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章 记忆中的三巴掌(4)
    他一言未发。

    她站在那里,鄙夷地看着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个什么低三下四的东西,我林宜就是身无分文,就是把身上的肉一刀刀剐了也不会让你碰一下,恶心!”

    说完,她仍嫌不够解气,弯腰抓起茶几上冰桶里的一瓶路易十三就朝应寒年砸去,应寒年腾地站起来,目光如刃,一把抢过酒瓶砸向身边的墙面。

    “砰。”

    酒瓶应声碎了底座,昂贵的酒液浪费一空。

    应寒年抓着酒瓶冲向她的脸,阴戾地吼出来,“嫌我恶心?信不信我现在就剐了你!”

    他的个子很高,将近一米九的样子,站在她面前极具压迫性,酒瓶的碎齿尖锐,距离她的脸不到一公分,他的语气差到极致,像张牙舞爪的兽要杀了她一般。

    她当即吓得连连后退,林冠霆连忙站起来拉她到身后,冷眼看向应寒年,“应先生,生意谈不谈得成不重要,请你对我女儿放尊重一点。”

    应寒年拎着破酒瓶,冷冷地瞪着比自己矮了一个头的林冠霆,“是你女儿给脸不要脸,还有,是你求着见我。”

    “我本以为应先生才华盖世,是我需要的人才,现在想来也不过是徒有虚名,告辞。”

    林冠霆没有过度发火,他习惯了在商场上做人留一线,于是不再多说,拉着女儿便要走。

    “徒有虚名?”应寒年冷笑一声,“林冠霆,宜味食府的内部早就乱了,没有我,你的家业三年内必定易姓。”

    闻言,林冠霆愣了下,却是没信,宜味食府虽没有做得特别大,但也是远近驰名,业绩良好,怎么可能乱。

    他没停,直接拉着女儿离开。

    “下流无耻!”

    她一边跟着走一边回头骂, 应寒年含着冷笑的声音紧接着传来,“林冠霆,我应寒年从来不给人两次机会,下一次,你就是让你女儿脱光了跪在地上求我,我也不会救。”

    露骨恶心的字眼一遍遍回荡在他们父女的耳中。

    回忆结束。

    林宜躺在床上叹了一口气,拿起一旁的小鹿抱枕圈在怀中。

    一语成谶,后来,林家败了,也易姓了,而她脱光跪在地上苦苦哀求,应寒年也没再救她。

    应寒年不是个好东西,但确实是不负盛名,想来,他肯见爸爸谈生意,就已经调查过宜味食府了,早就知道林家的症结所在。

    而他们父女身为局中人,却一直看不透。

    后来林家一再落败,她被算计背上一身的债,再到被囚禁,每天过得生不如死;

    而应寒年却是名声越来越大,身家富可敌国,站到金字塔的顶端,拥有自己强大到不可摧毁的商业帝国。

    林宜躺在床上,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应寒年最后掐自己的那一下她铭刻在骨。

    她死在应寒年的床上,却并不恨,她的恨,都用在肖新露和舒天逸身上了。

    得罪应寒年,以他的手段,他可以搞垮宜味食府,但他没有,他只不过见死不救。

    林宜咬了咬唇,将下唇咬得泛白,从床上坐起来,她要向肖新露和舒天逸报复,她要守住宜味食府,至于应寒年……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