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我护你一程(2)
    那一双小手托起自己脚的触感够软够舒服,搞得他多为难她一会的心都没了。

    第一眼的惊艳,第二次啃薯片的可爱,还有这一次将碎片刺进身体里的毫不犹豫……以及她跳舞时的妩媚,他是唐高宗也得栽在那样的妖歌曼舞上。

    林宜,这女人到底有多少面?

    应寒年抬头,只见姜祈星走进来,替他取下毛巾。

    “没见过这么疯的女人。”

    应寒年接过毛巾冷哼一声。

    闻言,姜祈星开口,“有点像寒哥你以前。”

    他是个沉默寡言的人,即使说话也语调平淡,很少有起伏。

    “她?像我?”

    应寒年不屑一顾地冷笑,手上慢条斯理地擦着。

    “当年在生死街上,寒哥你可比她疯多了。”

    姜祈星道。

    生死街是某个小国的一条街道,当然不是原名叫这个,只是那里龙蛇混杂,什么坑蒙拐骗、吃喝嫖赌抽应有尽有。

    在这里,是生、是死,全看天意。

    久而久之,街的原名没人记得,生死街三个字却深入人心。

    应寒年与姜祈星,就是在生死街长大的,说出生草根都是抬举,在那里长大的孩子根本就是贱根。

    两人出来多年,已经很久不提那些往事,突然提起,应寒年的目光沉下来,暗流翻涌。

    姜祈星自知说错了话,便静默地立在一旁。

    应寒年抬起腿离开,回到卧室,只见林宜已经从床上下来,白着一张脸正吃力地往外走去,见到他仍是挤出一抹似真挚又似客套的笑容,“应先生。”

    “要走了?”

    应寒年冷冷地瞥她一眼,她整条左臂垂着,隐隐有红色从纱布中透出。

    “嗯,太晚了,不耽误应先生休息。”

    林宜微笑着道,能和应寒年冰释前嫌,她这一趟就算没白来。

    他的那个卧室她实在是呆不下去,每一秒都能让她想起死前的画面。

    说完,林宜忍住疼痛往前走去,越过应寒年慢吞吞地走着,脚下疲软得厉害,只能凭着意志强撑。

    “听说你要管理分店,我护你一程,怎么样?”

    应寒年磁性的嗓音传来,幽幽的。

    有那么一秒,林宜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回过头,应寒年慵懒地靠落地窗而站,薄唇间抿着一支烟,修长的手指把玩着打火机,黑眸中刻着意味不明。

    空气凝滞。

    林宜虚弱地站在原地,眸光浮动。

    不可否认,应寒年能主动开这个口让她惊喜,她本来想等身体好一些再来送礼请帮忙的……

    “应先生不是说过不会再给林家第二次机会么?”她疑惑地问道,声音虚浮有些哑,他居然会主动开口。

    闻言,应寒年冷笑一声,“我不是给林家机会,是给你。”

    言下之意是他清楚她的处境,知道她在和家里的继母斗……这个男人聪明得可怕。

    这提议让林宜很心动,可他是生意人,还是个从不肯吃亏的生意人。

    “你要的报酬是?”林宜问道。

    应寒年没有急着回答,打亮打火机,低头去点烟,深深地吸了一口,指腹捏着烟拿下,缓缓吐出烟圈,一系列的动作如行云流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