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我现在想要……(2)
    应寒年眼中有什么一晃而过,随即勾起一抹别有深意的弧度,俊庞慢慢逼近她,呼吸几乎喷薄到她脸上,薄唇微张,“我现在……想要你!”

    话音未落,林宜就被他横抱而起,应寒年将她抱进总统套房的卧室,往铺着玫瑰花瓣的床上一扔就欺压下来。

    她的腰间被狠狠地揉了一把。

    林宜痛得低吟一声,应寒年低下头便无所顾忌地吻上她的唇,喑哑开口,“见你第一面我就想这么干了,想摸摸你这腰是不是真有看上去那么软。”

    “……”

    “现在看来,比我想象中还他妈要软。”

    “……”

    低俗的字眼从男人的唇间发出,他的身躯如泰山般压下来,呼吸没进她的唇间,品尝不到什么亲吻的感觉,恍恍惚惚间,前世的画面袭上来……

    男人留在她身上的齿痕、男人不屑的冷笑、男人侮辱的眼神、以及他无尽的索夺。

    他的侮辱后,她就死了,死于万蛊噬心的毒。

    痛。

    真的很痛。

    林宜身体顿时被冷汗浸透,脑袋里全是前世的片断,她推拒着眼前的男人,小声而虚弱地道,“应先生,等、等下,我还有问题请教你。”

    “小东西,谁教你在男人的床上问东问西?”

    应寒年不满地抓住她乱动的手按到床上,低头含住她的唇又吮又咬,呼吸愈发沉重起来。

    蓦地,他停下吻她的动作,双眼逐渐眯起,视线冷冽地落在她的唇上。

    口红被吻掉后,她的唇白得没有一丝血色,分明是病态。

    应寒年冷下眼来,就这么跨坐在她的身上抓起她的手把脉,又将她袖子拉上去,纱布裹着她细瘦的胳膊,有新鲜的血色从里边隐隐约约地透出来。

    “你什么情况,养了一个星期还在往外渗血。”

    天生不凝血?

    应寒年烦燥地将她的手丢到床上,他特地等了一周的时间,结果送上门来的还是个病人,那还有什么兴致。

    林宜忍着疼痛从床上坐起来,手抓住胳膊,虚弱地道,“我也不知道,可能因为这两天感冒了所以恢复特别慢。”

    “我不是让你去医院缝线?”应寒年低眸,目光阴厉地绞着她,“林大小姐,你该不是为了刻意扫我的兴吧?”

    要真这样,他会让她后悔的。

    “没有。”林宜摇摇头,唇色发白,“我既然答应了你,又怎么会反悔,可能是医生开的药不好,我明天去复诊的时候让医生换种药。”

    像是为证明她说的是真是假,应寒年冷声道,“你的药呢?”

    “在我包里。”

    应寒年利落地从床上下来,不一会儿就拿来她的包,往她身边乱倒一气,什么东西都被倒出来了,动作粗鲁得厉害。

    林宜没有出声,静静地看着他。

    手臂上的疼痛隐隐约约地刺着她。

    应寒年从中拿出一瓶药,从里边倒出一颗红白胶囊,直接拧开,往掌心上倒出一些黄色粉末。

    见状,应寒年不由得看她一眼,眼中有着嘲弄讥讽,“林大小姐,看来你的仇家也不比我的善良多少。”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