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我护你一程(1)
    林宜不管安阑,只看着灯下的男人,握紧碎片再次扬起手,“应先生,还剩最后一下。”

    说完,林宜咬紧牙关往自己的手臂上刺去。

    “你他妈疯了!”

    应寒年疾步冲过去,一把打掉她攥紧碎片的手,脸色铁青。

    “应先生,我真的是诚心……”

    林宜还在试图和他解结,手臂上传来的剧痛却让她哑了声音,人在安阑怀中瘫下去。

    安阑吃力地抱住她,一只手突然向前一把将林宜拉过去,安阑回过神时,应寒年已经将林宜横抱而起,转身就走。

    “你放开我家大小姐,你想对她做什么?”

    安阑一向稳重,但此刻也失了分寸,激动地要冲向前。

    应寒年回头,冷冷地朝她投去一眼,犹如鹰隼,竟生生地吓得安阑不敢再动,等再想往前时,便被姜祈星拦住。

    知道应寒年为人狠辣,桀骜不羁,不轻易妥协,所以林宜给自己下手下得特别狠,就是要慑住他。

    太狠的结果就是手臂上传来的锐痛冲进身体百骸,痛得她几乎晕厥过去。

    恍恍惚惚中,林宜感觉到应寒年抱着自己一路疾行,视线晕眩,天地颠倒,只隐约看清应寒年收紧的下颌线。

    她人被放到一张柔软的床上,林宜迷迷糊糊地看着周围,忽然发现房内的布设和前世死前看到的一模一样,顿时惊出一身冷汗,人清醒不少。

    应寒年居然把她抱到他卧室了。

    上一世,她就是死在这张床上的,被毒药万蛊噬心般的折磨她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

    不知道是疼还是怕,林宜觉得背上一阵阵发寒发凉,有种立刻逃离的冲动。

    她死死地咬住牙,从床上坐起来要走,却见应寒年拎着医药箱在她床边坐下来。

    应寒年没什么好脸色地拿起纱布去擦她满手臂的血。

    林宜想起自己死之前,他也是摸了自己的脉,断定她身中剧毒,他应该是懂些医理,于是放心让他处理伤口。

    这是和解的好机会。

    林宜断掉自己想逃的心思,人往床背上靠去,虚弱地看着眼前的男人。

    “讹人讹到别人家里,林大小姐,你也算是厉害。”

    应寒年嘲讽着她,动作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她刚感觉更疼一些时,他的药已经上完,开始包扎伤口,似乎他是做惯这种事情的。

    应寒年替她包扎好,手上沾了不少的血,他站起来离开,手腕突然被握住。

    柔弱得没有力道。

    可应寒年还是停住了,低眸冷冷地睨向她,“干什么?”

    “应先生这样算是原谅我了?”

    林宜脸色苍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硬是挤出一点笑容问道。

    “我是怕你的血脏了我的地方。”应寒年咬牙切齿地道。

    林宜的笑容更大, “那就是原谅了。”

    以应寒年的为人,真怕脏,还不直接把她赶出去。

    还好,这一把赌赢了。

    “有病!”

    应寒年瞪她一眼,甩手离开。

    ……

    偌大的浴室里,西方古典的墙砖在阳光下泛着光。

    应寒年弯腰站在洗手台前,将一双手上的药水与血渍清洗掉,随意地一甩手,他退开一步,视线落在自己的脚上,目光变深。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