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第27章
    宋氏有孕不足两月, 虽得薛令蓁为她调养,可那回受惊,还是有些不适, 这几日连院子都没出。那日不知是小丫头给她说了李家长子被判处斩的消息, 她欣喜落泪, 又惹得情绪不稳。琉璃、琥珀几个丫鬟如临大敌,天天监督她, 除了在房间里走动几圈, 便皆要卧床保胎。

    因着身孕的消息未传出, 薛荣这庶长子只以为嫡母受惊生病,压下暗地里的幸灾乐祸, 他足足跑遍了京城里的药铺, 依着宋氏模糊透露出的病症细细打听来了几张药方, 特地露出身上汗湿的衣服,以期能打动些宋氏。如今薛林生病, 若能得宋氏欢喜, 将他记在名下成了嫡长子, 或者, 早早向朝廷请立世子, 也好使着国公府后继有人啊。

    宋氏病得如何, 他也想心里有个底。

    珍珠随着薛令蓁拿了账本向宋氏回话, 走进院内, 太阳西斜, 日落傍晚时分, 难得有些凉爽。薛荣穿着身靛蓝的长衫,依旧出了汗,微微卷起的袖口颜色比其他布料的颜色要深上许多。

    她轻笑,上前福了福身子:“大少爷好。可是有什么事找太太?”

    薛令蓁也道了声“兄长好。”,亭亭笔直地站在一旁,眉眼舒展,年纪不大,脖间坠着块美玉,身上的裙摆被微风吹得轻轻摆动,端是一幅赏心悦目的图画。

    薛荣瞧了,怎么也生不出喜欢来,她轻轻一笑,都让他觉得自己如何卑微,浑身起了丝冷意。

    “郡主安好。”他僵着嘴笑笑,小心翼翼地掩去眼底里算计,将一叠纸交给了珍珠,“我听闻母亲身体不舒服,心里惦记,正好今日家学里没什么事,就提前回来,询问一些大夫,讨得几张药方,让母亲看看,可有得用的。”

    珍珠轻笑:“大少爷的确有孝心。奴婢会交给太太的,日色不早了,您早些回院子里用膳吧。”

    薛荣不甘心地走了,宋氏这才在屋内出了声,薛令蓁一进屋,琉璃送上了一盘鲜桃果丁,因宋氏不宜用冰,这桃子是提前拿了井水冷过的,吃了沁凉,薛令蓁面上露出一丝笑意。

    宋氏卧在榻上,身上搭了件薄衣,面色红润,笑道:“我就知道你喜欢这,早叫人准备好的。”瞥了眼珍珠手中的纸张,宋氏淡淡地道:“去烧了去吧,省得看了心烦。”

    薛令芳从内室走出,“这东西好吃,却也不能多吃,你尝个鲜,就别吃了,等会儿还要吃饭。”

    她今日没打扮,连描眉都不曾,穿着闲适的衣服,只将头发编成了辫子盘在脑后。

    薛令蓁刚抬头望了她几眼,手中的签子突然掉在了瓷盘里。

    难怪她觉得那个中年男子生得熟悉,薛令芳的眉宇间足足与他像了四五分,只是薛令芳日常修眉描眉,反倒不太像,今日难得在家中没用妆,便一眼瞧了出来了。

    宋氏也是瞧了薛令芳片刻,不由带着一丝哽咽道:“你这孩子,倒是生得像你们俩的舅舅。”

    薛令蓁摩挲着托在掌心的瓷盘,似是好奇地问道:“阿姐和舅舅哪里生得最像?”

    薛令芳也看向宋氏,宋氏拿帕子抿了抿眼角,道:“其实你们姐妹俩都有些像,芳姐儿是眉眼像些,尤其一双眉毛,而你则是眼型像些。只不过都比你舅舅长得好。说起来,你舅舅欠了这么多年你们俩的生辰礼,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还上呢。这么多年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也不知道我每年去点的孔明灯,求的福到底有没有用。”

    薛令芳亦是眼角微红,不停地安慰宋氏。

    薛令蓁深吸一口气,将手里的瓷盘放下,对宋氏和薛令芳笑道:“我相信舅舅一定会好好的的。”甚至宋氏一族也会平反的。

    宋氏和薛令芳皆是一愣,不知为何,就在心里信了这句话。或许这就是真的。

    琉璃和珍珠让小丫鬟将饭菜摆在了榻上的小桌上,薛令蓁胃口不大,只舀了碗红枣粥慢慢喝着。

    宋定疆不会那么莽撞独身上京,更不会巧合地来得这么是时候。这几年李家逐渐式微,甚至皇帝也不待见,而在今年年初,是秦烨正面进入朝堂,正式插手朝政的第一年。可是个难得的时候。京城之中必然有与他通信之人,而那人,也与李家和太子对立,而且是秦烨这一边的人,那只能有他了。

    秦烨一定开始着手推翻李家了!薛令蓁心中一喜,只因此事重大,只得在心里欢呼雀跃,借着自己祥瑞福气的名头安慰宋氏和薛令芳。

    若等舅舅归来,母亲和阿姐不知要如何欢喜。

    倒是那秦烨,自己与他也算是笔友了,身上还有这隐形的婚约,本就是一条船上的人,此等大事,又事关宋家之案,只瞒着自己瞒得这般严实。薛令蓁虽知道秦烨可能是顾虑自己年纪小,可心头仍是有些郁闷。

    不知不觉用过了饭,宋氏拿过账本翻看,原还有些担心,此时见毫无差漏,面上不由笑开来:“谢先生倒真把你教得很好。吕家已派人来信,后日就来下聘,今年事多,暂无吉日,吕夫人商量的是等明年嫁娶。听她的意思,是想让你定个日子,沾沾福气。”

    如今太孙一定,薛令蓁在京中的福气名声又登了一层。旁人暗地里都道她当真是想什么就来什么。当年李庶妃得罪她,而皇长孙却与她交好,转眼间,李家长子被斩,李家落魄,太孙也定了原是体弱的皇长孙。众人细细一琢磨,这些事每一件都是顺着她的心意来的,只怕不知何时,那宋家也就起来了,暗叹这吕夫人倒是好眼光,瞧上了薛二姑娘。

    薛令芳听了这话,面上微红,捏着帕子坐在了薛令蓁的身边,却也忍不住拿眼神瞥她。薛令蓁失笑,心道自己这阿姐对吕家世子倒是真有意了。她上世必是不顺,真愿此生顺遂如意。“这有什么,有我这福星在,必叫阿姐和姐夫恩恩爱爱,白头到老!”

    薛令芳虽羞恼,眼底里却藏不住的笑意。

    ······

    距离李原被处死,过去了将近一个月,他素日里仗势欺人,就连他的血也被人认为是脏的,那行刑的菜市口处虽早被人清洗干净,如今人们路过此地也纷纷绕开。李家人心中有怨却不敢说,只能偷偷趁夜晚将李原的尸体收回,暗地里葬了去。

    秦烨此次难得出宫,望了那菜市口一眼,嘴角一挑,绕了条小路,进了宁平侯府的后门。

    宁平侯吕大老爷现任兵部尚书,八年前接任宋定疆之职清剿叛党,后因旧疾复发且近来无战事,便奉诏回京休养。早年朝中无几个能将,大半军权仍握在他手中,圣上当年让吕家、吴家联姻,并重用宋定疆,也正有借忠君之臣吴家去牵制住这武将、借宋定疆去分割兵权之意。

    吕侯爷的确聪明,自回京后,便将手中军权归还皇帝,可他家历代在军中威望甚高,且经宋家一事,皇室在军中的声望尚不如他,可以说,虽手无军权却仍有不少将领直接听命于他。

    皇帝将吕家兵权交给秦烨,不仅是因为信任他,也是为了考验他是否有这个能力将吕家收为己用。

    吴家不看重这从龙之功,可吕家却不一样。吕家爵位并非是世袭罔替,三代之后,便要降级袭爵,到了吕侯爷这一辈,已是第二代,若家中日后无出色子孙,四代之后吕家就成了平民。吕家便是要用这从龙之功为后人换个长远富贵。

    “参见太孙殿下。”

    书房内,吕侯爷和世子吕樘急忙将一身锦衣的少年郎迎入上座。

    吕侯爷四十出头,因有旧伤,外加战场风沙磨砺,倒老了许多,瞧着近五十。生得与吕樘五官颇像,只是轮廓粗糙了些,也英武些。他细细看了眼这年轻的太孙,捏在手里的一本册子愈发烫手。

    秦烨从五年前开始接触政事,除了自己这皇帝亲手交给他的军权外,必然还有其他人脉。宋家之事,必是早就插手了,只等着慢慢收网了。

    他无端打了个冷颤,倒庆幸媳妇是个好的,给儿子也挑了个好儿媳,有着一层关系,只要不出大错,吕家算是安稳了。皇上也老了,可太孙却是正值青春少年啊。

    吕樘早已等候多时,面色严肃,心头却掀起幡然大浪。大概谁怎么也不会想到,原本被世人认为早在八年前就死去的威远侯宋将军竟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若是薛姑娘知道,必会高兴。可现在时机未到,自己也只能瞒着她。吕樘低头无奈,但愿可别惹恼了她。

    “臣等还未恭贺殿下得封太孙之喜。前几日宋将军秘密将此本书册送给臣,必是李家罪证。”

    秦烨一页一页地翻看完吕侯爷送来的证据,唇边的笑意一点一点地敛了下去,低垂下的长睫轻颤,最终忍不住一拳捶在桌上,“真是······真是可笑至极!”

    棉肃一战,他想过诸多可能,却并未料到竟如此荒唐。可笑李家如此罪过,李庶妃竟还敢打着泰安的主意,又能如何对待她呢。未免也太过恶心!

    两颊垂下的发丝遮住了脸上的神情,秦烨将手中的册子递给吕家父子:“你们自己看吧。”

    二人接过,薄薄的册子里夹着几封密信,刚看完第一封,二人面色皆是一变。

    原来绵肃一战,本该大捷,却是被李茂积的一场醉酒所误事!吕侯爷神色严肃,眸中掠过一丝深意。当初他继续接手剿灭叛军,可却发现李茂积所上报的奏折里描述的凶猛狡猾的叛军不过剩下了一群苟延残喘的乌合之众,不到半年,就被清个干净。实在蹊跷。亏他还以为是李茂积之功,没想到却是李茂积推罪于宋将军,却又将宋将军的功劳揽到自己头上。

    此人实在无耻!

    吕樘睁大双目,内心一震,随即掀起一片怒火。李茂积如何敢?也是,当时圣上一时被气病,由太子暂理朝政,有太子包庇,也难怪当初圣上连拍五个官员查案,除了最后一个大臣说此案尚有疑点之外,其余几人皆把罪过推到了当时下落不明的宋将军头上,这是算准了,死人不会说话!可惜,天佑宋将军啊!

    吕樘抱拳跪地,忍住眼中酸涩,若太子继位,他们这些将领为这等昏君效力岂不寒心。“此事还请太孙禀明圣上,还宋家清白,严惩李家,以慰众将士在天之灵!”

    宋家满门,历代为国征战沙场,宋老太爷兄弟三人更是战死沙场,方才镇压了蛮族,护得边关百姓的安稳生活。宋家为保卫国家,精心训练出的宋家军本是护国兴国的利器,却被那等小人的糊涂之举害得枉死绵肃。

    不除李家,军心何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