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继母害女(1)
    再看林宜,还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计上心来,微笑着道,“小宜,我听说舒天逸最近两个月天天都来,就为见你一面,熬得人都瘦了,你都不见?”

    整整两个月,肖新露也是佩服舒天逸,金钱对人的诱惑真是够大。

    听到这话,林宜的睫毛忽闪了一下,在摇椅中侧过身体,用被子牢牢地盖住自己,轻喃一声,“那个傻子……别再说了。”

    傻子?这心痛的语气……

    肖新露一怔,莫非林宜还真被舒天逸两个月的道歉打动了?这样也好,把舒天逸再安排到林宜身边,对她有利无害。

    “好好好,不说他不说他。”

    肖新露伸手柔柔地拍着她的肩膀,计算着林冠霆上来的时间,问道,“那分店的事呢,既然你现在身体好了,也该筹谋分店的事,总公司对这次的新分店很重视。”

    “你很烦啊,我想睡觉。”

    林宜不耐烦地推她。

    “我的大小姐,不是我要烦你,可你爸把这么重要的事交给你,你总得做点什么,不能一味躲在家里睡觉。”肖新露苦口婆心地道。

    “你别烦我了行不行,吵死了!”

    林宜转过身背对她。

    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喝传来,“怎么和你阿姨讲话的?一点教养都没有!亏我还以为你是真的身体不好,着急结束巡视赶回来,结果你是躲在家里睡觉偷懒!”

    时间掐得正正好。

    肖新露心下一喜,抬起头只见林冠霆已经站到阳台上,满脸怒色,她连忙跑过去抱住他的臂膀,“冠霆你回来了。”

    “嗯。”

    林冠霆内疚地看她一眼,随即又怒气冲冲地瞪向林宜。

    林宜已经从摇椅上起来,站在那里,弱弱地看着他,“爸爸。”

    “你给我下来!”

    林冠霆怒不可遏。

    肖新露温柔地劝道,“你别这样,一回来就气冲冲的吓着孩子,小宜就这脾气,我都习惯了,她没恶意的。”

    “她还没恶意?她再不好好改改这脾气,以后怎么继承宜味食府!”

    林冠霆气得额上青筋直跳。

    明亮的大厅里气氛紧张,女佣们都悄悄地躲到边上。

    肖新露软软地倒在沙发上摆弄指甲看好戏,林宜一个人被罚跪在母亲的遗像前。

    林冠霆站在她的身侧,点了三根香插进香炉,看着亡妻美丽的脸庞愧疚地道,“小如,对不起,是我没教好女儿,你别生气。”

    肖新露冷眼打量着遗像中的女人,林冠霆当初就是看她和亡妻有六、七分相似才娶的她,有时候看着遗照都感觉是在看自己,真是晦气。

    那边林冠霆和亡妻说完,就低头瞪向林宜,怒斥道,“出门之前,我还以为你性子改好了,说什么愿意继承宜味食府,肯从分店做起,原来都是装给我看的!”

    “……”

    林宜跪在软垫上不说话,垂着头,安静地任由他骂。

    “你还是和以前一样,骄纵跋扈、任性妄为,以前是不想上学天天装病跑出去玩,现在倒好,躲家里偷懒就是为了不做事,都20岁的人了,你这样将来怎么成大器?”林冠霆过疾言厉色,气得胸口难平。

    肖新露看着,吹了一下自己的指甲,这次的美甲修得真是不错。

    “我问你,我让财务拨给你准备新分店的钱是不是都拿去买衣服买包包了?你怎么就这点出息!”林冠霆恨不得把手戳到她的头上点醒她。

    林宜依旧沉默。

    “还学会犟着不说话了?你想气死我!”林冠霆抚住胸口,大口地呼吸着。

    林宜跪在那里,启开嘴唇淡淡地道,“爸爸你一来就骂我,根本没要听我讲。”

    “那是我已经看到事实了!”林冠霆气愤地道,“在我面前你扮着乖巧,转头对着新露呼呼喝喝,林宜,你现在还学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了?”

    “……”

    林宜闭上嘴,再不开口。

    “你这孩子,越学越坏,不能再惯你了,我今天非打醒你不可。”

    林冠霆脱下身上的西装甩到一旁,抓起一旁的杂志卷起往林宜背上打去,边打边痛骂,“我天天在外面奔波操劳到底为了什么?就是为了让你继承我和你妈妈辛苦创立的宜味食府,结果你呢?一天天的只知道吃喝玩乐!”

    “……”

    “今天就敢以开分店为借口私吞公账,将来宜味食府交到你手上,你还不全败光了?”林冠霆一辈子最看重宜味食府,容不得有一丝差错,此刻火越发旺盛,杂志疯狂地打在林宜的身上。

    疼痛悉数落下来。

    林宜咬牙强撑,唇抿得紧紧的,脸色变得越来越差。

    肖新露看着这一幕差点要拍手叫好,算算时间差不多了,正准备起来假模假样地劝上两句,一个身影如风般从外面冲进来。

    “林先生,你打大小姐做什么?”

    安阑提着公事包跑进来,上前就拦住林冠霆,满脸急色。

    林冠霆见到她,脸色沉了沉。

    安阑很早就进了林家,帮他照顾林宜,打理林家,可以说,林冠霆是看着她从青春少艾熬到脸上有了皱纹,这都是为他们父女付出的。

    换作平时,林冠霆是很敬重安阑的,但今天,他正在气头上,瞪着安阑口不择言起来,“你还好意思拦,都是你教的,把林宜教得这么不像话,我看也到炒你的时候了。”

    安阑震惊地看向他,难以置信地反问,“林先生,大小姐到底怎么不好了?她身体不好还记着分店的事,四处奔波定下新店址,又在多数竞争者杀出一条重围,拿到了万物城的铺面,连轴转的操劳让她病时好时坏的,一直没康复。我不明白,这样的大小姐哪里不好了?”

    “你说什么?”林冠霆惊愕地看着她,“新店址定好了?”

    万物城,那倒是不错的所在。

    肖新露在沙发上坐直身体,眉头蹙起,新店址定了?她怎么没有收到风。

    林宜跪在地上,身体微晃。

    安阑从公事包中拿出文件递给林冠霆,“这些都是新店的资料,已经装修好了,大小姐生怕中间有什么疏忽,不止让我天天去外面盯着,自己还全程监督进程。”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