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你他妈抱谁呢!(1)
    甜头?

    安阑一怔,连忙劝到,“小宜你还要和舒天逸有牵扯?可千万别再糊涂。..  ”

    父女俩好不容易修复的感情怎么能又遭破坏。

    “当然要有牵扯。”林宜毫不犹豫地道,眼中掠过一抹浓烈的恨意,“在我心里,舒天逸和肖新露是一样的恶心,我怎么会轻易放过他。”

    舒天逸和肖新露的报应,会由她来书写,一个一个慢慢地写。

    “那你想……”

    安阑还没说完,那边舒天逸已经捧着大束玫瑰走上前来,深情款款地注视着林宜,“小宜,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但今天是你成为店长的大日子,我只是来恭喜你一声。”

    林宜看他一眼,然后将玫瑰接了过来。

    那么一大捧的玫瑰引来不少注目,舒天逸更是难以置信,一脸的受宠若惊,两个月了,他都碰两个月的灰了。

    “小宜,你……啊。”

    舒天逸话还没说完,就被人撞到一旁,他气得扭头就吼,“走路不长眼啊?”

    话落,他就对上一张面无表情的脸,身形高过他不少,气势压人,满眼冷漠,“借过。”

    舒天逸瞬间就矮了一头,人没反应过来,腿先怂得往旁边退一步。

    撞人的是姜祈星。

    林宜见到他愣了下,再看他身后是一帮穿得衣冠楚楚的太子爷,应寒年走在最后。

    他做漫不经心的打扮,站都没有站得笔直,可棱角分明的五官带着与生俱来的凌厉,有着令人无法忽视的气场,仿佛他才是人群的中心点。

    应寒年单手插着裤袋,正打着电话,连看都没往这边看一眼,

    s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林宜没想到酒店一别后还能遇上他,抱着玫瑰花的手紧了紧。

    一个太子爷扬起手中的贵宾卡,冲她抛了个媚眼,“林大小姐,恭喜啊,我早订了包厢。”

    这是林冠霆生意场上熟人的儿子。

    林宜冲他们礼貌地笑笑,“欢迎,请进。”

    一群人浩浩荡荡地迈进宜味食府,应寒年闲步走进,耳边的手机一直没有拿下,缓慢地走过林宜身边,连一眼都没有看她,似乎早就忘了她这个人。

    这个男人说过不会再找她。

    林宜抿了抿唇,在安阑耳边低声道,“安姨,你亲自去帮我招待应寒年这一桌客人,全程跟着,千万不能怠慢,菜品也让最好的一级师傅做。”

    “知道了。”

    安阑正要走又被林宜拉住,“那帮太子爷器张惯了,不管他们有什么要求都尽量满足。”

    开业第一天,绝不能出任何的差池。

    闻言,安阑皱了皱眉,她始终不明白林宜为什么把应寒年当神一样供着,为道个歉把自己手臂上添了肉疤,可人家进来的时候又怎么样,态度张狂得像是从未认识一场。

    见林宜一脸认真,安阑不好说什么,上前去招待那帮太子爷。

    这边,林宜转眸看向舒天逸,舒天逸有些激动地道,“小宜,你肯收我的花了,你终于原谅我了是不是?”

    “我们之间的事以后再说,今天我爸爸也在,你快走吧。”林宜冷冷地道。

    “我知道在慈善晚宴那次我给伯父留下很坏的印象,不如我现在去给他正式道个歉?”舒天逸说着就往里冲去。

    肖新露给他电话,要他今天务必让林宜颜面扫尽,让林家父女心生分离。

    林宜冷着脸攥过他的手臂,真想当场再给他脸上刺个一刀,还来不及说什么,安阑就一脸烦忧地走过来,似有话和她说。

    “你站这儿,我一会有话和你说。”林宜看向舒天逸,目光冰冷,“你今天要敢在这里闹事,这辈子都别想和我在一起。”

    “……”

    舒天逸愣在那里,心一动,难道说,林宜还打算和他在一起?

    林宜被安阑拉到一旁,安阑在她耳边小声道,“小宜,这些太子爷实在太胡作非为了,放着包厢不进,非要在大堂,我说外面都坐满了,一群人竟然围着收银台当吧台坐,这不是胡闹么?”

    闻言,林宜抬眸看向收银台的方向。

    果然,一群外貌突出、行为更突出的太子爷把长长的收银台都坐满了,只留下一小块收银的位置,两个年轻的收银女孩杵在那里,似乎在被人言语调戏,脸红得不像话,满身的不知所措。

    应寒年坐在高脚椅上侧着身子而坐,正往杯子里倒酒,满身不驯。

    林宜头都疼了,这哪是太子爷,分明是一群神经病。

    想了想,林宜道,“随他们去吧,开业第一天,别人只会当太繁忙,不会多介意。再去找两个会收银的男生替上去。”

    见林宜步步退让忍受,安阑实在看不过眼,忍不住道,“小宜,我实在不明白,说穿了应寒年不过只是个给人打工的,他会赚钱又怎么样,没家世没背景,在s城也出不了多大的头,你何必对他这么忍让?”

    要是林宜忌惮着哪个家中背景强大的太子爷,她还能明白一些,可偏偏是那个应寒年……

    林宜一直盯着舒天逸的方向,防止他有什么小动作,闻言轻声道,“安姨,你就相信我一次好吗?”

    安阑没有走,定定地看着她,担忧她有什么没说出来的难事,非要一个答案。

    林宜见安阑这样,想了想,只好无奈地道,“安姨,你知道我们现在所在的万物城靠着什么背景吗?”

    “牧氏家族啊。”

    这个安阑当然知道,如果说商界有金字塔,那整座金字塔都是牧氏家族的,像宜味食府这种餐饮公司……连在底层的资格都没有。

    牧氏家族的背景雄厚让人只能望其项背。

    林宜看着那边一直深情注视自己的舒天逸,忍住恶心,淡淡地道,“那如果我说,牧氏家族会在三年内由应寒年掌事,你信么?”

    安阑吃惊,“怎么可能……”

    牧氏家族那么大的背景,凭区区一个应寒年怎么吃得下?

    再说林宜又是怎么看出来的?难道是听到什么小道消息,应寒年要对牧氏家族动手?不该啊,如果这样应寒年为什么现在要呆在一个小小的s城?牧氏家族的总部也不在这里。

    “安姨,你记住,应寒年是一条毒蛇,什么样庞大的猎物他都有办法吞得下。”林宜冷静地道,“所以,这个人我们不能惹。”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