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你他妈抱谁呢!(3)
    肖新露最近对林宜越来越手狠,可他要是想做林家女婿可不能光听肖新露的,把林宜搞定了才是。

    这么想着,舒天逸决定不再闹事,他深深地注视着林宜,不知道为什么,最近看林宜总觉得越来越美,越来越有味道……

    “小宜,我好久没抱过你了。”

    他一步上前就要去抱林宜,林宜厌恶得刚要后退,余光中闪过一个身影,只听一声冷哼传来,“你他妈抱谁呢?”

    话落,林宜就眼睁睁地看着一个酒瓶子朝着舒天逸的脑袋狠狠地砸了下去。

    “砰。”

    瓶身碎烈,到处飞溅。

    应寒年站在一旁,扔了手中的半截瓶口,一双眼阴鸷地睨向林宜,薄唇不悦地抿着。

    “啊——”

    舒天逸僵硬地站在那里两秒,才后知后觉地叫起来,抱着脑袋蹲下来。

    动静闹大了。

    餐厅外排队的人瞬间全哄到门口,里边用餐的人也纷纷涌出来,还有服务员急匆匆地朝林冠霆的包厢跑去。

    林宜站在那里,脸色顿时变得相当难看,额角沁出一颗冷汗,眼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手指发凉。

    应寒年一把将她推到旁边的墙上,不顾众目睽睽,一手压住她的肩膀,低眸盯着她,阴阳怪气地道,“林大小姐,胆子很大啊,当着我的面和别的男人搂搂抱抱,给我应寒年戴绿帽呢?”

    林宜愤怒地瞪着他,想冲进厨房抡起菜刀砍他几刀。

    今天是开业的第一天,她千算万算,没算到是应寒年来搞破坏了!

    “应寒年。”她背靠着墙,咬牙一字一字地道,“是你说不会再找我的,我以为我们之间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闻言,应寒年想到了什么,轻佻挑眉,“你偷听?”

    “我是得罪过你,但该给你道的歉我道了,该让你泄愤的也泄了,呼之则来,挥之则去我也认了。”林宜恨恨地道,“你为什么还不放过我?”

    密密麻麻的人看着他们。

    林冠霆从远处正往这边走来,人多得寸步难行。

    应寒年往一旁的舒天逸瞥了一眼,见他以为自己被真酒瓶砸了吓得浑身发抖,不禁嗤笑一声,“就这么个怂货还让你心疼了?”

    “他是死是活和我有什么关系!”

    林宜气得脱口而出,“今天是宜味食府分店开业的第一天,是我第一天做店长,你知不知道今天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她要在爸爸面前立住形象,她要在全公司面前改变以前千金大小姐的形象。

    她等了很久!

    应寒年盯着她,她的脸因生气而变得皮肤微微泛红,桃花色似的,有种说不出来的可爱,莫名的,他突然气就消了。

    “小宜,怎么回事?”

    林冠霆走到众人面前,见女儿被应寒年压在墙上,脸色极差。

    林宜说不出话来,又怒又尴尬,狠狠地剜了把自己压制在墙上的应寒年一眼。

    生气得还挺萌的。

    应寒年勾了勾唇角,低下头故意凑近她的耳边,造成暧昧的姿势,嗓音喑哑地道,“林大小姐,暂时先放过你,我会再找你。”

    说完,他收回自己的手,转身往那帮太子爷走去,就这么扔下一个烂摊子给她。

    林宜看向周围,见众人纷纷拿着手机在拍,还有人在讨论要不要报警,头疼得厉害,正竭力想办法时,一个亮丽的倩影走向前来,引起一阵骚动。

    正是女明星江娆。

    江娆手上托着一只绘制国旗的酒瓶优雅上前,微笑着道,“刚刚是我安排的一幕小剧场,放心,不是什么打架现场,只是向大家重现影视剧中酒瓶砸人的情景,小道具而已。”

    众人将信将疑。

    林宜低眸看向舒天逸周围的那些碎片,果然上面都是涂了色彩,她又回头,只见江娆的助理怀里还捧着一箱的酒瓶。

    林宜灵机一动,立刻走向前,站到江娆的身边,浅浅一笑,“众所周知,江娆人美手巧,拍戏之余经常自己做一些涂鸦作品,今天江娆也特地带来她的礼物,这种瓶子美观别致,能在家中保存收藏,即使不小心摔碎,碎片也不会伤人,因为它只是拍戏用的小道具。”

    江娆笑盈盈地看向她,有些佩服她接话的能力。

    “一会我们会进行一场小额拍卖,得到的钱款宜味食府会补齐至20万,全部捐给慈善机构。”林宜继续说道,圆场之余还不望给宜味食府长个脸。

    原来是为了慈善小拍卖,围观的人群终于相信,纷纷鼓起掌来。

    “什么拍卖,我就是被人打……”

    舒天逸蹲在地上,被砸得晕乎乎的,这会看情景不对,满身莫名,站起来就要开口,几个太子爷突然上来,左右夹击地将他围住。

    “来吧,我们优秀的表演者,去后面结账了!”

    太子爷们一把捂住舒天逸的嘴巴直接就带到后面去了。

    现场渐渐恢复秩序,林宜惊出一身冷汗,好在一切没有闹出更大的事来,她转身,只见林冠霆正狐疑地看着她。

    ……

    办公室中,林宜“一五一十”地向林冠霆交待事情的始末,“应寒年估计一直对林家不满,所以才会来这一出,但我想他不是要寻衅滋事,否则,他也不会让江娆出来圆场,他只是想给我们林家一个警告,要我们别得罪他。”

    林冠霆坐在办公桌前,眉头蹙起,“按说以应寒年和我们林家的过节,应该不会只给个警告。”

    先是三巴掌,再在慈善晚宴上抢了麻将,心下真有气,会只给个警告?

    林宜站在那里,淡淡地道,“林家在s城到底是有头有脸的,他不过孑然一身,没有任何背景,只是咽不下一口气而已,真和我们林家闹起来,对他也没什么好处。”

    闻言,林冠霆半信半疑地点头,而后又不满地问道,“那那个舒天逸呢,他怎么会出现?你不会和他又……”

    “舒天逸那个人跟狗皮膏药一样,会跑来不稀奇。”林宜不屑一顾地道,“但我不会像以前那么傻了,我的人生可不会交到那种人手里。”

    见林宜一脸厌恶,毫无伪装的痕迹,林冠霆也放下心来,直点头道,“最近你做事很严谨,爸爸相信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