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第18章
    陈国公府内,宋氏念着今日便是女儿彻底归家的日子,心中欢喜,命府中上下早早准备起来,给薛令蓁准备流霞院更是幡然一新,院子里的下人从头到脚都做了一身新衣裳,欢欢喜喜地迎着自家主子回来。

    在这府中,做谁院子里的下人也比不得这流霞院来得好。有祥瑞福气庇护着,又是郡主跟前的人,下人们是挤破了头想被选进去。

    薛令芳出了自己的院子,走到妹妹这院子处,听到院子里的热闹动静,不禁带出几分笑意。她如今十六岁,出落得容貌姣好,身姿高挑,眉宇间带着几分英气,穿着一身藕荷色绣牡丹褙子,梳着飞仙髻,戴了一整套的赤金红宝石头面,愈发显得明丽照人起来。

    “阿娘,谢嬷嬷可传了话来,妹妹几时到家?”

    宋氏见女儿过来,命珍珠看着下人们仔细收拾,拉着她进了房,笑道:“还没呢,一来一去要半日的时间呢,哪有这么快?”

    宋氏见房内没了旁人,问道:“你老实跟娘说,你究竟想不想和雍哥儿定亲?”

    说起此事,薛令芳就是一阵头疼。

    这陆轩雍在薛令蓁四岁那年,便通过了会试,并位列榜眼,通过薛林活动一番,被分在翰林院的一处好差事,实习两年后,因是能力出众,升做了从五品的翰林院侍读。

    即使薛令芳厌恶此人至深,却不得不承认,他倒还有些真才实学。陆轩雍更是借此常常来薛家,美其名曰教导宝哥儿薛荣,却总是能“不经意”地和薛令芳来几次偶遇。

    如今见薛令芳年岁已大,宋氏已经在为其相看人家,陆轩雍这才急了起来,踌躇许久,才“羞涩”地向薛林和宋氏说明了心思,又向远在蔡阳的母亲去信。郎氏不疑他的心思,对于儿子娶了好姐妹的女儿十分赞同,也便给宋氏去了一封信,询问主意。

    这薛林认定他是个有才华的青年才俊,宋氏又与郎氏交好,竟已经有默认的趋势。想起这,薛令芳也不禁有些慌了。可今生陆轩雍的真面目尚未暴露,她如何能找个理由打消父母的主意?

    薛令萍!薛令芳面上闪过一丝笑意,抬头对宋氏道:“我还不着急,张家大姑娘不就是十八才出嫁,我才十六呢,着急什么?”

    宋氏被她打岔过去,心想雍哥儿前途光明,家中干净,阿媃又与我交好,芳姐儿嫁过去,既无婆母之忧,又无通房妾侍,怎就不愿呢?

    二人心思各异,宝哥儿薛荣被他乳母带着过来请安。

    薛荣与薛令蓁差不多大,看起来被乳母养得十分老实,一举一动都是从规矩里刻出来似的。尤其是因为身边的丫鬟嬷嬷总说嫡尊庶卑的道理,又说正房奶奶嫡出的小姐如何能耐的缘故,薛荣心中半是自卑于自己乃是庶出,又半是骄傲自己是正房太太院子中养大的。可对着生母梁姨娘,他也狠不下心肠,每月仍托了奶娘偷偷见上一面。

    如今薛荣处处巴结着正房,似乎跟紧了正房,他便也成了嫡出的一般,继承这爵位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

    “拜见母亲,二姐姐。听闻三妹妹要回来,我整日里在家学里,便请了假回来。”

    宋氏面色淡淡地应了声,见了这庶子就没什么好脸色,可这薛荣却没做出什么事来,她也狠不下心苛待他,只冷待着便是。

    “你既回来了,叫奶娘给你换身衣服,收拾一下,就去见泰安郡主。”薛令芳命人带他下去,乳母前几天刚偷偷带他见了梁姨娘,正是心虚,赶忙带了人下去。

    薛令芳眼睛一眯,命双喜叫来了一个中年姑姑,问道:“最近薛荣有什么举动?”

    那姑姑沉默许久,“前几日,宝哥儿又求着刘奶妈带他去见了溪梅院的梁姨娘,偷偷送了一些银子过去。”

    薛荣半大的孩子,又没个营生,自己的月银自己都不够花,哪里来的银子给梁姨娘?还不是养在丹枫院里,平日赏下的银钱。宋氏大怒:“以前逮到过一次,不就让你们管着宝哥儿吗?你是干什么吃的?如今还学会瞒着我了!小心我将你打死!”

    那姑姑跪地求饶:“求太太开恩!奴才家里出了事,偷拿了宝哥儿的一个银锁,这才被宝哥儿拿住了手脚,所以才不敢报上此事的。”

    “宝哥儿的房中物品都是由刘奶娘管着的,你哪能轻易偷到?说起来,我还真没想到看起来这么老实的宝哥儿还真有些心计。放不下正院养大的身份,又舍不得亲生的姨娘,两全其美的好事,他倒是想得美!”薛令芳转着手里扎着半个果子的签子,眼里冷冷的。

    宋氏召进了两个粗实婆子:“你是我的手下人,你家里有事,怎不报给我?反而去动了贼心。今日我的蓁姐儿归家,不得见血腥。你们两个找个人牙子,将刘奶娘和这个奴才卖了去,也不管多少银钱,卖的越远越好,就说这两个人摔坏了我屋里的瓷瓶,让人牙子可别关照她们俩。”

    婆子狞笑一声,拿着抹布堵了那女人的口,直接拖出了屋去。

    薛令芳颇为懊恼,倒没想到这宝哥儿养了这么久,还念着自己生母,当真是养不熟。宋氏经了此事,却有些明悟。若真由着这庶子长大了继承了爵位,不论除不除去梁姨娘,对自己和女儿都是不利的。除去了梁氏,薛荣必定记着杀母之仇。若不除去,届时两个女儿一个出嫁,一个在宫里,薛荣记挂着生母,又有二房和梁氏的挑唆,这薛荣必会百般拖着女儿的后腿。

    她一想明白,便更觉得让薛荣袭爵,心中作呕。更何况,当初是长兄念着自己的情分,不想让自己这个妹子低嫁,这才以军功换得了薛林不降级承袭爵位,如今薛家的荣耀,一半又是小女儿换来的,为何要给了这个庶子?总归还是亲生的子嗣来的安心些,也可为两个女儿将来撑腰。何必为了和薛林的恩怨,让两个女儿日后难过?

    宋氏虽打定主意,只与薛令芳提了一些,倒让她十分惊讶欢喜。当初夺下薛荣,也有一半是因为母亲恨着父亲,不愿与其同房生子,自然要将庶长子握在手心。如今母亲想开了,倒是好事,却担心这般年纪孕子会有多风险,还是等妹妹回来再说。

    薛荣却不知,自己走了一步错棋,反而损失了最重要的东西。他随着奶娘刚回了院子,自己进了屋准备换衣,就听外头传来一阵吵闹声,透过窗子缝隙一看,奶娘哭得昏天黑地,被两个凶神恶煞的婆子捆住了手脚,顿时吓得手脚冰冷。

    必是自己去看姨娘的事情被嫡母知道了!他浑身像抖筛子一般,心脏都停了半刻,默默安慰自己,如今父亲只有自己这一个儿子,嫡母年岁不小,如何再生?一定还会把自己养在正院,这只不过是给自己一个教训罢了。却又忍不住生怨,姨娘早就不如以往受宠,又没了娘家,自己不过去看了几次,送了些银子去,又能怎么威胁到了嫡母,不过是容不得人罢了。

    他咬牙努力忽略窗外奶娘的哭嚎,抹干净了眼泪,穿好了衣裳,默默坐在屋里等着正院里的丫鬟来通知他去见了宋氏母女,见她们态度仍如以往,这才松下了紧绷着的心。

    ······

    薛荣随着宋氏母女二人到了正门外,华丽的马车接连下来了两个嬷嬷,两个清秀的小丫头,才从内钻出了个一身锦衫、戴着个白玉项圈,粉雕玉琢的小姑娘,望见来人,便甜甜地弯起了眼睛。

    两个月未见,这个郡主妹妹倒是愈发出落得好看了。他呆呆地望着,便从心里觉得,这才是被娇养长大的嫡出姑娘,不只是父母师长,就连上天也十分钟爱她,浑身上下都像是一块被人珍稀的宝玉,莹润美丽,谁也舍不得让她受一点伤害。

    薛令蓁刚刚钻出马车,就被上前来的宋氏抱着下了马车,她还以为只宋氏一人,谁知一抬眼,胞姐薛令芳和庶长兄薛荣也都来了,玉白的面上霎时红成了粉团儿,道:“我已经七岁了,阿娘不用再这般抱着我。”

    宋氏佯装埋怨道:“你这才七岁就要远着阿娘了?”

    薛令蓁摇了摇头,牵着宋氏的手:“这是哪的话,只是我长大了,阿娘不能再拿对小孩子的方式对我。”

    薛令芳上前抱了抱妹妹,眼中溢出些温柔神色:“好了,饭席已经摆好了,父亲尚不在家中,两个姨娘和四妹妹也都在。另外阿娘给你的院子新收拾了一番,你饭后去瞧瞧可还有什么需要的。”

    四年前那通房因有了身孕,便抬成了孙姨娘,只生下一女,名唤令芝,年已三岁。

    薛令蓁听到那两个姨娘和四妹,神色不由淡了一些,正欲开口,却见自己那庶兄怔怔望着自己项圈上的晶石来,不禁皱了皱眉。

    宋氏道:“荣哥儿已经瞧过你妹妹了,行过礼后,便快些回院用饭吧,内院之中,你是男儿,终归不方便。”

    薛荣藏在袖中的手攥紧了又松开,面色有些青白,躬身行礼:“拜见泰安郡主!”而后缓缓扯出一抹难看的笑意:“三妹妹才回,好好休息几日,来日兄长再去看望你。”

    薛令蓁淡笑道:“多谢长兄。”

    望着母女三人亲密的背影,薛荣却想起自己刚刚被绑走的乳母。听那些嘴碎的下人说过,若非嫡母好运生下了个祥瑞,如今这内宅里就是了自己生母梁姨娘的天下。当真是命运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