己走,踏实一些。”

    这是下了决心不再跟他。

    应寒年的眼冷下来,薄唇微掀,“林大小姐,你是非拒绝我不可?我应寒年向来脾气不是很好,尤其面对一些不识时务的。”

    这语气……

    林宜在心里暗叹一声,再看过去时唇角带着淡淡笑意,“应先生,我希望你能理解,我拒绝并不是我想和你结仇。”

    应寒年站起来,嘲弄地冷笑一声,“是,林小姐当初打我三巴掌的时候大概也并不想结仇。”

    怎么又提到这个了。

    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小鸡肚肠?

    林宜看着他,餐厅的灯光幽幽的,应寒年的轮廓被照得越发深邃,眼底也更冰冷……

    想了想,林宜脱下身上的小西装,将衬衫袖子拂上,露出臂膀上的两道肉疤,一脸正色地道,“应先生,以前是我不好,但我已经向你道过歉,还留下两个疤,如果你觉得这样还不够,你仅管打回来,把你觉得我欠你的都拿回去。”

    应寒年站在那里,视线落在她的手臂上,她的皮肤很白很细腻,多出两个疤碍眼极了,他眯起眼,“好,我现在就拿回来!”

    说着,应寒年一手按向收银台,整个人腾空跃起直接跳到林宜面前。

    “……”

    林宜惊呆地看向他,人下意识地往后退去,直挺挺地靠到酒架上,退无可退。

    应寒年阴沉着一张俊脸逼近她,猛地扬起手……

    真打?

    也好,要是打几个巴掌能让她不被他报复,值了。

    这么想着,林宜身侧的手握紧,就这么笔直地站着,一双杏目无所畏惧地看向他高高扬起的手掌,他的尾指上戴着一枚银戒,很老的款,很旧的颜色。

    林宜想着被戒指刮到会不会很疼,应寒年的大掌已经落下来,没有停在她的脸上,而是狠狠地捏住她的下巴。

    应寒年低下头就覆上她的唇,手上使劲,迫使她打开嘴巴,他的舌立刻探入,在她的嘴里恶意索夺翻搅。

    “唔——”

    林宜没想到他会这样,震惊地睁大眼,双手用力地去推他。

    他的胸膛跟面墙似的纹丝不动,任由她怎么挣扎,他都不管,就这么一直堵着她的唇,狠戾索取。

    不像吻,更像一种发泄。

    蓦地,他牙关一紧,林宜立刻感觉到一股血腥气从舌尖冒出,疼得她差点叫起来。

    他居然咬她的舌头!

    应寒年这才慢悠悠地放过她,低眸深深地盯着她,眼神带狠。

    林宜捂住嘴巴,忍住疼痛道,“应先生,我们现在两清了吧?”

    她和应寒年前前后后加起来也就见过五面而已,他是挨了三巴掌,可她几乎次次都付出血的代价。

    要是能两清,她就认了。

    应寒年抬起手抹去唇上一抹妖冶的血色,“林小姐,我6岁的时候看中一个小孩的脚踏车,我说我拿一颗薄荷糖跟他换车骑,他不肯。”

    “……”

    林宜不解地看着他,不知道他突然讲这个做什么。

    “后来,我偷偷在车胎上扎了几个洞,还把他的美工刀扔在车子附近,他爸爸见到就把他揍了一顿,他气得再没骑过那辆车。”

    应寒年看着指尖的血色,幽幽地道,“等我再用薄荷糖去借车的时候,他已经不觉得脚踏车是宝贝,一口气就答应了,随便我骑多久。”

    “……”

    怪不得他能在商界搅弄风云,原来小时候已经这么心机这么变态了。

    林宜无语极了,顿住几秒问道,“为什么和我说这个?”

    应寒年缓缓低下头,薄唇附到她耳边,慢条斯理地道,“我这人想要的得不到就会很烦燥,一烦燥我就会千方百计地想办法,不管是多下贱多恶心的手段,我都使得出来。”

    绕了一圈竟是在威胁她。

    下作得理直气壮。

    林宜听得舌头更痛了,应寒年又不慌不忙地补上一句,“我还告诉你,你,我睡定了!”

    林宜身体一僵,抬眸愤怒地瞪向他,“你要算计我?”

    应寒年轻笑一声,“不用这么看着我,林大小姐,我的手机号码你有,我的地址你也有,我等你。”

    说完,应寒年转身就走,走得毫不犹豫,回头的一瞬,眼角上挑,眼中尽是势在必得的霸道跋扈。

    “……”

    林宜看着他的背影,气得人都抖了。

    她怎么会招惹上这么个变态,早知道会是这样,当初在夜店她就是剁了自己的手,也不会甩那三巴掌。

    “堂姐,我外套忘拿了!”

    一个声音冒冒失失地传来。

    是被林宜大伯硬塞进来做餐厅经理的19岁堂妹林可可。

    林可可背着小包从外面推门进来,迎面撞进应寒年的怀里,她捂着头大叫一声,“哎哟,走路不长眼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