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4第24章
    皇长孙住着的问竹轩书房中, 此刻烛火如豆,皇长孙秦烨穿着身家常的藏青色圆领袍,未曾戴冠, 仅用玉簪束发, 发丝之间带着些湿气。书案上的烛光照映下, 是一张俊逸昳丽面孔,乃是美玉精雕细琢出来的人物。

    “殿下, 那李原在牢里还耀武扬威, 道是有贵人撑腰, 便是泰安郡主也不可奈何他。奉天府的官员猜到背后有太子的手脚,不敢轻举妄动, 已经按您的吩咐, 明日便会在朝堂之上上奏给皇上。”一身绛紫竹纹衣的俊朗青年在下方将白日所发生之事一一报上, “另外属下私下将那李原的一双腿打断,还请殿下责罚。”

    秦烨终于抬起双眸, “李公子的腿不是在乱中被踩伤的吗?与你何干?”

    眼底之色沁凉如寒潭, 吕樘只听他轻笑一声:“李家敢动不该动的人, 父亲和三弟太纵容了些, 这次也该吃点儿教训了。吩咐下去吧。”

    吕樘急忙退下, 却是不从正门, 这书房之中另有一暗道, 秦烨轻转桌上的笔洗, 吕樘的身影快速隐入在黑暗的隧道中。

    秦烨转着手上的扳指, 这些年他逐日显露出早就好转的身体, 让皇上对他寄予了厚望,对太子也愈发失望,又因皇帝年老精神不济,苦求长生,近几年的政事大半都是经由他的手处理,圣上愈发满意,竟将吕家的军权也交到了自己手中。吕樘也正是借此而结交,所幸是个聪明人。

    “哪怕是定了我为继位人选,为了祖宗法制,我也要先将父亲推上皇位。皇祖父,您算得精巧,可所谓的祖宗法制,在我这,不过是个笑话。”

    秦烨缓缓一笑,眼底里一片嘲讽。埋了这么久的线,也该逐步收网了。

    “殿下,我给您煮了些参汤,您可别在熬夜,趁热喝了便歇息。圣上知道您勤奋好学,您又聪慧,不差这一点的功夫。”方姑姑端着一碗滚热冒着热气的参汤在门外说道,得了屋内人的允许,才入了内。

    坐在书案前读书的皇长孙没了以往的病弱之气,愈发鲜活起来,倒是比以往不带着一丝人气儿的苍白模样要来得好。方姑姑心道,不免又在心底叩谢了一番那泰安郡主,多亏那日满月宴送礼。殿下嫡长贵命,自然就是天命之人,必是上天恨了那李庶妃的狐媚之人,方让仙人下凡。

    秦烨放下书,借过参汤,趁热喝了一口,面上被热气染上了一些红晕,笑道:“多谢姑姑了。”

    过了片刻,他想了想,已经七月了快,“姑姑,我让人寻的香木可找到了?”

    方姑姑不由笑道:“找到了,按着您的图纸,请了匠人师傅做成了木簪手串,待泰安郡主的生辰前两日,奴婢便送去。”

    秦烨眼底带着一丝笑意,道:“那串小叶紫檀的佛珠戴了七年,这次再给她一个,省得戴的厌烦了。这次可要给她说了,莫要再带什么花木给我,我的花园里也都装不下了。”

    方姑姑好笑,您倒是嘴里这般说,可每日不还是要到园子里瞧瞧那些花?当真是嘴硬。

    ······

    李家许是因为有太子撑腰,嫡出的大少爷被关进了奉天府也不着急,只让人打点了牢里的狱卒,好生招待。

    直到今日早朝后,李家大爷李茂积匆匆回了府,一见院子里的妻子老母还要花些钱去让儿子在牢里好过些,莫要着急,李老夫人还道:“原儿身边素来离不了人,要不还是把他最爱的两个妾送进去?好好安慰安慰原儿。”话刚说完,旁边两个妙龄女子就哆嗦着跪下求饶。

    李夫人正要发火,李茂积便已是一个巴掌扇了过去,把她打倒在地,“都什么时候,你们还在操心他过不过的好?命都快没了,还操心这些做什么?”

    李夫人大惊,顾不得脸上的巴掌印,忙问:“这是为何?小小的顺天府,有太子殿下和三皇孙在,哪能让原儿吃亏?再说,原儿又没惹出人命,又不是杀人的罪名。”

    “莫不是薛家搞的鬼?”

    李茂积心灰意冷,“若是薛家一家还好,你可知,今日朝堂之上,吕家宁平侯为首,竟有十几个官员上奏弹劾咱们李家,强抢民女,谋害泰安郡主及薛家二小姐,这如何不是死罪?明明都已经压下的事情,竟还有人去挖,这是吕家故意所为!”

    李老夫人恨道:“咱们的目的不过就是个薛二小姐,哪里是泰安郡主?那圣上如何?太子就没说句话?”

    “太子话还没说,就被圣上罚去紧闭思过,太子手中六部的权力暂时交给了那位皇长孙。皇上道我教子不严,纵容子嗣犯罪,为害百姓,如今更意图谋害泰安郡主,辛辛苦苦得来的官职也被贬了,命我在家思过,现将原儿囚于大理寺,判决明日午时处斩!”

    “什么?”李老夫人差点晕厥,李夫人亦是双眼通红,“他们怎就如此狠心?我的原哥儿!我们又没想害人性命,就要拿原哥儿的命来偿!”

    李茂积面色最是难看,不仅是为了嫡子之事,他更担心,此事会不会牵连出八年前的那件大案。此时太子可没有那么大的权力保住自己!

    李老夫人道:“我要进宫找娘娘求情,原哥儿可是亲侄儿,是咱家唯一的嫡子,这么做也是为了三皇孙,也是太子的授意,不能让原哥儿白白去死!”

    李茂积的双眼忽地亮了起来:“对,母亲,您快去求求姐姐,太子爷也是皇上的嫡长子,心肝肉,让太子爷求求情,皇上也必定有所感触,没准能饶了原哥儿一命。”

    东宫之内,李庶妃刚刚从李老夫人的哭诉中得知此事,如遭雷劈,急急去拉扯太子的衣袖:“爷,您救救妾的侄儿,他可是哥哥母亲的命根子,他若没了,母亲指不定要哭成什么样。”

    太子此刻也是呆呆的,这还是他第一次比皇帝在朝堂上如此呵斥,颜面全无,手中的权力一点儿也没保住,全部移交给了嫡长子。这是父皇对自己失望了?他不过是想把最好的东西留给心爱之人,若非父皇一步一步紧逼,他怎会出此下策!

    几十年来,一个想法第一次浮现在太子的脑海里。自己当了四十多年的太子,父皇他为何要如此恋权?甚至为了打压自己这个太子,还去扶持素来厌恶的嫡长孙。父皇,他为什么就不能早点让位呢?

    太子眼睛里血红一片,让李庶妃不禁生畏,“爷,您怎么了?”

    太子苦笑:“我现在手中的权力皆在烨儿手中,你让我如何去救?以何去救?”

    李庶妃动作一顿,面色煞白:“难不成皇上真要立了那个病秧子为皇太孙?”

    太子怨道:“我让李家求娶薛二小姐,那是要正经求娶,你们李家偏想出那等下作法子,那马车上还有泰安,她是未来的东宫太孙妃,一个不小心毁了她的名声,东宫颜面何存?”若非为了李庶妃母子,李家一家这般扯后腿的蠢物如何瞧得上!

    李庶妃含泪不言,不敢将自己心里的那些话说出,唯恐再招了怒气。只能悄悄送了信出去。

    李家诸人得了信,陷入绝望之中,任是李老夫人和李夫人哭伤了身子,也无论如何挽不回李原的命。

    余者却是皆拍手称赞,李家之子恶名已久,如此报应实在让人爽快。

    ······

    陈国公府内,薛林不在朝中,一听闻薛令蓁在街道中出了事,吓得三魂去了七魄,速速请来太医为她检查。

    待太医再三言说无事,薛令蓁念着宋氏,便又请太医去内室看看宋氏的情况。

    薛林这才放下心,不禁有些抱怨:“芳姐儿这事儿怎不与我说?吕家小子下手狠辣,万一惹恼了太子,薛家也指不定要受牵连!”

    薛令芳心下一冷,算是将最后的一点父女情清了个干净,忍不住道:“那父亲就不为我们母女想想?女儿家的清白,等同性命。只怕若是父亲收到了李家帖子,马上就允了这门亲事呢!”

    薛林见她戳破,恼怒道:“哪有如此指责父亲的?你的规矩学到了哪里?回去将女诫抄上十遍,另外,吕家的亲事我绝不允许!”

    “够了!”薛令蓁不顾薛令芳惊讶的眼神,轻笑:“父亲怕是不知,母亲已怀了身孕,世子之位马上就有了结果,可真是可喜可贺!”

    薛林一僵,想起那日情景,更是羞愤,却突觉身体剧痛,有种要死亡的虚弱感,只清晰地听薛令蓁冷冷道:“父亲若是还想安稳地坐在陈国公的位置上就老实些。母亲有子,我不介意让自己的亲弟弟早早坐上国公之位!”

    薛林打了个冷颤,从骨子里传来一阵阴冷,连连点头,身体里的疼痛才消去,忍不住瘫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他陌生地看着眼底里闪着冷光的薛令蓁,往日里这女儿与自己不亲近,却甚爱向宋氏撒娇,素不知她真正手段。方才,她是真动了一丝杀意。

    此时,被派去打听情况薛四儿赶来,见此情状,亦是吓了一跳,结结巴巴地道:“皇上下了旨,要将李公子斩首,李大人更是被狠狠贬了官。太子爷也受了牵连,被禁足东宫思过!”

    薛令蓁嘴角止不住笑意,对薛林道:“父亲多心了,圣上不会放任李家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