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继母害女(3)
    肖新露不躲不避地受了这一巴掌,脸上顿时显出几根指印,可怜极了。

    躺在床上的林宜忽然睁开眼,眼中哪还有半点病态,只剩下冷意。

    居然主动认下了。

    “继母害女,你居然做出这么恶毒的事来!你明知道她受了伤,竟换药加害于她!”林冠霆弯腰抓着她的领子怒吼道,呼吸变得份外急促。“说,为什么?”

    空气里是随时会绷坏的氛围。

    肖新露哭着摇头,“冠霆,我怎么可能加害小宜呢,我……我只是想教训教训她而已。”

    “你这还不叫加害?”

    林冠霆怒不可遏地吼道,恨不得踹她一脚。

    “冠霆,其实我和小宜的关系并没有你表面看起来那么好,小宜一直记恨我分走了你的疼爱,对我天天冷嘲热讽,当着女佣的面骂我土鸡变凤凰,说她迟早会把我赶出去。”

    肖新露跪在地上声泪俱下,“有一次,她甚至把避孕药扔到我面前,说要想好好在林家生活,就把药吃了,别指望还能生个孩子。”

    开始倒泼脏水了。

    闻言,林冠霆目光一怔。

    她说的确有其事,林冠霆也听到过下人们间的风言风语,但有时候存心倘护女儿,加上肖新露从不告状,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现今被拿出来讲开,他脸上很是不好看。

    “冠霆,当初我嫁给你都说我是为了钱,可你知道,我是仰慕你的为人和才华,一直以来,我都小心谨慎,在公司也慢慢从低做起,从来没有一丝懈怠,就怕别人说你用人唯亲。”

    肖新露抓住林冠霆的手,哭得不行,“可我也是个人,也会有喜怒哀乐,我在公司战战兢兢,在家天天被小宜指着鼻子骂,心里不痛快才会一时鬼迷心窍。”

    林冠霆看着年轻的妻子如此,脸上神色挣扎。

    林宜撑着从床上探起头,愤恨地道,“我知道我以前对你不好,但这几个月以来,我已经改了,我叫你阿姨,对你客客气气,你居然下药害我!你是不是想我死,你好霸占林家?”

    这罪重了,林冠霆身体一僵。

    肖新露看向她,眼泪多得跟不要钱似的,柔弱可怜,“我知道我错了,可是小宜,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害你,我给你换的只是算过分量的助眠药物,对你身体无害,我只是想让你多睡一些,不用总想着针对我。”

    林宜心中冷笑,她终于又一次见识到肖新露的利嘴,死的都能被说活了。

    厉害,真的厉害。

    “我好难受,爸爸……”

    林宜往后一倒,痛苦地出声。

    林冠霆立刻冲过来,搂起她,抱在怀中心疼地拍她,一边怒冲肖新露,“真是无害她现在身体怎么会差成这样。”

    虽然还是在骂,林冠霆的语气却不如初知道的时候那么震怒了。

    房门推开来,安阑抓着药走进来,刚欲开口,就发觉房间紧绷的气氛,再看向泪流满面的肖新露,心里顿时咯噔了下。

    “林先生,我在你的房……”

    “行了,安阑,你先陪小宜去周医生那里做个详细的检查,我一会儿再去看检查报告。”林冠霆沉着脸打断安阑的话。

    林宜躺在林冠霆的话,听到这一声,明白事情已成定局,不禁失望透顶。

    “小宜,你先去医院,你放心,爸爸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林冠霆拍拍林宜,在她耳边轻声道。

    肖新露还跪在地上抽泣不已,悔不当初。

    林宜闭上眼,脸上显得份外苍白。

    ……

    私人医院的建筑在阳光下白得晃眼。

    白求恩的雕像立在绿地之上,周围的人行色匆匆,空气中仿佛飘着淡淡的药水味。

    安阑扶着林宜坐到白色长椅上,林宜穿着一身的病号服,刚刚做完所有的检查,精神很差,面无血色,平日里灵动的一双眼此刻空乏得没有一物。

    林冠霆匆匆赶来,着装都没有仔细打理,气喘吁吁的,在她身边坐了下来,道,“小宜,我刚看了最快出来的一些检查报告,你身体没什么问题,只要注意休息就好,别担心。”

    林宜坐在那里,转眸看向他,“把她送警局了么?”

    清淡语调吐露出来的字眼却是咄咄逼人的质问。

    林冠霆面露尴尬,“小宜,这事你听爸爸跟你好好讲,说到底新露也只是太年轻,一时鬼迷心窍,但她心地还是好的,这次也是幡然悔悟才会主动坦白。”

    “……”

    “再说,林家在s城好歹是有头有脸的,要是把她送警局,这继母害女的家丑外扬,对林家、对你有害无益,所以我想着自行惩戒更好一些。”

    “怎么惩戒,你会和她离婚吗?”林宜追问道。

    “我让她卸下在公司的职务,派人送她到乡下住一段时间,要是她不好好反省,我会和她离婚。”林冠霆说道,底气有些不足,一直观察着林宜的神色,心知女儿不会满意这样的结果。

    林宜听到这样的答复,心里难受得厉害,她本来就不指望林冠霆能将肖新露绳之以法,可她想着总能让他看清肖新露的真面目,离婚收场。

    没想到那个女人哭一哭、跪一跪,他就连离婚都做不到。

    他口口声声让她远离渣男,那他自己呢?

    他伸手去搂女儿,林宜躲开,有些激动地道,“爸,她今天可以给我下药,改天就会给你下药,你是不是每次都要等到被她害得快死了才能醒悟?”

    肖新露这个女人的狠毒是无休无止的。

    “每次?”林冠霆疑惑地看着她,“什么每次,小宜,你是不是精神太差了?这边太阳晒,我扶你回病房休息吧。”

    他以为她在胡言乱语。

    林宜再一次躲开他的手,偏过脸去,敛上满是失望的双眼。

    林冠霆看着她无声的抗拒,手僵在半空好久才收回去,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望着远处清澈如洗的天空道,“小宜,你妈妈已经走了十几年,可是你知道么,有时候我做梦还是总回到你小的时候,我和你妈守着一家小餐馆,从早上忙到半夜……”

    “……”

    林宜咬唇。

    “那时候苦,可却是我这半辈子最开心的时候。”提到亡妻,林冠霆喉咙哽咽,“新露和你妈妈有六分像,看着她的时候我偶尔会感觉是你妈妈还陪着我。”

    “可她不是妈妈。”

    林宜道,肖新露怎么配和她的妈妈相提并论。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