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拒绝应寒年(1)
    “那爸爸我先出去了。”

    林宜笑笑,转身离开,走进热闹非凡的大堂。

    里边正在进行小额拍卖,图个乐子,江娆亲自拍卖,还一一送到竞得者的餐桌上,就餐者们的兴致很高昂,气氛好得出人意表。

    林宜站在光影暗处,四处望了望,没有看到应寒年的身影,看来已经离开。

    走了也好,不知道这个男人哪根筋搭错,突然来这么一出,差点毁掉她的开业。

    “小宜。”

    安阑走上前来,左右看一眼后才凑到她耳边悄悄地道,“舒天逸被那几个太子爷拉到商场外面的一个小巷子里,打得鼻青脸肿的,我走的时候还没停手,不知道会不会闹出人命。”

    听到这话,林宜不以为意地笑了一声,“只要不是在我的餐厅里打,闹出人命也和我没关系。”

    再说那些太子爷看着游手好闲,其实一个比一个精,他们打舒天逸也是巴结应寒年,哪会真打出人命来。

    “小宜,你对舒天逸真的断情了?”安阑见她如此忍不住问道。

    女孩子在感情上最容易失去理智,何况当初林宜爱舒天逸爱得恨不得公告天下。

    “不是断情。”林宜的笑容刹那消失,眼底掠起一抹狠意,一字一字道,“是恨。”

    她本想吊着舒天逸,再在工作之余慢慢想怎么设计他,现在他被打了,她又能清静好一段时间,不用与他虚与委蛇,可以专心做事。

    这倒是意外收获。

    只要舒天逸贼心不死,她总能找到机会对付他。

    安阑有些奇怪地看向她,不知道他们之间怎么会发展到恨这一步,怕触及她的伤心事,也就不再追问,“那我去忙了。”

    “好。”

    林宜点头,也加入忙碌的工作人员中。

    ……

    开业第一天有惊无险地度过,一直忙到晚上十点才打烊。

    “辛苦大家了,回去好好休息,明天见。”

    林宜微笑着将员工们送走,然后走到收银台前开始点算一天的收入,收入远超过她的预期。

    太好了。

    林宜越算越开心,原来自己动手赚钱是这么令人愉快的事,她以前只知道花钱。

    一旁的手机震个不停。

    她瞥去一眼,全是舒天逸发来的微信,微信中全是他被打得跟猪头似的自拍,要多丑有多丑,要多血腥有多血腥。

    他还真敢发,她可不会觉得他可怜,只会觉得痛快。

    陪在身边?

    是希望她拿钱去给他付医药费吧?渣男。

    林宜冷笑一声,把手机反扣过来,继续愉快地算账,算得眉眼飞扬,幽幽的灯光落在她的脸上,掩不住的神采飞扬。

    “砰。”

    开门声传来。

    林宜头抬也不抬地道,“不好意思,今天歇业了。”

    沉着的步伐声没有离去,反而越来越近。

    林宜停下动作,抬眸望去,就见应寒年转着一把车钥匙玩世不恭地走进来。

    姜祈星跟在他身后,不声不响地站在一旁。

    “……”

    林宜沉默地看着他们,一边将餐厅里的监控关掉。

    应寒年散漫不羁地往她对面一坐,玩味地看向她面前的几叠现金,薄唇微勾,似笑非笑,“生意不错。”

    “应先生深夜到访,不知道有什么事?”林宜神色淡淡地问道。

    “那男人是你什么人?”

    应寒年直勾勾地盯着她,眸子深得不见底,藏着令人猜不透的城府。

    “男人?”林宜被问得愣了下,半晌才反应过来说的是舒天逸,便道,“什么人都不是。”

    应该说在她这里,舒天逸连个人都算不上。

    话音刚落,应寒年的脸沉下来,眼中是沉沉的阴郁,看得人神经绷紧,下一秒,他嘲讽道,“林大小姐,我骗人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

    “我为什么要骗你?”林宜反问,随后明白过来他的意思,道,“你是想听我讲,他是我前任?”

    应寒年的眼神更阴森了。

    林宜被看得有些发怵,索性不再对视,转身从身后精致高端的酒架上拿下一瓶威士忌,倒上一杯推到应寒年面前,有些献殷勤的意思。

    应寒年不为所动。

    气氛尴尬。

    林宜抬眸看向他,忍不住问道,“应先生问这个做什么?”

    她问得一脸的认真,应寒年被气笑了。

    他问这个做什么?

    鬼知道他问这个做什么。

    应寒年手指飞快地转着面前的酒杯,嗓音磁性,“你就是因为这个男人今天才对我视若无睹?还派个老女人来招待我?”

    原来是为这生气。

    林宜真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她站在那里,无奈地道,“应先生,上次在酒店我听得清清楚楚,你并不想再联系我,你今天进餐厅的时候也没有看我一眼,都是成年人,我自然不会那么不识趣地上去打扰你。”

    滴水不漏的说辞。

    应寒年猛地按停酒杯,挑眉,“这么说,你是气我不理你?”

    语气瞬间上扬。

    眼中的雷霆狂风化作无形,甚至添了几分笑意和得意。

    林宜不明白他是怎么从她的话中总结出这一句的,不想说错话得罪他,索性不说,低下头继续点算收入。

    她听到应寒年喝酒的声音,又听他将酒杯沉沉地放回收银台上,语气高高在上地道,“生意场上,书面协议算数,口头协议也算数,唯独背着人说的不算数。”

    林宜拿着钱的手一顿,抬眸不解地看向灯光下他深刻的五官,“什么意思?”

    “你偷听的不能算,我们之间的口头交易作数。”

    应寒年一字一字道,一双眼直直地盯着她。

    本来是不准备找她了,可不知道为什么,最近几天他老是能想到她在医院里流着眼泪的笑容,想得他心下烦燥。

    所以有人提出来宜味食府用餐的时候,他没有拒绝,没想到一进来就看到她收了其他男人的玫瑰,心下就更烦燥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