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三道血伤相还(1)
    渐渐的,林宜知道应寒年已经知晓自己到了。

    每个宾客的前面都换着茶水蛋糕水果,只有她面前,连杯白开水都没见到。

    比她后到的都被请了上去,她始终不被邀请,就这么坐在原位。

    就差把她的沙发撤走,在她脑门上贴上“不受待见”四个大字。

    安阑感受到其中的恶意,一再要拉着林宜离开,都被林宜按下来。

    前有三巴掌,后有竞拍争夺,应寒年不想给她点颜色看看,她反而觉得奇怪。

    不管今天能不能请到应寒年帮忙,至少要让应寒年不再记仇林家,林家禁不起更多的敌人了,尤其是他这样强大的敌人。

    这一等,就等到半夜。

    凌晨两点,厅中的人已经全部走尽,只剩下林宜她们,整个大厅显得格外空空荡荡。

    中央欧式玉石复层大吊灯折射出来的灯光变得更加冷冽。

    “大小姐,林先生已经打过好几个电话,我们走吧。”安阑挂掉电话后看向林宜。

    这个时间点,恐怕应寒年已经搂着大美女睡觉了,根本不会理她们。

    林宜摇摇头,“应寒年没让人把我赶出去,就是要给我难堪,我既然有事相求,就只能挺着了。”

    都等到现在了,这时候走太不明智,说不定会更激怒应寒年。

    “非求他不可?”安阑不明白,“外面多的是厉害的公司经理人,你再请一个不就好了?何必受这个苦呢。”

    她本来还担心林宜脾气大做不来求人帮忙的事,结果现在发现是做得太好了,好得过头。

    林宜笑着道,“再请一个,他的名字也不是应寒年。”

    应寒年的手下从无败绩,要是她能请到他做军师,就是十个肖新露都不在话下。

    “真有那么厉害?”安阑还是不信。

    “以后安姨就知道了。”林宜站起来活动了一下筋骨,见安阑还是心神不宁的样子,轻声道,“安姨等得不耐烦就看看电视吧,墙上的电视不是没关么。”

    安阑往电视上瞥了一眼,深夜档正在重播老剧《大明宫词》,不由得感叹,“这电视剧啊还是以前的看着有味道。”

    说完,安阑便认真地看起来,不再嘀咕着要走的事。

    林宜陪她,只见屏幕上正演到美丽年轻的贺兰氏在皇帝李治面前跳舞,举手投足间尽是风韵妖娆,眼角勾媚,令人神往。

    “安姨,这个舞我也会跳,我跳给你看。”

    林宜有意令安阑放松一些,加上厅中无人,她也不再顾忌,就在厅中央跳起剧中的古典舞。

    贺兰氏的舞最令人惊艳处在于无骨般的手指,变化多端,媚柔多情,才会令唐高宗神魂颠倒。

    林宜虽然穿着现代装,但精髓学了个八成像,纤长手指轻柔抚面,柔软如蛇,还冲安阑抛了个媚眼。

    安阑被逗笑。

    最近林宜做事稳重勤奋,性子比从前定了不少,这股小调皮劲反而难以看到。

    林宜双手成环半掩住面容,掩不住天然而成的妩媚,转着玲珑身段回眸,正好望向楼梯的方向,应寒年站于扶手边,居高临下地直直望向她,薄唇微抿,漆黑双仁深得探不出究竟,浑身散发着露骨的侵略性。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